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鄉土懶人 玄幻魔法

系統之鄉土懶人 第三百八十六章 露一手

作者:鄉土宅男

本章內容簡介:、鼻子,就能給人做診斷。」 「也就是現在所說的『望聞問切』,望,指觀氣色;聞,指聽聲息;問,指詢問癥狀,切,指摸脈象,也就是所說的四診。」 「古人這樣總結中醫中的『望聞問切』。望而知之...

?

「我靠,這老師挺幽默的埃」

「幽默有屁用啊,關鍵是要有本事。」

「我到要瞧瞧他下面講些什麼1

……

很快,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學生們,都集中精神,聽葉榮耀下面會說些什麼了。

院長楊純潔不由地多看了葉榮耀一眼,這個葉榮耀活躍氣氛倒是很有一套啊,一下子把大家的視線都轉移到他的身上了。

其他的院校領導和教授們也饒有興緻地看著葉榮耀。

畢竟新老師和學生第一次見面交流,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不但要傳達自己的教學風格和教學特點,也要跟學生們搞好關係。

畢竟先入為主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也是以後學生們能不能信任和尊敬你這個新老師的關鍵。

一個好的大學講師,可不是那麼好當,畢竟現在坐在教室里的學生,已經不是初中生、高中生了。

現在的學生們也早不是那麼好糊弄了,老師一瞪眼學生就慫了?這是大學,還是醫學院這種專業學院,老師要是光會瞪眼就能服眾,那敢情倒是容易了。

在這裡,是講能力,見本事的,你要是有本事,學生們都會尊重你,愛上你的課。

要是你沒有本事的話,就要遭這些學生恥笑,甚至還會把你無能的事情,弄到網路上,讓你臉面丟荊

這個葉榮耀是龍,還是蟲,就看他後面講什麼了。

「今天我要跟大家講的主要是中醫的診斷手段。」見教室里的人都集中精神看向自己了,葉榮耀開口說道。

「說中醫的診斷手段,我們就要先說一下西醫的診斷手段,大家都知道西醫的診斷手段是離不開設備的。通過各種設備的檢測出人體內部的情況,來判斷病人生的是什麼玻」

「這就是西醫,說句不好聽的話。在醫院裡,你是醫生。一出醫院,你就不算是醫生了,因為你不能離開醫療檢測設備的情況下,判斷一個人得了什麼病,該怎麼治療。」

「還有一點,就是西醫專業性,就是你是心胸外科醫生,你只會看心胸外科疾玻你是骨科醫生,你就會看骨科疾病,離開自己的專業,你就不行了,骨科醫生看不了心胸外科的疾玻」

「這就是西醫的缺點,西醫培養的是單一方面的醫生,而中醫則不同,中醫是全能的,是什麼病都能治療的。」

「在華夏的古代,那些中醫。只提著一個小小的醫箱走村串巷,給人看病,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大型醫療設備。靠自己的手、嘴、眼睛、鼻子,就能給人做診斷。」

「也就是現在所說的『望聞問切』,望,指觀氣色;聞,指聽聲息;問,指詢問癥狀,切,指摸脈象,也就是所說的四診。」

「古人這樣總結中醫中的『望聞問切』。望而知之者,望見其五色。以知其玻聞而知之者,聞其五音。以別其玻問而知之者,問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脈而知之者,診其寸口,視其虛實,以知其病,病在何臟腑也。」

階梯教室中間位置。

「好無聊啊,都是些廢話。」

楊雪有些鬱悶地說道。原本以為這個年輕中醫會講些有用的東西。

結果卻是說中醫的「望聞問切」,這都是什麼時候的老掉牙的東西啊,現在的醫院,誰還靠醫生的「望聞問切」來判斷病人的疾病埃

都是用醫院的檢測設備來檢測,用「望聞問切」來判斷病人的疾病,真是開玩笑,萬一判斷錯誤,這個責任大的去了。

用設備檢測就不一樣了,設備不會出錯的,就算設備出錯了,也沒有關係,因為最後的責任在設備,跟醫生沒有什麼關係,也不用擔什麼責任。

「楊雪,我覺得這個年輕的中醫根本沒有什麼本事,都是在空空而談。」楊梅說道。

「是啊,也不知道學院怎麼會請這樣的人給我們講課,還民間中醫呢,我估計他在農村也就治治感冒、發燒這些小病而已。」楊雪說道。

「對,肯定是這樣的,感冒、發燒,倒是可以不用醫療設備檢測,通過觀察就可以知道了,這還用他講啊,成年人有幾個不知道感冒、發燒的癥狀啊,都不用看醫生,自己就能給自己定性了。」楊梅說道。

……

「切診是指用手觸按病人身體,藉此了解病情的一種方法,切脈又稱診脈,是醫者用手指按其腕后撓動脈搏動處,藉以體察脈象變化,辨別臟腑功能盛衰,氣血津精虛滯的一種方法。」

