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奇襲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爾,我說的不是交易中心,而是城牆上。」 「城牆上?」布利特爾眉頭一緊。 「不錯,這些巡邏的士兵,似乎有些太規整一些。」 布利特爾輕吐一口氣,搖了搖頭:「就這事?五十萬的大軍入駐...

交易中心的夜晚,皓月躲在烏雲之中,大地漆黑如墨,伸手不見五指。

異世的天空,似乎也因為過多的殺戮變的冷漠,交易中心的一處角落,四位紅袍老者端坐在房間中的圓桌上。

老者的身旁,是兩個面容冷冷的年輕人,顯然這兩人不同於四位老者的身份,靜靜的站立在他們的身邊,傾聽者老者的交談,卻不敢插一句話。

「布利特爾,聖女真的在交易中心?要是不在,那我們這一次可虧大了。」說話的是四人中的一個。

布利特爾顯得有些不耐煩:「薩維爾,你這老傢伙怎麼還改不了你貪婪的習慣,身為一名紅衣大主教,你的手上,難道還缺好東西么?」

「哎,話不能這麼說么?好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我也就這麼點嗜好,這交易中心有幾年沒來過了,你竟然連門都不讓我們出,未免也太苛刻了吧?」

「好東西,好東西,你就知道好東西,這大陸上還有你這個老傢伙看的上眼的東西存在么?教皇讓我們去討伐特里·艾爾,難道你們就不該想想如何對付他?」

「內小子?恐怕現在已經嚇的尿褲子了吧,哈……哈……他有什麼資格讓我們四人一起出手?老子若不是看在這一次可以有些收穫的份上,這一次我才不來呢,區區一名五階召喚師,竟然要出動四位紅衣大主教,教皇是瘋了么?」

布利特爾冷哼一聲:「教皇,他是怕他的顏面丟的太大罷了,一百萬光明騎士都死在他手裡,教皇這張老臉也掛不住吧?」

紅衣大主教薩維爾將自己酒碗中美酒一飲而盡:「那群廢物,也稱得上是騎士,不過是教廷的炮灰而已,若不是我們教廷的主力都在黑暗大陸,就憑那群廢物,他們連穿那身鎧甲的資格都沒有。」

布利特爾的目光忽然一冷:「薩維爾,你喝多了。」

薩維爾冷冷的看了一眼依魯和休克:「放心,這兩個小子很聰明,他們是不會出去亂說的。」

休克的渾身一抖,趕緊給薩維爾斟滿了酒:「大人放心,我們兄弟二人誓死追隨四位大人。」

「看,布利特爾,他們兩個很聰明,除了跟著我們,他們兩個還想有更好的出路么?」

布利特爾搖了搖頭:「言多必失,黑暗大陸的消息最好還是不要傳出去,否則,大陸是要引起恐慌的。」這話無疑是說給休克和依魯聽的。

這兩人自然明白布利特爾話中的含義,點了點頭,繼續給四人倒酒。

直到這時,身邊的一個紅衣大主教開口了:「你們多久沒有來交易中心了?」

布利特爾看向他:「十幾年了,自從做上了這紅衣大主教,在想出來就難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名紅衣大主教頓了頓,又輕輕的搖了搖頭:「還記得兩年前我曾經出來過一次么?那時候的交易中心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現在的交易中心似乎缺少了什麼?」

薩爾維冷冷的一笑:「還能缺少什麼,人氣唄,五十萬大軍入住,他們當然會避開,反正我們明天就走,誰會跑上來觸這個霉頭。」

「不~薩維爾,我說的不是交易中心,而是城牆上。」

「城牆上?」布利特爾眉頭一緊。

「不錯,這些巡邏的士兵,似乎有些太規整一些。」

布利特爾輕吐一口氣,搖了搖頭:「就這事?五十萬的大軍入駐,這些傢伙還敢偷懶么?做做樣子總是有的吧。」

「可問題是,神佑城的巡邏兵似乎要散漫許多埃」

布利特爾站起身:「有這事?出去看看。」

眾人點了點頭,紛紛跟了出去,果然城牆上的巡邏兵,有著明顯的分別,神佑城的巡邏隊,火把移動緩慢,巡邏就要有個巡邏的樣子,四處查看,火把自然慢了許多,但是另外三個城卻不一樣,這三個城牆上,火光走的極快,而且到了兩端並不很快的返回,明顯有些應付,假如沒人提起,似乎一下子還想不到許多,但是若是這麼一對比的話,就感覺有些讓人生疑了。

布利特爾冷冷的看著四周:「的確有問題,走,我們去看看。」

就在這個時候,薩維爾忽然拉住了布利特爾:「老傢伙別急,快聽,這是什麼聲音?」

布利特爾的身形立刻站住,側耳傾聽:「這是什麼?不像走路的聲音,摩擦聲?」

薩維爾聽的尤為的仔細,雖然這四位大主教之中,布利特爾的實力最高,但是要說起對周圍的感知能力,卻是薩維爾的強項:「是骨骼的摩擦聲。」

布利特爾大驚失色:「骨骼?不好,特里·艾爾,是特里·艾爾的骷髏戰士,快,快去吹號角。」

特里·艾爾獨自一人悄悄的在交易中心的四周潛伏,召喚軍團中,只有黑白無常和后羿在控制三個城市的骷髏軍團,高順和英子要帶領自己的軍團奇襲敵方后軍,自然要留守在召喚空間中。

