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一百一十六章 永恆套裝的雛形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沉,他以為聖殿騎士會敗,但是沒想過比爾頓真的會戰死。 「布利特爾,你難道不覺得這小子很古怪么?你曾經派去過神恩城一個巡執官員,他帶給你的消息是什麼?這小子的實力就只換回了那幾句廢話?」 ...

在平時,特里·艾爾若這種情況下被打擾,那一定會非常憤怒,不過這時候,他哪還有心思想其它的事情,鐵匠爐的消息絕對是特里·艾爾最關心的事情,當然若不是如此的重要,高順的性格,也絕對不會如此的莽撞,實在是這個世界的一些事情,半點時間也耽擱不了。

特里·艾爾的人影直接衝進鐵匠爐之中,達尼舒克見到特里·艾爾到來二話不說,拿起特里·艾爾的手腕,用一把尖刀在特里·艾爾的手腕上輕輕一劃,鮮血頓時流淌出來,澆注在一件鎧甲上。

特里·艾爾的心中劇烈的跳動著,果然是神器,雖然他對鑄造裝備不了解,但是需要滴血認主的裝備,哪會有差的?

達尼舒克下方的鎧甲上,在第一滴鮮血接觸到的時候便起了變化,那是一層淡淡的灰白光暈,而於此同時,特里·艾爾的腦海中忽然有了一絲意念出現,那是一個時鐘?不,那是一個盤子?也不是。

那到底是什麼?隨著模糊的印記越來越清晰,特里·艾爾瞪大了雙眼,那是命運之輪?沒錯,那就是命運之輪。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命運之輪會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達尼舒克飛快的拿開特里·艾爾的雙手,快速的翻過鎧甲:「城主大人,我聽說你有一把神劍,那麼就請您為新的鎧甲刻個名字吧?」

特里·艾爾哦了一聲,伸手喚出永恆之劍,輕輕捏住劍尖,特里·艾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管這件鎧甲叫什麼名字,這個時候,特里·艾爾看了看永恆之劍,心中頓時有了一個想法,多年未曾寫過漢字了,乾脆就用漢字來寫。

就在達尼舒克指著的地方,特里·艾爾用盡全力,整齊的寫下兩個字「永恆。」

這樣的一個臨時想法,卻讓這件鎧甲一直被大陸廣為傳說,字體的由來無疑成了最大的焦點。其中最為大家接受的就是,這字體,來自與神界。

永恆二字的出現,無疑就等於給戰甲起了新的名字「永恆戰甲。」

達尼舒克親手捧著戰甲,將它鄭重的交到了特里·艾爾的手上:「城主,達尼舒克不負厚望,永恆戰甲已經完成。」

特里·艾爾看著自己的新戰甲,十分興奮的將它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大小正合身,特里·艾爾非常滿意,不過,他的心中有個疑問,命運之輪哪去了?自己腦海中剛剛的影像又是怎麼回事呢?

達尼舒克不等特里·艾爾詢問,便主動開口說道:「城主大人,這件鎧甲經過矮人族全族人的努力,在三天的時間內,我們剔除了原來成分不優秀的部分,利用剩餘的精華從新製作而出,其中命運之輪也已經改進完畢,我將它鑲嵌在鎧甲裡面,剛剛您應該獲得了一個印記,憑藉那個印記你每一天可以自由指向一個您所需要得到的屬性上,此外,鎧甲的內嵌部分也是有所改進的,在城主未來的發展之中,若是身體足步增強,鎧甲也會隨著骨骼做出調整,只要城主的身體不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件鎧甲也將終生陪伴著您。」

這麼厲害?特里·艾爾被達尼舒克的話驚呆了:「剛剛滴血就算是認主了?」

達尼舒克點了點頭:「不錯,新的鎧甲誕生之際,需要一滴鮮血,這樣鎧甲就可以同鮮血的主人構建聯繫,成功的控制命運之輪,不過,現在的命運之輪已經不需要在憑運氣運轉,說以它也可以有個新名字了。」

特里·艾爾的眼角抽搐了幾下,命運之輪的變化無疑給特里·艾爾在一次帶來了大驚喜,可是只需要一滴鮮血就可以完成的事情,老頭你幹嘛要割我的靜脈啊?

三件永恆裝備正式的穿在了特里·艾爾的身上,永恆之劍,永恆戰甲,餘下的命運之輪也被叫做了永恆之輪,特里·艾爾的實力豈止是飛躍那麼簡單,每天可以指定一種屬性,這簡直是逆天的技能,而且自己在未來的戰鬥中完全不需要特意穿鎧甲了,現在的這一件,特里·艾爾可以每天都穿在身上,不過看了看自己的下身,特里·艾爾也在考慮,是不是要注意多弄些上等的礦物,打造個套裝呢?

