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一百零六章 飛弩弔橋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要去看看,特里艾爾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決定出去看看對面的動向。 城牆上,白起靜靜的站在高處,似乎在思考什麼,特里艾爾快步走上城牆。 「白將軍,在想什麼」 「哦王上,你來了,這些...

咚咚咚

班克的房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音:「班克團長,快醒醒,大主教請您過去呢。」

大主教班克揉了揉雙眼,隨手去拿自己的衣服,這一切十分的自然,但是,忽然間,班克猛然想起了什麼。

該死,班克直接跳下床,快速穿好衣服,跟著敲門的光明騎士快速出走房間。

班克的房間就在落日城軍營正中間的地方,走出房門,班克就見到騎士團已經集合,代理大主教亞蘭多已經站在了廣場中央。

「落日城光明騎士團團長班克,見過大主教。」班克對著亞蘭多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

亞蘭多拍了拍班克的肩膀:「班克團長,光明騎士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一聲令下便出發,怎麼樣下令吧。」

下令班克有些迷糊的看著亞蘭多,哦班克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羅傑克說過,要他帶著騎士團去攻打特里艾爾,但是也不用這麼急吧至少要讓我先看看他們的排兵布陣也行埃

「大主教,會不會太急了些」班克希望大主教可以多給自己點時間。

但是大主教卻嘆了一口氣:「班克團長,這是教皇的命令,我也是沒辦法啊,不論如何,今天必須出兵,否則教皇怪罪下來,你我都要接受審判。」

班克點了點頭:「既然是這樣,那我這就命令部隊出發。」

班克的心中也有了計較,正所謂天上不會無緣無故掉下餡餅,羅傑克那麼急著將自己從獄中帶出來,想必也是這個原因吧,不過這到也沒什麼了,正如羅傑克說的那樣,想要保住自己團長的位置,就必須走這一趟。

轉過身來,班克看著眼前四十萬光明騎士,身為一名團長,他已經不需要準備什麼,這樣的訓話幾乎每天都有,同一個地方,同樣的講話,不同的只是眼前的騎士團已經換了人而已。

隊伍快速的轉了方向,甚至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用,班克必定就是落日城的團長,這裡的一切,他熟悉無比,所下的命令簡單直接,帶著四十萬新組建的光明騎士團,浩浩蕩蕩離開了落日城。

亞蘭多心中的大石終於落地,教皇的命令在這一刻完美的執行了,只要班克走出落日城的那一刻,在出現任何的問題,都有人替他頂罪了。

落日城的城門開啟,城門外的弔橋被放了下來,班克騎著戰馬後面的四十萬光明騎士步行跟上,可是,當班克走出落日城的那一刻,遠方一道宏偉的城牆便映入眼帘,神啊,這是什麼就這幾天的時間,這一道城牆是怎麼建起來的

由於距離有些遠,城牆雖然可以看到輪廓,但是卻無法看的仔細,班克懷揣著忐忑一步步前行,他們的落腳點,正是當初扎羅團長所在的死亡要塞。

從白起命令建設城牆的那一刻起,死亡要塞的商人就已經意識到了危機的存在,他們毫不猶豫的離開了這裡,現在的死亡要塞幾乎就是一個空城,唯一駐守的兩萬光明騎士根本就沒什麼戰力可言,不過班克還是將他們整編到自己的隊伍之中,自己如今是被仍強推向戰場,那麼自己也要給自己找些炮灰不是,正巧這些傢伙就是扎羅那個白痴的手下,他的一句話,葬送了自己二十五萬光明騎士,自己拉他的兩萬做做炮灰,也算是點補償了。

光明要塞的主教在班克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發言權,從班克進城的那一刻起,他就完全掌控了整個要塞的指揮權。

死亡要塞的觀察站上,班克正在觀察著特里艾爾這邊的城牆,他的身邊是四位分隊長。

「團長,這城牆似乎看不出什麼,目前也不是最重要的,我們首先要解決的是如何能夠快速搭建死亡峽谷上方的通道,以保證光明騎士可以順利通過。」第一分隊長對著班克說道。

班克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但是這卻不是我最擔心的。」

「什麼」第一分隊長有些不明白班克的意思。

班克冷冷的笑道:「你們別忘了,這可是我的地盤,這裡的一切,一草一木,我都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你們以為通往對面的道路只有一輛輪滑車么笑話,戰爭一但開打,光靠那一輛破車還指望將光明騎士運送到對岸」