即便是謝必安和范無救帶領,骷髏戰士還是行進的十分隱蔽,但是紅衣大主教的實力還是太高了些,這樣的風吹草動絕對逃不過他們的耳朵,更何況四人又是身在房間之外,這聲音聽的就更真切了。

就在特里·艾爾潛入的同時,一聲沉悶的號角聲傳來,聲音雖然低沉,卻傳遍了整個交易中心範圍之內。

「不好,被發現了。」特里·艾爾低聲喃喃說道,手上快速打開召喚之門,虎豹騎轟隆隆的沖了出來。

「這麼遠?」看到和敵軍的營帳有一段距離,高順不禁有些納悶,可是當他聽到遠方的號角聲時,立刻明白過來。

「給我沖。」早在戰鬥開始前,怎麼打,高順早以傳達下去,現在自然不需要在交代什麼,大手一揮,奔雷騎化作一道電光,直接從聖職弓箭手的帳篷中飛過,奔雷槍連揮,根本就不管帳篷還是人,一掃而過。

虎豹騎的速度何其快,即便是距離有些遠,但也是幾個呼吸間的事情,聽到號角聲,聖職弓箭手根本來不及起身,直接被虎豹帶的人仰馬翻,這一輪奇襲,雖然被發現,但衝鋒及時,這一側的帳篷,被兩萬七千多虎豹踏過,十幾萬的升職弓箭手不死也絕對是帶著傷,慘叫連連。

可面對這麼快速的騎兵,聖職弓箭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起身走出帳篷,弓箭他們隨手帶著的,但是尚未張弓搭箭,虎豹騎便已經從他們的身上踏過。

高順可不是白痴,這偷襲絕對是講求速度的,哪會給聖職弓箭手準備的時間,否則,那還叫偷襲么?

虎豹騎來回的在聖職弓手的帳篷周圍衝鋒,不但帶給了聖職弓箭手巨大的傷害,還帶的一陣塵土飛揚,原本就漆黑的夜空,到處都是人影,但是卻絲毫看不清楚目標,聖職弓箭手叫苦不迭,根本無計可施,他們不是精靈,甚至都不具備太高的階位,他們唯一的利器便是手中的聖光魔法箭,沒有了巨盾戰士的保護,這些弓手根本就連渣都不是。

高順衝鋒在前,手中的奔雷槍見人就揮,一槍下去,那原本還想要近身的弓箭手被打的倒飛出去,在空中鮮血連噴,沒等到落地,人便已經死亡。

這樣的攻擊下,聖職弓手成為了這場戰鬥的悲劇,他們面對虎豹騎,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的力量,非但如此,甚至虎豹騎的士兵都不需要自己出手,坐下的虎豹便已經可以讓敵人送命,聖職弓箭手的死亡人數不斷攀升著。

布利特爾當然也不傻,特里·艾爾想要幹什麼,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可是,部隊的中間,是巨盾戰士,戰鬥一打響,巨盾戰士便提著巨盾向後方沖了過去,這樣一來就將聖殿騎士隔在了身後,原本最快可以救援聖職弓箭手的部隊,也無法前進,又沒有統一的指揮,布利特爾大急,獨自一人飛身而起,想要在巨盾戰士陣營中命令開出一道口子,讓聖殿騎士可以馳援聖職弓箭手。

於此同時,光明魔法師從睡夢中驚醒,聽到外面如此混亂便知道是敵人偷襲,紛紛快速走出帳篷,外面已經亂作一團,根本不知道前方是什麼人,光明魔法師的治癒術胡亂的向前方猛丟,那中間正是聖職弓箭手的陣營,治療自己人的機會絕對大上許多。

但是這治癒術還沒施放幾次,自己的身體忽然被什麼東西抓住,而後,他們便被人帶到了空中,越飛越高,越飛距離戰場越遠。

慌亂的看向自己身後,發覺帶著自己飛行的是一張長著乾癟面容的人,那臉龐幾乎是皮包著骨,眼珠已經深深的陷入眼眶,本就恐怖的面容上,稀薄的幾縷白髮隨風飄逸著。

「亡靈族?」這是光明魔法師唯一能叫出來的名字,可這三個字一出口,光明魔法師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這些人絕對不是帶自己回家做客就對了,那麼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五萬光明魔法師被分成了三隊,就在他們想著敵人會如何對待他們的時候,巫妖們放手了。

這數百米的高空,光明魔法師被丟向了下方城池的方向,半空中,那一聲聲凄厲的叫聲代表著他們內心的恐懼,但是這樣的叫聲,卻怎麼也無法挽救他們的命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