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一百一十四章 劍斬比爾頓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是讓特里·艾爾有了不小的驚訝,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特里·艾爾整個人被推出了百米遠。 特里·艾爾的腳下,出現了一道深深的痕,強烈的衝擊,讓特里·艾爾感覺到雙腿有些微微發麻,定了定神,特里·艾爾...

「你說什麼?」比爾頓異常氣憤,他到不是因為特里·艾爾拒絕加入教廷而憤怒,這本來就是個笑話,保證特里·艾爾不死?老實說,這一點還真保證不了,說這樣的話,也只不過是忽悠特里·艾爾罷了,而最後一句不夠資格,才是比爾頓憤怒的原因。

身為聖殿騎士的副團長,比爾頓在整個潤澤大陸都有著相當高的威望,在加上他那六階的實力,比爾頓有著足夠驕傲的資格,可現在,特里·艾爾竟然將他說的一文不值,他怎能不憤怒?

特里·艾爾仗劍而立:「比爾頓,你我心中都清楚,教廷是不可能對我有任何妥協的,至少現在是這樣,如果你想要光明正大的戰鬥一場,我一定奉陪到底,要是你覺得憑藉一些幼稚的話就能將我說服的話,我勸你還是免了吧。」

比爾頓陰冷的雙眼中閃現一絲殺機:「好啊,既然你不怕死,那我比爾頓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比爾頓手中的聖十字劍立刻刺向特里·艾爾,特里·艾爾舉劍格擋,劍身不偏不差,正好擋住了比爾頓手中的聖十字劍。

「聖光突刺1

比爾頓並沒有蓄力,反而是在劍尖被抵住的同時直接選擇了使用戰技。

這到是絕少人使用的方式,一般來說,戰技的使用首先要先蓄力或者做一些簡單的起手式,才會發動攻擊。

就憑比爾頓能施展出這樣的戰技,說明比爾頓本人,在戰技的理解上還是個喜歡創新的傢伙,算是一個天才。

這或許,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悟性吧。

聖光突刺的施展,到是讓特里·艾爾有了不小的驚訝,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特里·艾爾整個人被推出了百米遠。

特里·艾爾的腳下,出現了一道深深的痕,強烈的衝擊,讓特里·艾爾感覺到雙腿有些微微發麻,定了定神,特里·艾爾心中開始暗暗盤算著接下來該如何攻擊比爾頓。

比爾頓的力量是特里·艾爾無法相比的,別忘了,他的每一次攻擊,都結合了他那匹戰馬的力量,本來比爾頓的實力就比特里·艾爾高了一階,在加上戰馬的力量,正面擊敗比爾頓,顯然不現實,特里·艾爾手中唯一的把握便是永恆之劍,但是,如何能夠一劍擊中比爾頓的要害,這成了特里·艾爾要想的事情。

「比爾頓,你的實力很強,至少你的戰技就不亞於一名七階神劍師的威力。」

「哼!小傢伙,你才知道么?不過,你已經失去投降的機會了?」比爾頓的眼中洋溢著驕傲,能被自己的敵人稱讚,這才是人生中最值得高興的事情。

特里·艾爾冷冷的笑道:「投降?比爾頓,你似乎忘記了我剛剛說過的話,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你的嘴很硬,不過我很快就會撬開它,當你向本副團長求饒的時候,我看你還會不會向現在這樣。」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伸手將一件鎧甲穿在了身上:「我的嘴一向都很硬,你要真有撬開它的本事,我也不攔著你,老實說,曾經很多次,連我自己都想撬開它。」

「混蛋,聖光突刺。」

比爾頓不想在跟特里·艾爾說話了,在說下去,自己非被這個小子給氣死不可。

特里·艾爾冷冷一笑,身體詭異的動了動,輕鬆躲過了比爾頓聖光突刺的攻擊。

「這技能偷襲用用還可以,正面也想打到人?」

「什麼?」比爾頓的雙眼有些詫異的看著特里·艾爾,不明白他是如何躲過去的。

「時空亂斬。」特里·艾爾的身體,瞬間化成幾道殘影,就在比爾頓的周圍,永恆之劍發出來的劍氣如狂風一般將比爾頓的身影包裹住,比爾頓絲毫不敢懈怠,特里·艾爾的劍很詭異,比爾頓絲毫不敢讓那可怕的劍氣接觸到自己的身體。

可是,在比爾頓的腦海中,這可以躲過的劍氣卻忽然快了許多,不知道為什麼,就連特里·艾爾的整個人也在同一時間變得剛加靈活起來,時空亂斬的劍氣如蒼蠅一般讓人討厭,比爾頓雖然極力想要躲開,可偏偏就在自己的鎧甲上,在一次重新留下了幾道深深的劍痕。

是那件鎧甲的原因?比爾頓立刻想到了剛剛特里·艾爾將一件鎧甲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可以增益的鎧甲?比爾頓的雙目忽然暴睜,指著特里·艾爾:「怪不得這鎧甲穿在你身上如此的彆扭,特里·艾爾,你身上的鎧甲可是劍神特雷斯的鎧甲?」

