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七十九章 血洗斗獸場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星,速度極快的近身戰技,不依靠劍氣,敵人就無法以劍氣化解,但是這樣的進攻,在面對高順手中奔雷槍的時候,兵刃的強度就成了雷亞烈致命的弱點。 叮叮噹噹的幾聲清脆的聲響。 雷亞烈的攻擊停止了...

看到男子的黑影,梅蘭的臉色頓時變的慘白,在場眾人,沒有人比梅蘭更熟悉這個身影,那個她從小就一直恐懼的身影,他的父親,斗獸場的主人,七階神劍師雷亞烈。

「父親。。」

「你還知道我是你的父親梅蘭,看來你也要背叛我雷亞烈了。」

「父親,對~對不起,我實在不想在繼續殺人,真的不想了。」

「這就是要離開的原因」

「是的。」

「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最後在幫我一次,那麼我雷亞烈保證,整個沙漠,在沒有人敢要求你做任何你願做的事情。」

梅蘭的神情忽然變得堅定:「好,父親,我答應你。」

雷亞烈對於梅蘭的回答十分滿意,伸手一指特里艾爾:「殺了他,你將獲得永遠的自由。」

滿以為父親會看在多年的情份上放過自己,可是當梅蘭聽到父親指示的時候,卻絕望了,這根本就是在刁難她,父親果然不肯輕易的放過自己。

聽完父女的對話,特里艾爾的表情十分嚴肅:「雷亞烈,梅蘭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兒,失去她對你來說根本就沒什麼損失,你要怎樣才可以放過梅蘭。」

雷亞烈冷冷的看著特里艾爾:「小子,當年的事情我還沒有跟你算清,你竟然還敢來斗獸場,讓我放過她很容易,打敗我,你什麼都可以帶走。」

「不,父親,這不可能,特里艾爾只有五階初級的實力,他怎麼可能打敗你,求求你,放過我們,求您了。」

梅蘭帶著痛哭,跪倒在地,希望自己的父親可以給她最後一次機會。

「吃裡爬外的東西,若不是我,你早就被魔獸吃了,現在,你竟然敢替外人求情,留你還有什麼用處」

說到這裡,雷亞烈的右手輕輕一抓,梅蘭的身體瞬間被一陣巨大的力量吸了過去,雷亞烈狠狠抓住梅蘭的脖子,將梅蘭高高舉在半空中,看樣子是想將梅蘭活活掐死。

特里艾爾大怒:「雷亞烈,你最好不要太過份,否則,你和你的斗獸場都將迎來災難。」

雷亞烈哈哈大笑:「笑話,就憑你一個五階的垃圾,也敢對我這麼說話,小子,要不是因為那個老女人,上一次,你已經死了,敢威脅我老子這就親手掐死她。」

特里艾爾單手一指雷亞烈:「我最後一次警告你,放了她。」

雷亞烈冷眼看著特里艾爾:「不放,你能怎麼樣」

特里艾爾火了,右手輕輕一揮,巨大的召喚之門出現在他的身邊,傳送門的大小在一定範圍內特里艾爾是可以加以控制的,這樣巨大的門出現,那就意味著特里艾爾是要召喚全部的軍團出來。

五萬武僵瘋狂的向召喚之門外飛出,武僵的身上,正是高順的精銳弓兵,雷亞烈根本沒想到眼前的小子居然這麼瘋狂,竟然是一名召喚師,而且可以召喚出這麼多的人出來,手上的力道減緩了許多,全部注意力已經全都放在了武僵身上。

但是另他更沒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小子當真是敢喊敢做,面對一名七階的神劍師,他還真敢下達這樣的命令。

「給我血洗斗獸常」

雷亞烈急了:「小子,你敢。」

特里艾爾沒有說話,也沒有回答敢不敢,只是他的命令一出,武僵的身體已經動了。

片刻之後,流沙休息站之中,慘叫聲一聲接著一聲傳來,城門被劍俑封死,城中的人,只要是活著的,都成了精銳弓兵獵殺的目標。

聽著城中的慘叫,雷亞烈心如刀絞,那可是自己一輩子經營的結果啊,雷亞烈有些後悔了,就算現在殺了這個小子,城中的損失也是無法彌補的,那可是五萬多人同時出手,就這短短几秒鐘,休息站中死亡的數字絕對是以數千來計算的。

但是,後悔也晚了,誰知道這小子可以召喚這麼多人,現在,唯一可以發泄雷亞烈心中怒火的辦法就是殺了眼前這個狂妄的年輕人。

「小子,你成功激起了我心中必殺的決心,幾十年了,我從沒有過任何一刻,像現在這樣想要殺死一個人。」

既然已經開戰,特里艾爾自然沒有在客氣的必要:「老東西,你也要有那本事才行。」

雷亞烈怒極反笑,一把丟掉奄奄一息的梅蘭,雷亞烈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一把長劍,一劍劈向特里艾爾。

叮一聲清脆的響聲。

雷亞烈的長劍,被一根通體幽藍的長槍格擋住:「你要動我家主公,也要先過我這一關才行。」

高順怒目看著雷亞烈,絲毫沒有一點懼怕的意思。

雷亞烈一聲冷哼:「找死。」

手中的長劍,以極其刁鑽的方式進攻高順身體各處,從遠處看去,高順的身體各大要害彷彿一瞬間被人同時用多把劍一同攻擊一般。

「幼稚。」

高順一聲冷哼,手中的奔雷槍並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輕而易舉的化解了雷亞烈的攻擊。

