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一百零八章 又一次全軍覆沒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繁多,這樣的戰鬥,本就不是光明騎士團獨自可以抵抗的,此時的班克才深深的意識到羅傑克有多麼的陰險,這樣的戰鬥,他竟然說成了是天賜的機會 雖然只有一小部分敵人,但是還是讓召喚軍團殺了足足一個上午,...

虎人族長霍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隨後用虎人族特有的訊息,向自己的族人發出了撤退的命令。

虎人族的戰士顯然對這樣的命令不滿意,撤退的速度拖拖拉拉,就這兩千名虎人族戰士,明明半分鐘可以撤退乾淨的戰場硬是被託了足足十幾分鐘才算撤離乾淨。

白起一臉笑容的看著虎人族的戰士們,他們的那點小心思,白起又如何會不知道

好不容易等到了虎人族全部撤離,白起的攻擊開始了。

秦王墓的四階兵種,刀盾俑第一次站到了城牆上。

白起飛身上了城牆,雙眼冷冷的看著下方還在混戰的光明騎士團,骷髏戰士的威脅似乎已經越來越小,面對生死,普通人也會放手一搏,更何況這些訓練有素的光明騎士

「刀盾俑,下。」

白起一聲令下,手持石盾石刀的兵馬俑整齊的向下跳去,落地之時,就彷彿無數巨石落下一般,震得地面一陣晃動。

「盾擊,放。」

所有刀盾俑將石盾舉在自己的身前,身體微微拱起,猛然向前躥出一段距離,同時利用手中的盾牌狠狠的撞向光明騎士。

這樣的攻擊威力似乎沒有多麼驚天動地,除了第一個被擊中的光明騎士,後面的人只是被撞的東倒西歪,並沒有什麼受傷的跡象,但是,距離懸崖最後排的光明騎士還不知道,他們很快就要遭殃了。

盾擊這技能雖然不是什麼大範圍傷害技能,但是也因為施展簡單,刀盾俑可以連續施展,原本在戰鬥的光明騎士忽然被刀盾俑偷襲,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撞的東倒西歪,連連後退。

盾擊一個接著一個釋放,那些距離城牆比較近的光明騎士被硬生生向後推出了一大段距離,直到這個時候,悲劇終於發生了。

那身後的的光明騎士被自己的隊友活活的擠下了死亡峽谷,在那萬丈深淵之中,他們也只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氨

可是刀盾俑的攻擊卻沒有因此而停止,他們就像推土機一樣,一波接著一波,將光明騎士陸續的向死亡峽谷里推,而凡是落下去的光明騎士,百分百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被活活的摔死,當然,因為死亡峽谷太深,其中很有可能一部分光明騎士在墜落的過程中已經被嚇死也未可知埃

從凌晨一直持續到黎明,刀盾俑的動作始終沒有停止過,但是就算是這樣,四十萬的光明騎士還有一小部分沒有解決,天一放亮,這些光明騎士已經可以清楚的看見刀盾俑衝鋒的路線,給白起的計劃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英子的三次復活能力早就已經用完,為了配合白起,不讓敵人看清楚發生了什麼,英子在光明騎士中間布置了重重封鎖,讓骷髏戰士完全阻擋光明騎士的視線,這樣做的效果確實是極佳的,可是也因此耗光了英子的巫妖部隊所有復活能力。

眼看著這一小部分光明騎士將十分難對付,白起有些暗暗焦急,敵人到是非常小心,偷襲的時間選擇的比較晚,假如敵人在早一些,趁著黑夜,白起有把握將四十萬光明騎士全都推進面前的死亡峽谷之中。

怎麼辦白起正急速的思考著對策,就在這個時候,白起的身後一聲稚嫩聲音響起。

「武林盟的兄弟給我上,讓敵人見識見識什麼叫清風十三式。」

是小醋白起的心中忽然一喜,沒等他回頭,自己的身後,兩千多名成年劍手,輕裝飛躍至戰場中,他們手中的長劍似有似無,似實似虛,似變未變,只一交手,光明騎士遍損失慘重,這樣的武功,這樣的劍法,在這個大陸根本就前所未有,光明騎士更是被這樣華麗的劍法驚得如痴如醉,甚至有些人都已經忘記了自己在戰鬥,雙眼完全痴迷在這華麗的劍法之中。

班克頓時大怒:「白痴,還不還擊你們的下場將和他們一樣。」說完,伸手指了指死亡峽谷。

所有光明騎士立刻清醒了過來,比起這劍法而言,似乎死亡來的更可怕一些。

「陷陣,衝鋒。」

沙場的兩邊,高順的聲音傳來,那吼聲,向是夢魘一般,讓敵人永生難忘。

光明騎士團的兩端,陷陣營手中的破甲長槍就像是死神鐮刀一般,瘋狂的收割者光明騎士的性命,見到這樣的情況,虎人族族長也同時沖了出來,特別是霍德,手中的魔法巨斧泛著幽幽的藍光。