特里·艾爾很驚訝,想不到這大塊頭到是十分了解烈焰大陸的事情啊:「不錯,可就算是,你又能怎樣?」

「果然。」比爾頓的臉上立刻變得冰冷,回頭看向身後的聖殿騎士,比爾頓的心裡頓時涼了半截。

特雷斯的鎧甲可以給人以及他的盟友提供一種特殊的力量,從剛剛和特里·艾爾交手的情況看來,特里·艾爾自然是使用了敏捷,而聖殿騎士最怕的就是敵人的躲閃速度太快,比爾頓這邊還好一些,必定自己現在並沒有落下風,可是自己身後的聖殿騎士可就遭殃了。

「特里·艾爾,你必須死。」比爾頓咬了咬牙,他已經顧不得騎士精神了,自己在這裡每多消耗一秒鐘,自己的那些好兄弟就有可能有一人甚至幾人陣亡。

「光之護盾。」

比爾頓在話音剛落之後,立刻為自己加持了一個防禦的戰技,這樣的戰技,不但可以保護自己,還可以為自己身邊的聖殿騎士加持一些防禦,正是有了這個技能,比爾頓才成為了聖殿騎士的副團長,也因此,消耗掉一次選擇攻擊戰技的機會。

「正義審判。」

比爾頓的五階戰技,以自我為中心,大範圍發出劍氣,可以造成無差別的殺傷。

特里·艾爾的雙眼緊緊盯著比爾頓的手上的動作,因為相互之間並不了解,特里·艾爾一直在努力尋找合適自己的機會,但是比爾頓的戰鬥經驗卻十分豐富,根本不會留給特里·艾爾觀察自己的時機,每一次的攻擊儘可能的簡潔有效,就算是交談中,雙眼也會死死的盯住特里·艾爾。

可是這一次,比爾頓卻是為了減輕自己的聖殿騎士受到的傷害,一連施展了兩個戰技,而這兩個戰技間歇數秒鐘的這段時間裡,卻給了特里·艾爾最好的一次攻擊的機會。

「無影殺。」

特里·艾爾的永恆之劍挽起一道劍花,就在比爾頓正義審判剛剛說出口之際,永恆之劍狠狠的劈在比爾頓的坐騎上,鮮血頓時濺了比爾頓的一身,比爾頓的坐騎,被特里·艾爾一劍斬下頭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光之護盾瞬間便破碎。

「啊1坐騎摔倒,連同著比爾頓一併倒了下去,身體失去了重心,比爾頓立刻伸手去按腰間的機關卡簧,這是聖殿騎士連接戰馬的裝置,可是這一切,特里·艾爾早就從高順的口中得知了。

手握永恆之劍,特里·艾爾根本就不需要什麼華麗的劍法,這把劍只要插在對方的心臟處,這個大陸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在永恆之劍下活著。

特里·艾爾立刻向前飛撲過去,永恆之劍直奔對方的身體上刺去,比爾頓可是六階聖劍師,危機時刻怎麼會甘願等死,雙腳在坐騎上猛一用力,戰馬立刻被他蹬飛到一邊,比爾頓立刻向後翻滾,但是無奈戰馬的盔甲阻斷了他翻滾的動作。

噗!

一道血光四濺,比爾頓的右手臂被永恆之劍斬斷,劇烈的疼痛瞬間席捲比爾頓全身,可是比爾頓卻要緊牙關想要在一次向一邊翻滾,因為他知道,特里·艾爾的劍絕不會就此停下。

比爾頓的戰鬥經驗確實豐富,可是那戰馬的鎧甲長約兩米,想要帶著它翻滾卻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鎧甲比較輕或許還可以辦得到,但是這鎧甲重達幾百斤,在加上比爾頓失去了一隻右臂,豐富的戰鬥經驗在此刻已經在也無法挽救比爾頓。

特里·艾爾的劍狠狠的斬向比爾頓的頸間,那看似厚重的鎧甲根本就像豆腐一般,面對永恆之劍,絲毫沒有任何的防禦能力,比爾頓的整個頭顱,被特里·艾爾一劍斬了下來。

特里·艾爾喘著粗氣,斜眼看了一下比爾頓的頭顱,比爾頓死死的瞪著前方,雙眼飽含了太多不甘和怨恨。

聖殿騎士太重視他們的盔甲,常年的戰鬥之中,他們習慣了以往的野性戰鬥方式,而忽視對靈活性的掌握,面,他們根本不會顧忌對方的刀劍,完全是你一刀我一劍的攻擊方式,這樣的習慣下,一但遇到真正的神器,自然是要吃大虧。

不過比爾頓也是足夠倒霉,光明教廷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也只有他一個人,遇到過真神器,而他也成為了第一個被敵人斬首的聖殿騎士團,團長級別的人物。

站在比爾頓屍首的旁邊,特里·艾爾冷冷的看著前方的戰鬥,他並沒有拿起人頭大喊住手,正如他之前說講過的那樣,機會就只有一次,選擇留下來的人,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