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鄉土懶人

系統之鄉土懶人 第二百一十章 馬旭董的鬱悶

作者:鄉土宅男

本章內容簡介: 「當客座教授累不累啊,要不要經常上課埃」 葉榮耀問道。要是當教授,需要待在學校里教書的話。葉榮耀還是不當,畢竟當老師可是很有文化要求的。自己這個初中生可幹不了那個活。 再說了,自己...

「教授?你說我可以當教授?」

葉榮耀吃驚地問道。要知道在農村裡,不要說教授了,就是在大學里當老師,都是是很光宗耀祖的事情。

要是自己當教授的話,村裡的宗祠還不得給自己立個碑供著。自己在村裡還不得橫著走路了。

我呸,橫著走路的是螃蟹,自己怎麼可能是橫著走路呢,最起碼的也是走八字步來的,那樣顯得有文化不成。

「這個,我也不能打包票,我得跟院校申請,不過以小兄弟的醫術,坐個客座教授,是沒有問題的。」

馬旭董見葉榮耀對當教授有興趣,就高興地說道。畢竟這個客座教授,和榮譽教授、名譽教授性質一樣,是一個榮譽稱號。

但不同的是,榮譽教授只有名譽沒有義務,只需要「授予」稱號就行了,一所大學授予某人這一稱號以後,這個人可以永生不再去那所大學。

而客座教授是有義務的,要為對方做事,通常是做報告,或者是合作研究,因此需要資格審批。

客座教授是種兼職的差事。稱為兼職,是因為不但全職算不上,半職也算不上。有的學校要求高點,可能每年需要去教一門課;有的學校要求低點,可能只是偶爾講課一次。

客座教授一般對學術水平要求可放鬆,比如有的商學院聘請公司的ceo來擔任客座教授,行政學院聘請政府高級公務員擔任客座教授。

現在國內一些高校還給一些名人發放講座教授的聘書。有的高校里一個學院就有好幾十位客座教授,比正式員工還多。

所以馬旭董自信,只要自己把這個申請打上去,院領導會給自己這個面子的,一個客座教授的名額。自己還是要的到。

「可是,我初中都沒有畢業,這個學歷是不是低了點啊?」

葉榮耀好奇地問道。畢竟這個教授可是要教大學生的,甚至還要交研究生、博士生來的。自己這個初中都沒有畢業的,能當的上教授嗎?葉榮耀很是懷疑。

別是自己遇上了一個大騙子來的。

「客座教授到沒有那麼嚴厲的要求,只要是有一定的名望或者能力,大學都可以聘請的。」

馬旭董皺了鄒眉頭說道。馬旭董其實也有些頭疼啊,馬旭董沒有想到自己眼裡醫術高超的年輕人,竟然初中都沒有必要。

這讓馬旭董有些為難,本來推薦一個沒有什麼名氣的年輕人到院校里當客座教授就很有難度了,不過憑著自己的資歷。以及在醫學界的影響力,還是很有把握的。

可是他這個學歷也太低了,初中都沒有必要,要說現在都九年制義務教育了,你好歹也該有個高中學歷吧戰鬥新娘。

推薦一個初中沒畢業的年輕人,到大學院校里當客座教授,怎麼覺得,怎麼地彆扭。

馬旭董現在發現自己給自己挖了個坑埃

一般教授,是大學聘任的正高級職稱,既上課、又搞科研、帶研究生。也是學術帶頭人,有嚴格的要求。

而對客座教授的資格並無統一規定,但各校自己有規定。嚴肅的大學,要求對方首先要有教授職稱。不嚴格的,名人、明星、企業家都可以被聘請為客座教授,大學院校領導層就可以自行決定。

當然這個客座教授,也是要簽合同,發證書的。雖然這類教授的權威性不如正式的教授,可也是什麼人都可以當的。

「當客座教授累不累啊,要不要經常上課埃」

葉榮耀問道。要是當教授,需要待在學校里教書的話。葉榮耀還是不當,畢竟當老師可是很有文化要求的。自己這個初中生可幹不了那個活。

再說了,自己一個懶人。去學校當老師,天天給一幫人上課,多累的活啊,葉榮耀也不會幹的。

「客座教授比較自由,可以自行安排,願意在學校里教一門功課最好,不願意的話,可以自行安排,一個學期到學校里講一次課就行了。」

馬旭董說道。畢竟國內的大學,對客座教授的要求都不嚴格,都是很自由的,基本上課程的選擇權交給了客座教授自己。

當然客座教授雖然很自由,但是他卻在學校里沒有任何權利,甚至有些連工作都沒有,只是給了教授的名譽而已。

不過雖然沒有錢,也沒有權力,還是很多名人想當客座教授的,畢竟這個教授可是身份的象徵,是大文化人的代名詞。

尤其是那些明星,特別地想當這個客座教授,畢竟明星是搞表演的,在古代被稱為戲子,是下九流人物,跟馬夫、修腳的一個級別。

而教授就不一樣的,如果按照古代讀書人的基本,教授就是進士級別的人物,是社會的頂層人物,尤其是受到華夏幾千年的儒家文化的影響,讀書人的地位非常高。

有道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可見讀書人在華夏人心中的地位,尤其是教授,更是讀書人的頂層階級。

很多明星甚至為了一個客座教授的職稱,花很多錢捐給大學,換取一個客座教授的職稱。

當然也有很多大學院校,為了擴大影響力,也聘請一些出名的明星當客座教授。

「也就是說,我當這個客座教授的話,可以不用去你們學校給學生上課了,很自由了。」

葉榮耀問道。要是這樣的話,葉榮耀也不介意給自己身上披上一個教授的頭銜,顯得自己有文化。

「怎麼可以一節課都不上了,一個學期怎麼地也要開一、兩堂課的。」

馬旭董鬱悶地說道。自己請他當客座教授,就是想他到學校給學生們上課,再和自己交流下醫學方面的見解。

怎麼能一節課都不上呢,要是那樣的話,自己請他做客座教授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再說了,就這麼事情都不坐,就給他掛個客座教授的頭銜,學校里的其他領導也不會同意的。

畢竟這個客座教授,也要學校領導一起討論通過後,才能審批的,可不是自己一個人睡的算。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