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鄉土懶人 都市言情

系統之鄉土懶人 第三百六十三章 倒霉的盧德鵬

作者:鄉土宅男

本章內容簡介:p> 護工也畢竟著急,畢竟醫院的手術室是很緊張的,每個手術都是有時間安排的, 「你是不是叫盧德鵬?」 護工對躺在推車上,身上蓋著被子的盧德鵬問道。剛才給盧德鵬清洗身子的時候,盧德鵬已...

? 「爸爸,他用球打我。&..」

見自己父親過來了,男孩子膽子也大起來了,指著盧德鵬,哭著對自己得父親說道。

「你打我兒子。」壯年盯著盧德鵬問道。

「是他先用球打我的。」

盧德鵬有些恐懼地看著壯漢說道。畢竟這樣得身高,這樣得體魄,對盧德鵬有很大的壓力。

「尼瑪的,竟敢打我兒子,你找死。」

壯漢一聽,這個男子真的用球打自己的兒子,立即怒了,拳頭直接揮向盧德鵬。

本來就被葉榮耀踢的受傷不輕的盧德鵬哪裡是壯漢的對手啊,很快被壯漢打倒在地上,身上穿著衣服看不是很清楚,可是臉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滿是被打傷的烏青,鼻子里流著血。

「爸爸真棒,把壞人給打倒了。」男孩開心地說道。

「兒子,對這種人,就要拳頭伺候,知道嗎?」男子打完后,對自己的兒子說道。

「嗯。」

男孩子似懂非懂地應道。

……

「看來霉運符開始生效了,只是這個效果很一般埃」

葉榮耀看著遠處被壯漢暴打一頓的盧德鵬,有些不滿意地想著,葉榮耀覺得就這樣暴打一頓,好像不能太體現這霉運符的效果。

看看腦海里的時間,倒計時,還剩下十一個小時二十九分鐘三十一秒。

很快,盧德鵬從地上站了起來,忍著疼痛準備往馬路對面不遠處的醫院包紮一下,畢竟現在這樣子,實在是有些太慘了,雖然沒有受什麼重傷。可是這皮外傷看起來也挺嚇人的。

「嗚嗚……」

盧德鵬剛走道馬路邊,一輛撒水車轉過彎,就從他身邊開過。可能是被打了,腦子有些不好使。盧德鵬就傻愣愣地站在馬路邊,全身上下都被撒水車上的水給噴個「落湯雞」的樣子。

這大冷天的,被冰水這麼一淋,盧德鵬冷得有些發抖,趕緊往馬路對面走去,在這樣下去,盧德鵬覺得自己要被凍死了。

要知道今天的正月真的還是很冷的,這室外的氣溫都只有三、五度的樣子。全身濕透的盧德鵬,已經冷得快受不了了。

不過盧德鵬的霉運還沒有結束,忍著冰冷快步剛穿過馬路,一腳不小心掉進下水道裡面去了。

原來馬路邊上的一個下水道上面的鐵井蓋,昨天晚上被小偷給撬了偷走了,到現在都還沒有換上,為了趕路,盧德鵬哪裡會注意到啊,直接就掉進了下水道里了。

「有人掉進下水道了,快救人埃」

很快路人發現盧德鵬掉進下水道了。很快下水道井口圍著一群人,大家都很著急,不過卻沒有人下下水道去救人。

畢竟下水道那麼地臭。現在還那麼低冷,大家都不傻,都不願意下井底救人,大家也清楚,掉進下水道,一時半會也死不了。

反正都已經打電話報警和叫救護車了,大家都已經做的仁至義盡了。

很快警車過來了,不過警察也沒有下井底就人,也就是跟盧德鵬喊了幾次話。確定他在井底還沒有死,聲音還是很洪亮。一時半會死不了就可以了。

對於警察來說,這種下井底救人的活。不是自己警察乾的,是消防部門做的,自己不能搶了別人的飯碗呀。

其實是警察們也嫌下水道臟臭,都不願意下去救人而已。

反正死不了人,警察們也不會當什麼責任,就再等幾分鐘,消防部門的人就要來了。

兩分鐘后,消防部門和救護車都過來了。

消防部門的人倒霉,這種臟活他們必須干,只能忍著臟臭下井底救人了。

大概過十幾分鐘,盧德鵬被綁在繩子上被拉了上來,全身上下髒的很,甚至身上還可以看到人的糞便。

反正整個人很臭很臭,圍觀的人,都遠遠地避開,都不想聞他身上的臭味。

「這個人太倒霉了,竟然掉進下水道,沒有在下面被臭味熏暈真心不錯埃」一個圍觀群眾說道。

「是啊,看他身上都是傷,掉下去肯定傷的不輕埃」

「也不知道誰那麼缺德,竟然干出這種偷下水道井蓋的事情,真應該把這樣的人抓起來槍斃了。」

……

在圍觀的人們議論下,盧德鵬被抬進救護車往醫院開去。

葉榮耀趕緊坐上剛才就預定的計程車上,讓計程車跟上前面的救護車。畢竟到現在霉運符的生效時間才過去一個小時三十一分鐘四十秒,離最後結束的時間還遠著呢。

葉榮耀想看看後面還有什麼霉運在這個盧德鵬身上發生。

十分鐘后,盧德鵬被帶到醫院了。

「怎麼回事啊?他身上這麼臭。」

急診室里醫生皺著眉頭看著躺在推車上已經暈過去的盧德鵬問道。

「他掉進下水道了。」

車上下來得實習醫生說道。這種出去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年輕的醫生和實習生,有些資歷的醫生都不會出去干這種活的。

「還不把他拉下去洗洗,這樣臭怎麼治療埃」醫生皺著眉頭說道。

很快,盧德鵬被拉到醫院的專門給動手術的人清理消毒的地方。

清洗人員開始把盧德鵬洗乾淨后,往推車上一放,突然覺得肚子有些疼了,就出去上廁所了。

「老劉,要做手術的人清洗好了沒?」一位醫院的護工走進清洗房間,喊了幾下都沒有人回應。

「看來老劉出去了,算了,時間緊,還是趕緊把人推到手術室吧。」

護工也畢竟著急,畢竟醫院的手術室是很緊張的,每個手術都是有時間安排的,

「你是不是叫盧德鵬?」

護工對躺在推車上,身上蓋著被子的盧德鵬問道。剛才給盧德鵬清洗身子的時候,盧德鵬已經清醒了。

知道自己現在在醫院,洗好澡就要去做檢查了,盧德鵬現在也知道自己身上很多傷,是要好好地檢查治療下了。

「我就是。」

盧德鵬也沒有多想這個護工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姓名,就應道。

「那就對了。」

說著,護工就推著盧德鵬往手術室走去。

大概過了十分鐘,盧德鵬被推進了手術室

室,很快又有護士跟他確定下姓名,確定無誤后,讓盧德鵬簽字了。

盧德鵬雖然有些雲里霧裡,但是也沒有多問,畢竟今天發生很多讓盧德鵬鬱悶得事情,他都不願意多說話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