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二十二章 真的不知道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槍法。 馬,我需要一匹戰馬,高順的心中想到,左顧右盼,那裡有什麼戰馬,就算有也早被游屍吸幹了。 伸手向一個身形強壯的游屍揮了揮手,那游屍直接飛到他的身邊,高順一用力,直接騎到了游屍的背...

薩爾看著眼前手持奔雷槍的高順,臉上絲毫沒有畏懼之色,雙眼微眯,右手直接握在劍鞘末端,竟然連劍都沒有拔出,一道半月劍氣凌空擊向高順。

高順從特里·艾爾的口中多少知道了些這世界兵器的特性,雙手持槍,在空中一擋,薩爾所發出來的劍氣直接化為虛無。

右腳用力猛蹬地面,高順凌空躍起,手中的奔雷槍被用作刀來使,凌空劈向薩爾。

正準備施展第二道劍氣的大劍師薩爾,在看到高順這一記攻擊的時候,差一點就被憋出內傷。

嗯?咳。。咳。

「該死,長槍有你這麼用的么?」

高順怒目圓睜:「你管我怎麼用。」手上的力量又加了三分。

薩爾氣急敗壞的躲開高順的攻擊,右手連揮,連續四道劍氣在一次被釋放出來。

高順雙手握著奔雷槍,艱難的將四道劍氣隔開,剛一抬頭,發現身前一道人影,心道不好,尚未來得及後退,薩爾的攻擊已然到來。

一聲震耳欲聾的兵器對撞聲傳來,高順的身形被撞的連續後退幾大步,剛一站穩,一道劍氣緊跟著出現在他的面前。

避無可避的高順,身體忽然本能的後仰,在地上低旋了一圈,手中的長槍順勢直刺薩爾。

高順的突然變招,讓薩爾一時間也有些措手不及,匆忙舉劍格擋住高順刺過來的奔雷槍,雖然是擋住了,可渾身一陣麻痹的感覺傳來,薩爾知道這是奔雷槍的雷電屬性,身形瞬間后側,脫離高順的攻擊範圍。

高順的身體忽然停住了,某些殘缺的記憶似乎一下子被灌注在腦海之中,特里·艾爾卻是暗暗心驚,他看的出來,高順應該是想起了從前某些記憶,或者說是從前的某些戰技。

高順確實想起了一些事情,可是他所想起來的那可不叫戰技,而是叫做槍法。

馬,我需要一匹戰馬,高順的心中想到,左顧右盼,那裡有什麼戰馬,就算有也早被游屍吸幹了。

伸手向一個身形強壯的游屍揮了揮手,那游屍直接飛到他的身邊,高順一用力,直接騎到了游屍的背上,左手一直薩爾:「我們上。」

全場皆驚,這還帶這麼打的么?別說薩爾了,就連特里·艾爾都有些想要罵人了。

雖然不少人心中十分鄙視高順的作為,可是當高順在一次出手的時候,大家都看呆了。

短短片刻,高順猶如變了一個人一般,此時的奔雷槍在高順的手中被舞的好似一條出水的蛟龍,半空中人槍合一,薩爾只看到眼前一片光幕,根本就猜不出高順的攻擊意圖。

他哪裡見過此等武學?一時間不敢亂接,被迫連連後退。

高順越戰越勇,手中的長槍越使越順,不免有些得意,竟然對薩爾拋出了挑釁的眼神。

「狂妄。」薩爾冷冷說出兩個字,右手微一用力,摩羯劍出鞘。

仗劍在手,摩羯劍的劍刃上發出一陣微微的紅光,休克王子在看到這一陣紅光出現之後,頓時神情變得萬分緊張,整個亞特帝國也只有寥寥數人知道薩爾的摩羯劍發光代表了什麼,那正是薩爾的成名絕技「疾風連斬。」

高順知道薩爾即將發動一輪猛攻,雙手用力握了握奔雷槍,二人同時大喝一聲,高順揮槍前刺,薩爾身形一晃,兩個殘影出現在薩爾身邊,三個虛影,三把摩羯劍整齊劃一,同時向前揮灑出數到淡紅色劍氣。

薩爾的前方,一片淡紅色瞬間席捲了整個大地,劍氣發出的呼嘯聲響徹耳邊,地面上方疾風連斬的劍氣捲起一陣塵土,薩爾的身影瞬間隱沒紅色劍氣之中。

「什麼。」高順額頭瞬間滲出一絲冷汗,槍柄在游屍身上一點,借力一躍跳向空中,身後的游屍來不及躲避,被疾風連斬的劍氣吞噬,化作一團血霧。

高順在空中急速下墜,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眼見就要落到劍氣之中,就在此時,空中一道金光出現,高順的身體被金光擊中,向後倒飛,落地之後,高順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但是卻因此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薩爾停止了自己的攻擊,轉頭怒視來人,他想知道,是什麼人破壞了自己這致命的一擊。

來人一身陳舊的戰甲,右手持一把黃金劍,左手拎著顆血淋淋的人頭,沒說一句話,只是將人頭丟到了薩爾的面前,薩爾的臉頓時一片蒼白。

此人正是白起,手中的人頭便是亞特帝國國王的首級。

特里·艾爾在離開之後,高順卻折返回白起身邊,簡短的說明了白起複活的原因,並且告知白起,他們不可能離開召喚空間太久,一但特里·艾爾死亡,召喚空間也將不存在,他們也同時會永遠的消失。

「白將軍,人生根本沒有在活一次的機會,戎馬未盡,你可心甘?」留下這一句,高順轉身離去。

看著高順離去的身影,白起緊握手中的金劍,喃喃自語:「心甘?我何時心甘過,可惜昭王不聽我言。」

重新抬起頭,白起冷靜觀察了亞特帝國的情況,亞特皇宮作為亞特最豪華的建築怎能不讓白起注意,眼見一小股部隊快速離開,白起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

幾個閃身白起消失在原地,亞特國王正急忙撤離,剛逃出城門不遠,便遇到一個男子攔住去路。

白起連話都不說,手持金劍迎面便刺。

亞特國王身邊的幾名護衛根本不是白起的對手,幾個回合便死的一乾二淨。

亞特國王冷冷的看著白起說道:「你可以殺我,可你能不能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白起聽到問話,慢慢的搖了搖頭:「不知道。」

聽到白起的話,亞特國王差一點被氣死:「士可殺不可辱。」揮劍就要跟白起拚命,可是只來得及走一步,亞特國王的人頭便凌空飛起,到死也沒搞清楚自己的國家為什麼會受到攻擊。

白起一把接住亞特國王的人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真的不知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