「正常脈象是寸、關、尺三部都有脈在搏動,不浮不沉,不遲不數,從容和緩,柔和有力,流利均勻,節律一致,一息搏動四至五次,謂之平脈。」

「好了,關於中醫診斷的四種方式已經講完了,現在時間還有一半,這一半時間,就是同學們發問時間,大家又什麼問題,都可以提問。」

今天葉榮耀選擇講中醫的「望聞問切」是有目的的,就是要通過自己的「望聞問切」的手段,來鎮住這些學生,讓他們不敢小看中醫,不敢小看這中醫的「望聞問切」是診法。

教室里靜悄悄的,沒有人站起來提問。

階梯教室後排位置上。

「你上。」

龍龍用手臂推了推坐在自己身邊的李可小聲說道。

「怎麼老是讓我做得罪人的事情埃」

李可有些不願意站起來提問,畢竟教室里可是坐了很多院校的領導,這槍打出頭鳥的道理,李可是懂得的,有些不情願第一個站出來提問。

「你上不上啊,你要不上的話,下次考試你別想抄我的答案了。」龍龍威脅地說道。

「我上,總可以了吧。」

李可有些無奈地站起來,畢竟大學期末是要考試的,要是通不過的話,是很麻煩的事情的。

「很好,這位同學你有什麼問題埃」

冷場了一會兒,見終於有人提問了,葉榮耀心裡暗鬆了一口氣,葉榮耀不怕別人提問題,找茬,就怕沒人提問題,找茬了。

「老師,剛才聽了你的課,讓我茅廁頓開,不,是茅塞頓開,只是我有一點有些不明白。」李可說道。

「哪裡不明白?」

葉榮耀問道。葉榮耀聽出來了,這小子就是來找茬的。

「中醫的『望聞問切』真的有那麼厲害嗎?既然有那麼厲害,還用買那麼多,那麼昂貴的醫療設備幹嘛?」李可問道。

「這跟人的依耐性有關,人是容易產生依耐性的,尤其是做醫生的,什麼判斷都靠設備的測試結果,時間久了,人就會越來越依賴設備了,自身的能力就很難有有進步了。」

「尤其是學中醫的,我希望大家盡量不要使用設備,而是靠自己的『望聞問切』來給人診斷病情,那樣的話,你的醫術才能提高。」

「這也是為什麼古代,中醫有那麼多名醫,而在當代,就沒有出現幾個中醫的名醫,都是因為太依賴醫療設備,把中醫的根本給丟棄了。」

「還有問題嗎?」

葉榮耀看著李可問道。

「我,我,沒有了。」李可被葉榮耀這樣看著,心裡有些慌張,有些害怕地坐下了。

「還有哪位同學有問題啊?」葉榮耀問道。

「老師,按你的意思,這中醫的『望聞問切』比醫療設備還厲害,你能不能給我們露一手埃」

龍龍見李可站起來提問,一點叼用都沒有,有些鬱悶,只好自己親自出馬了,今天龍龍看這個葉榮耀很不爽,覺得葉榮耀是在吹牛逼。

你一個鄉下的赤腳醫生,竟然在華夏重點大學的醫學院吹牛皮,真當大學生好糊弄埃

「呵呵,這個完全沒有問題。」

葉榮耀笑笑地說道。說真的,葉榮耀就等著有人跳出來,要自己露一手中醫的手段來的。

「一事不煩二主,就你了。」葉榮耀看了龍龍幾眼說道。

「老師,你什麼意思?」龍龍有些不明白地問道。

「你不是要見識下望聞問切手段嗎,就以你為例好了。」葉榮耀笑笑地指著龍龍說道。

「老師,我可沒有玻」龍龍搖搖頭說道。

「有沒有病,不是你說的算的,過來,我通過中醫的『望聞問切』給你瞧瞧。」葉榮耀對龍龍勾勾手說道。

「好。「

龍龍從位置上出來,走到講台前。

自己根本就沒有病,龍龍就不信這個姓葉的民間赤腳醫生能睜眼說瞎話,自己沒病說成有病來的。

當然龍龍覺得這個民間赤腳醫生,會說自己沒病是最大的可能,因為身體有病的人,現在也不可能來上課。

看來這個民間赤腳醫生在玩邏輯遊戲埃

葉榮耀盯著龍龍看了一分鐘后,對龍龍說道:「你有玻」

「你亂說,我怎麼可能有病啊,你看我這樣子像有病的樣子嗎?」龍龍不屑地看著葉榮耀說道。

在龍龍看來,這個葉榮耀就是掙眼說瞎話,自己根本沒有病,他竟然說自己有病,簡直是胡說八道埃

「是嗎,難道痔瘡不是病嗎?」

葉榮耀笑笑地看著龍龍說道。其實葉榮耀剛才從這位同學的走路的姿勢基本上可以判斷他得可痔瘡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