「團長,您到底想說什麼」四位分隊長有些被越說越迷糊的感覺。

班克哈哈大笑:「你們不要急,帶你們去看一樣東西,那隻屬於大主教和我才知道的地方。」

就在死亡要塞不遠的地方,班克帶著四位分隊長來到一個山洞之中,山洞的洞口不大,但是缺越走越寬敞。

在一道石門前,班克輕易的打開幾道機關,石門開啟,整個空間瞬間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中。

「我的天哪,這是什麼這大傢伙是攻城的弩車么」

寬敞的石洞中,無數顆光系魔晶充當著照明設施,幾十輛巨型弩車整齊的擺放在地面上,那鋪滿灰塵的弩車上幾顆魔晶閃耀著淡淡的光芒。

班克驕傲的看著石洞中間:「這可不是簡單的弩車,你們看,這些弩車全都是雙排的發射裝置,可以將兩根巨型箭矢同時射向對面,而兩根巨型箭矢中間,是一張由落日城特有藤蔓編織成的網,在箭矢同時射到對面懸崖上的時候,就等於是在這裡與對面形成了一座弔橋,這便是落日城最高機密,是我和大主教十幾年的心血。」

四位分隊長不由得連連稱讚,可是心裡卻暗暗說道,怪不得落日城會敗,你們這十幾年不練兵光研究這東西,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到也沒白弄不是

「團長,這些發明簡直是神作,是我們潤澤大陸的驕傲。」第一分隊長無恥的讚揚了班克,至於這東西到底是落日城原來的大主教搞出來的,還是誰搞出來的都不重要了,反正現在,這些功勞全都歸功於班克就對了。

班克的臉上洋溢著驕傲之色,這絕對是人類文明的進步啊,飛弩弔橋,這在大陸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第二分隊長的臉上也洋溢著崇拜的目光:「團長,咱們這就打過去吧」

班克卻搖了搖頭:「不急,這東西必須要出其不意,我們要等到晚上,打特里艾爾個措手不及,命令下去,全團騎士休息,養足精神,到了晚上,突擊對面,活捉特里艾爾。」

「是。」

四位分隊長同時行了騎士團禮,一個個的臉上洋溢著驕傲的神色,這一戰他們信心十足,自信滿滿。

特里艾爾坐在自己的房間內,已經幾天了,落日沒有絲毫的動靜,但是就在剛剛,白起忽然找上自己,說是落日城出現了大批軍馬,但是到了死亡要塞卻沒了任何的動靜。

不行,要去看看,特里艾爾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決定出去看看對面的動向。

城牆上,白起靜靜的站在高處,似乎在思考什麼,特里艾爾快步走上城牆。

「白將軍,在想什麼」

「哦王上,你來了,這些敵人有古怪,末將在想他們要準備什麼時候進攻。」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不錯,白將軍,我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才來看看,以你的推什麼時候會發動進攻」

白起的雙眼微眯:「這個大陸的人不懂兵法,以末將的推斷,他們今晚就該偷襲我們,但是我卻一直不敢這麼肯定。」

特里艾爾有些吃驚:「白將軍是軍神,你的推斷怎麼會錯」

白起苦笑著搖了搖頭:「王上你就別刺激我了,這個大陸已經不是我們那個時代,在這裡有劍氣,有魔法,有飛行魔獸,我的那些戰術已經沒用了。」

特里艾爾一揮手:「但是將軍,人心,這是千古不變的,不論對方是什麼樣的兵種,他們的指揮都是人,是人就有人的思想,戰爭可不是光打兵種,更重要的是如何判進攻的決策,在這一點上,將軍,我不信這異世界有人比你更強。」

白起似乎有些無奈,不過特里艾爾所說的也並不是沒有道理:「王上,以末將的猜測,敵人今晚就該動手,但是我一直不斷定的是敵人如何進攻,死亡峽谷上方並沒有行走過來的方法,但是敵人的出兵,光憑氣勢就可以判斷的出,是攻非守,這種氣勢,他們是從何而來」

這個,事情越說越懸了,幾十萬人出現,但是光一看對方的氣勢就知道對方是要防禦還是進攻這是不是有些危言聳聽啊,不過特里艾爾也不敢質疑白起的判斷,可他也聽出了白起的疑問,這一點似乎也讓特里艾爾迷惑了,不錯,你說敵人要進攻,可是敵人怎麼攻懸崖之上無路可走,難道光明教廷要派遣飛行部隊么沒聽說過光明教廷有這樣的部隊啊

莫不是,這五個城市之中,還隱藏著一支銀飛馬軍團不過這都不重要了,等到了晚上自然可以真相大白,特里艾爾為人並不莽撞,但是他在戰鬥部署上,有著絕對的理由相信白起。

殺神的稱號,可不是吹出來的。xh11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