說到礦物,特里·艾爾的腦海中想起了地精耶特,地精族,天生是挖礦的好手,要是他們也來幫自己拿就不用擔心礦物了。

潤澤大陸通往聖城的道路上,來回飛奔著幾匹快馬,消息來回的傳遞,讓最近的通訊兵忙的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而今天卻不同,因為去往落日城的通訊兵全被回來的這人給攔了下來。

「兄弟,你要去哪?」

「當然是落日城,教皇的最新命令。」

「哎,別去了,落日城已經沒有兵馬了。」

「你說什麼?聖殿騎士呢?」

「敗了,十萬聖殿騎士團敗了,就連副團長比爾頓也已經陣亡了。」

「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比爾頓大人?」

「算了,我這就回去通報,我想你還是一同回去吧。」

兩個通訊兵相互簡短的說了幾句,立刻在一次快馬趕路,只是那名準備去往落日城的通訊兵卻在原地來回的遲疑著,教皇的命令是要他將消息帶到落日城,並沒有指定是聖殿騎士團,可現在落日城也只是聖殿騎士團敗了,那麼,他到底是要去,還是不去呢?

幾天之後,教皇與凱絲琳幾乎同時接到了這樣的消息,雙方陣營不同,但全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傳來的報告。

凱絲琳是越來越迷茫了,自己的弟子,竟然擊殺了聖殿騎士的副團長,這消息到底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特里·艾爾現在的實力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比起凱絲琳的驚訝,教皇則是無比的憤怒,這樣的一名實力不熟的少年,竟然沒人跟他提起,而且一直到現在,八大紅衣大主教似乎還在有意隱瞞這一些事情,這讓教皇如何不怒。

「來人,去把布利特爾叫來。」教皇的拳頭狠狠的砸在面前的桌案上。

這一舉動嚇的兩旁的修女一個哆嗦,釀蹌的跑出教皇大廳,去找紅衣大主教布利特爾,過不多時,布利特爾帶著一絲愁容走進了教皇大廳。

「教皇大人,您找我?」

「布利特爾,看看吧。」教皇將羊皮紙丟向布利特爾,布利特爾似乎不用看,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了。

「什麼?比爾頓戰死了?」布利特爾的臉色陰沉,他以為聖殿騎士會敗,但是沒想過比爾頓真的會戰死。

「布利特爾,你難道不覺得這小子很古怪么?你曾經派去過神恩城一個巡執官員,他帶給你的消息是什麼?這小子的實力就只換回了那幾句廢話?」

布利特爾點了點頭:「看來依魯有事情瞞著我,教皇大人,容我一天的時間,我親自去調查這件事情。」

教皇不耐煩的看了看布利特爾:「我希望你最好將這事情的源頭調查出來。」

「是,教皇大人。」布利特爾走出了教皇大廳,臉色顯然不會好看,沒想到事情弄成現在的樣子,這一次教廷的顏面可算是丟盡了,可是對付一個孩子,難道要紅衣大主教親自出手?就算贏了,似乎也不光彩吧?依魯。他背叛我了么?還是他根本就沒有去調查,只是在敷衍我?

最近幾天,依魯大人的眼皮一直亂跳,這讓依魯整個人都變得有些魂不守舍,特里·艾爾這個名字不停的在教廷內部出現,議論紛紛,這讓依魯有些坐立不安,必定,自己就曾經奉命去調查特里·艾爾,可是他卻沒有認真的去做,只是聽休克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在沒過問過。

可這一趟神恩城之行,卻還是改變了依魯的人生,雖然沒有認真的調查特里·艾爾,但是卻十分認真的調查了四位修女,到現在,自己已經是兩個男子的父親,這讓

依魯受到了極大的牽制,休克這個傢伙並沒有要挾他什麼,但是為了感謝休克可以在關鍵時刻將自己的孩子帶出來,依魯還是利用職權幫休克找了一份好差事。

如今的休克就在武威殿任職,武威殿是什麼?那是教廷的神秘機構,裡面的人都經過嚴格的挑選之後,在經過教廷的精心栽培,將他們培養成真正的高手,繼而成為教廷的隱藏力量。

依魯最近小心翼翼的行事,整個人也變得低調了許多,但是紅衣大主教親自盯上他,卻是他怎麼小心也毫無任何的意義。

一整晚的跟隨,布利特爾知道了依魯的很多事情,想不到,這小子竟然還有四個老婆兩個孩子?

從小就跟隨在布利特爾身邊,沒有人比這位紅衣大主教在清楚依魯,他根本沒有過婚姻,而事實上,教廷的神職人員婚姻必須經過允許,否則絕不允許私自結婚,即便是教皇本人,也只有一個乾女兒而已,而依魯,竟然已經有了兩個孩子,這多少讓布利特爾有些難以接受。

到底是什麼時候,依魯學會了欺騙自己,而他一直都把依魯當成自己的兒子一般對待,難道,他真的背叛了我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