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鄉土懶人

系統之鄉土懶人 第九十一章 鬱悶的陳公子

作者:鄉土宅男

本章內容簡介:被人打傷了,不過我現在一看,陳公子你好像根本沒有受傷的樣子,這裡面是不是有些誤會埃」 兩邊都是有背景的人,王大富想做好人,讓這個事情和平解決掉,這樣的話,自己那邊都不得罪,兩邊都賣人情。...

「葉先生這是我的工作疏忽,讓這樣的敗類混跡光榮的警察隊伍,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跟進,這樣的敗類絕對清出警察隊伍。」

王大富歉意地對葉榮耀說道。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必須讓這個葉榮耀滿意,從現在的情形看,如果這位葉榮耀不滿意的話,自己將會處於一個非常被動的位置,想晉陞縣政法書記的難度變大很多。

「王局長,你怎麼可以這樣處理事情呢,我是受害者,是這個人打了我,你不處理也吧,竟然還偏袒他。」

陳嘉南完全沒有想到在這個時間點上,這個縣警察局局長會出現,而且很明顯是在偏袒這個葉榮耀,這讓陳嘉南有些不可接受。

「原來是陳公子啊?你怎麼在審訊室啊?」

本來王局長想裝做沒有看到這個陳嘉南的,沒想到這位陳公子還是自己跳出來。

這位陳公子,王大富倒不怎麼在意,可是他老子陳天凱的面子,王大富不能不給,畢竟人家經常是市長、市委書記的座上賓,而且華陽集團可是縣裡的第一納稅大戶,縣委書記也非常重視。

更何況自己警察局每年都收人家華陽集團的不少好處,王大富也不願意過分地得罪這位陳嘉南陳公子。

「王局長,我是受害者,我是來指證的。」陳嘉南說道。

「這樣啊,我聽人說陳公子被人打傷了,不過我現在一看,陳公子你好像根本沒有受傷的樣子,這裡面是不是有些誤會埃」

兩邊都是有背景的人,王大富想做好人,讓這個事情和平解決掉,這樣的話,自己那邊都不得罪,兩邊都賣人情。

「王局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受不受傷,是醫院的醫生說的算,如果你一眼就能看出我受傷了,王局長你豈不是成神醫了,王局長,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是認為我陳家好欺負,要偏袒這個小子嗎?」

陳嘉南不客氣地說道,有華陽集團給自己撐腰,有自己父親給自己撐腰,陳嘉南不怕這個王局長。

「那不知道陳公子哪裡受傷了?」

王大富有些不耐煩地問道,要不是看在他老子的份上,王大富早叫人把這個陳嘉南趕出去了。

「我被打出了腦震蕩,這是醫院的證明。」

陳嘉南拿出醫院的證明資料給王大富看。陳嘉南相信自己只要拿出醫院的證明資料,王大富也不好在偏袒這個葉榮耀了,要不然自己老爸把這個事情往縣委、市委一捅,他王大富這個縣警察局局長的位置就不穩了。

孰輕孰重,陳嘉南相信這個王局長自己會掂量的。

「腦震蕩,有沒有這麼誇張啊,你乾脆說自己被打出精神病好了。」葉榮耀氣憤地說道。

這個陳嘉南竟然讓醫院做假證明,這是要把自己往死了整埃

「你才神經病,你……」

陳嘉南指著葉榮耀氣憤地罵道。陳嘉南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罵「神經脖,不發飆才怪呢。

「逆子,你還不給我閉嘴。」

不等陳嘉南罵下去,從審訊室里走進一個人中年男子,對著陳嘉南就一陣大罵。

「礙…,爸?你怎麼來了?」

陳嘉南完全沒有想到在這個時間點上,居然會看到自己的父親出現在警局之內,不由得失聲叫道。

陳天凱則是面沉如水,只是簡單的看了眼自己的兒子的情況,沒有說話。而是讓了個位置,讓身後的人走進來。

這是一位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四十多歲的樣子,身後還跟著一個秘書一樣青年男子。

陳嘉南覺得這位中年男子有些眼熟,但卻一時間不知道是誰的中年男子一臉陰沉的走了進來……

「書記您好,您來了。」

王大富一眼認出在陳天凱後面的是陽平縣的縣委書記,立即激動地走上前問好道。

「書記?這個中年男子好像是陽平縣的縣委書記汪長博。」

陳嘉南立時一陣不受控制的暈眩,本能的便感覺到不妙。

還在審訊室里那個做筆錄的警察,這時候傻眼了,為了這個農民,縣委書記都來了,這個警察再傻也明白了,這次大家踢到鐵板了。

「爸……」

這時候,已經明白情形不對的陳嘉南,有些膽怯地來到自己父親的身邊小聲地叫道。

「你給我閉嘴,看你惹出的事情。」

陳天凱瞪了眼自己的兒子說道。說真的陳天凱也鬱悶的要死,聽自己兒子的話,自己原本以為打傷自己兒子的是一個沒有什麼背景的農民,於是通過關係給縣警察局施壓力。

縣警察局也快速破案了,也抓住了打傷自己兒子的人了,可是誰又能想的到,一個在自己兒子口裡開著電動三輪車的農民,竟然有那麼厲害的關係網。

要不是陽平縣縣委書記跟自己說這件事情,自己真的不知道打自己兒子的農民在市裡、省里都有那麼厲害的關係網。

陳天凱非常清楚,自己是很有錢,還掛著市人大代表、省政協委員的虛名,看是很風光,關係網雄厚。

其實陳天凱自己非常清楚,這些關係都不是很牢固,在自己風光的時候,這些人會錦上添花,但是一旦自己得罪什麼大人物的時候,這些人絕對不會雪中送炭的。

而自己眼前這個農民,才被弄進縣警察局幾個小時,省里、市裡就來了那麼多電話,這個關係網比自己厲害多了。

陳天凱是個生意人,生意人最怕的就是得罪人,尤其是得罪有背景的人,所以一聽汪長博的電話,陳天凱也急了,急忙往縣警察局趕來。

「這位一定是葉先生吧,我是華陽集團董事長陳天凱,這是我的逆子,我這的逆子從小缺少管教,有得罪你的地方,我這個做父親的向你道歉。」陳天凱來到葉榮耀面前歉意地說道。

「道歉就免了,不要說我把他打成腦震蕩就好了。」

葉榮耀說道。葉榮耀也不想這個事情鬧大,畢竟葉榮耀自己清楚,自己就是農民一個,沒有什麼背景,自己認識那幾個大人物,根本沒有什麼交情,能打個電話過問下自己這個事情,也算是仁至義荊

自己也應該知好歹,有些事情見好就收,說真的,到現在為止,好像自己都不吃虧。

既然這樣,這個陳天凱的態度也很端正,本子冤家宜解不宜結的原則,這件事情也就算了,只要這個陳公子以後不再煩自己就可以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