「七百三十四,喝七百三十五。」霍德的嘴裡,一邊殺一邊嘟囔著,為自己統計著殺敵的數目。

班克痛苦的搖了搖頭,他已經沒有了回天之力,自己的兩翼,前方,中間,到處都是敵人,而自己唯一的退路已然變成了死路,班克找不到任何可以反敗為勝的辦法,敵人的士兵實力強橫,兵種的種類更是繁多,這樣的戰鬥,本就不是光明騎士團獨自可以抵抗的,此時的班克才深深的意識到羅傑克有多麼的陰險,這樣的戰鬥,他竟然說成了是天賜的機會

雖然只有一小部分敵人,但是還是讓召喚軍團殺了足足一個上午,戰鬥以特里艾爾勝利告終,班克更是直接選擇了跳入死亡峽谷中,特里艾爾原本想留下他,必定班克對落日城十分了解,但是班克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兩次任職團長,手下足足八十萬光明騎士,全都在他的帶領下喪生,這樣的結果班克還有臉繼續活著

亞蘭多艱難的坐到了觀察站的地面上,雙眼充滿了恐懼,他的恐懼自然不是來至特里艾爾,而是來至於教廷的審判。

他做夢也沒想到,這四十萬剛剛調來的光明騎士僅僅在一場戰鬥中就全部有去無回,該死的特里艾爾,怎麼也給我留下些人,那怕是一千人也好,這一次戰鬥,竟然還不如上一次,至少上一次特里艾爾的損失也不小,而這一次,除了一些骷髏戰士意外,特里艾爾的召喚軍團幾乎就沒什麼損傷。

「哥哥,現在怎麼辦」亞蘭多的耳邊,羅傑克的聲音響起。

亞蘭多忽然變得歇斯底里:「怎麼辦你問我怎麼辦是你,就是你那該死的主意,要不是你讓班克那傢伙去,四十萬光明騎士就不可能戰死,羅傑克,若是我被教皇制裁,你以為你還會有現在的榮耀么」

羅傑克當然知道這些,不過他也沒想過班克帶領的光明騎士會被全滅,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只有老老實實的將戰果交上去才是最穩妥的,否則,欺瞞教皇的罪過可是要株連同族的。

「沒人想要這樣,哥哥,你以為我想讓你受到審判么誰能想到,四十萬光明騎士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回來呢聽我說哥哥,我們必須想個辦法,找到一個失敗的合理理由,這才是最重要的。」

亞蘭多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羅傑克,戰敗還有合理的理由你是在開玩笑么」

羅傑克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詭異的笑:「沒開玩笑,你看到沒有,特里艾爾的陣營中,似乎出現了獸人族。」

「獸人族」亞蘭多仔細的想了想,確實有一些像獸人的傢伙參加了戰鬥,但是那幾個獸人,根本就不是戰鬥的關鍵。

亞蘭多不明白羅傑克的意思:「就那幾個獸人族,參戰了又能怎麼樣,我們打過去,他們就算守衛一下自己的家園似乎也很正常吧」

「不,我尊敬的大主教哥哥,這是極不正常的表現,獸人族的出現直接影響了戰局,若不是有他們,這一次我們一定能活捉特里艾爾。」

「這教皇會信」

「教皇不信也沒關係,落日城大主教自裁,落日城騎士團長主動要求帶領光明騎士去復仇,結果他也失敗了,原因是因為獸人族幫助了特里艾爾,而落日城的光明騎士團張班克已經戰死,想要追究已經不在可能,教皇有必要審判我們么在說了,這一次原本就不是進攻的最佳時機,正是教皇下的進攻命令,才導致這樣的結果,追究起來,他難道就沒有責任」

亞蘭多點了點頭,事情已經是這樣,無論如何都只能將戰鬥的失利推向獸人族的出現,這是唯一可以脫罪的辦法。

「好,去吧,把消息傳給聖城,這件事不能在延誤了,否則,就憑這一點,我們照樣要接受教廷的審判。」

就在教廷的聖殿騎士還沒有到達落日城的時候,一封戰報快馬傳到了教皇的手上,看著戰報上的消息,教皇的人彷彿一瞬間蒼老了一般。

特里艾爾又是他,就這一個孩子,竟然在幾天之內讓教廷損失了整整八十萬光明騎士,教皇惱怒之於,不得不認真對待此事。

這個特里艾為什麼傭兵工會要為他出兵,而這個叫特里艾爾的孩子為什麼又如此的針對光明教廷,這一切的事情,教皇在也無法像從前那樣草率的決定,原本以為簡單的一件小事兒,現在卻讓教皇親自來查,特里艾爾這個名字,在聖城,已經被迅速傳開。

哦,想起件事情要說明,光明騎士只是個稱謂,這些騎士平時確實是有戰馬的,但是在大陸,光明騎士數量太多,向獸人族邊境這樣的防禦基地,幾乎不配有戰馬,但是當初的神恩城是有的xh11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