「什麼」雷亞烈大驚,自己是在做夢么一輩子研究出來的戰鬥技巧,竟然被人如此兒戲的就給化解了,這怎麼可能,是凱絲琳教給他們的么不可能啊,我有多少年不出沙漠了,他們怎麼可能將我的技巧研究的這麼透徹

雷亞烈當然不能理解,面對高順這樣的猛將跟他玩劍法好吧,幸虧不是小醋,否則,雷亞烈非吐血不可,別看小醋現在的攻擊能力不高,但是要論起劍法的華麗,那可是就連白起都自稱不是對手的。

既然對手不玩戰技玩劍法,高順有什麼理由不趁機打擊他一下,手中的奔雷槍緊緊握住,高順一連幾套槍法施展出來,雷亞烈頓時有些迎接不假的感覺,心中那份駭然就更不要提了。

這是凱絲琳教出來的開什麼玩笑,從上古時期到現在,就沒見過有人這麼用長槍的,這幾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小子,不錯的技巧,不知道戰技如何呢」

這句話可是戳中了高順的死穴了,槍法高順自然是高手,可是這戰技么除了可以發出一些劍氣之外,其他屬於這個世界的技巧,高順一個不會。

不過高順自然不會服軟:「哼,戰技雖然略遜與你,但是,也不會相差的太多。」

雷亞烈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好個嘴硬的傢伙,頂多就是個四階左右的實力,竟然敢口出狂言:「好,那就讓我來領略一下你的戰技。」

身體向後一躍,雷亞烈施展出一個五階戰技,身在大漠,雷亞烈的戰技自然都是配合著大漠的天氣而修鍊,由於沙漠的天氣,風沙為主,所以,雷亞烈的戰技大多圍繞著快來修鍊的。

影流星

雷亞烈的身體,在一瞬間,化作無數殘影,每一道殘影,在風沙中彷彿一道半透明的黑光,隨著這一個技能的施展出,高順的優勢瞬間化作虛無,除了防禦自己身體的各大要害之外,在沒辦法還擊。

但是就這樣的防禦,雷亞烈也絲毫不能輕易撕開高順的防線,必定,高順手中所拿的可是九大神器之一的奔雷槍。

影流星,速度極快的近身戰技,不依靠劍氣,敵人就無法以劍氣化解,但是這樣的進攻,在面對高順手中奔雷槍的時候,兵刃的強度就成了雷亞烈致命的弱點。

叮叮噹噹的幾聲清脆的聲響。

雷亞烈的攻擊停止了,雖然高順護住了身體大部分要害,可是影流星還是在高順的身體上留下了不少的劍傷。

但另雷亞烈吃驚的是,自己的兵器也在這一次攻擊中斷裂。

「小子,你手中拿的到底是什麼兵器」

高順咬著牙,冷冷的看著雷亞烈:「奔雷槍。」

雷亞烈大驚:「九大神器之一的奔雷槍」

「正是。」

「很好,你的回答加強了我必殺你的決心,這把槍是我雷亞烈的了。」

高順一陣冷笑:「給你,你會用么」

雷亞烈拿出一把新的兵器,絲毫不理會高順的譏諷:「那是我的事。」

「死吧,小子,讓你見識見識六階的戰技,急烈斬。」

高順的身體,瞬間被一層銀白色的劍氣包裹,劍氣中間,高順的身體被一陣陣劍氣划傷,鮮血順著劍氣噴涌而出,但是手中的奔雷槍,高順卻從未肯鬆開過。

一道黑影迅速靠近對戰中的二人,一隻玉手,輕描淡寫的抓住了雷亞烈手中的兵器,用力一板,只聽到一聲脆響,雷亞烈手中的第二把兵器在一次斷裂開。

雷亞烈一個後退,躍出戰圈,眼神中難掩吃驚的神色。

「又一把神器」

雷亞烈感覺自己見鬼了,接二連三的看到神器,什麼時候神器變成白菜了還帶人手一把的么

「小丫頭你的兵器又是什麼名堂」

英子冷冷的看著雷亞烈:「玄玉手。」

雷亞烈發誓自己真的見到鬼了,大陸九大神器,這就見到了兩把,這小傢伙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背景

不過這個時候,雷亞烈似乎也不在乎了,有了這兩把神器,自己在大陸還會懼怕其他人么要知道,雷亞烈害怕凱絲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凱絲琳手中持有著九大神器之一的烈焰劍,假如自己有了玄玉手和奔雷槍,那麼凱絲琳還有什麼值得害怕的

雷亞烈仰天大笑:「比起今天的收穫,斗獸場實在是算不了什麼,好吧,既然是這樣,那麼可憐的小傢伙們,對不起了。」

雷亞烈向後在一躍,竟然施展出了領域,在大陸,面對比自己低的對手,七階神劍師施展領域是要被人恥笑的。

如今,雷亞烈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現在他已經被兩大神器迷惑的本心,即便是凱絲琳就在這,恐怕也無法消除雷亞烈殺人的決心。xh11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