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之鄉土懶人

系統之鄉土懶人 第六十三章 給動物取名

作者:鄉土宅男

本章內容簡介:p> 「算了,反正最近也沒有什麼事情,就辦他燒這桌菜吧,大家鄉里鄉親的,這點事情也沒什麼。」葉榮耀說道。 「老公,這白酒有了,還需要我做什麼嗎?」柳箐箐問道。 「不需要了,等會兒給旺...

「狗有狗寶,豬有豬寶,牛有牛黃,馬有馬寶,說白了,就是它們肚子里的胃結石而已,都是名貴的中草藥,因為是稀少,所以價格賣給的很貴。◇↓,」葉榮耀解釋道。

狗寶是生長在狗胃裡一種石頭樣的東西。多呈圓球狀或橢圓球狀,一般直徑15厘米,表面呈灰白色或灰黑色,略有光澤,並有多個類圓形突起。

質地堅重細膩,指甲一劃可見划痕。斷面為白色或牙白色,呈同心環狀層紋,近中心部較疏鬆,但多不能分離,氣微腥,味微苦,嚼之有粉性而無沙性感覺。傳統中醫認為具有降逆風、開鬱結、解毒之功能。

主治胸肋脹滿、食道癌、胃癌、反胃、疔瘡等,是多種良藥的重要原料。狗寶為我國傳統中醫藥材,自古與牛黃、馬寶並譽為\三寶\。

而牛身上的牛黃,又叫西黃、犀黃、丑寶。牛的膽囊結石,天然牛黃。

馬寶俗稱馬糞石、黃葯,為馬科動物馬胃腸中的結石,具鎮驚化痰、清熱解毒之功效,主治驚癇癲狂、痰熱內盛、神志昏迷、惡瘡腫毒及失血等症。

豬寶是豬身上生長的一種結石,又名豬辰砂,是一種名貴緊缺中藥材,是豬膽囊、膽管、肝管等臟器中的結石,外形如同豆粒,或呈粉末狀,外觀呈粉紅色或棕褐色,表面有少許光澤,藥用功效類似牛黃。

「老公,你的意思這狗的肚子里有狗寶?」柳箐箐說道。

「對,絕對有。」葉榮耀很肯定地說道。

「老公,你不會要殺了這條狗取它身上的寶貝吧?」柳箐箐有些不忍地看著那隻可憐地趴在車上的大土狗問道。

「殺它,怎麼會呢,這可是我花了八百塊買來的,怎麼舍的殺呢,你也太小看你老公的醫術了。」葉榮耀搖搖頭說道。

「不用殺它,太好了。」善良的柳箐箐開心地說道。

「老婆,以後它們就是我們家裡的成員了,你給它們取個名字吧1葉榮耀提議道。

「好啊,我最喜歡給小動物取名字了。」

畢竟才是十九歲的小女孩,特別興奮,稍微想了一會兒,柳箐箐就想好了名字,「老公,這位鸚鵡,我們就叫它櫻櫻好了,這隻小狗狗就叫它小白,這隻土狗既然給我們家帶來寶貝,我們就叫它旺財,你覺得怎麼樣?」

「挺好的,都挺好記的。」葉榮耀對柳箐箐給這三隻動物取的名字沒有什麼異議。

就這樣這兩狗一鳥,就成了葉榮耀院子里的一員了。

給這些家裡的新成員簡單地餵了些食物,把「旺財」和「小白」分開放置后,葉榮耀提著裝有鸚鵡的籠子往廚房而去,葉榮耀準備吃完飯,順便把鸚鵡的舌頭修剪一下,那樣有利於它學說話。

……

「老公,你這樣把鸚鵡的舌頭修剪了,它不會有事吧1

柳箐箐有些不放心地看著被自己男人修剪了舌頭,嘴上還在流著血的鸚鵡,擔心地問道。

「沒事,鸚鵡的恢復力很不錯的,等會兒我再給它針灸一下,過一個晚上,明天基本上就可以正常吃東西了。

葉榮耀說道。今天葉榮耀除了買了這三隻小傢伙外,還專門開車到縣城最大的藥店買了一套銀針,畢竟自己身邊帶有一套銀針,遇上突發事情也不至於措手不及了。

「那就好。」

聽自己男人這麼一說,柳箐箐算是放心了,柳箐箐可是有些捨不得「櫻櫻」這個小傢伙死去。

……

第二天早上,葉榮耀沒有開車都縣城賣菜,一是後院的菜已經沒有多少了,葉榮耀也不急著賣掉;二是葉榮耀想趁著下午去玟州前把「旺財」身上的東西給取出來。

葉榮耀從屋裡搬出兩張長凳子,想了想對站在院子里逗著「小白」玩的柳箐箐說道:「老婆,你幫我去成叔那裡買三斤白酒來。」

葉榮耀嘴裡的這位成叔,全名叫葉天成,也是整個桃源村唯一一家小賣鋪的老闆。

「買白酒幹嘛?」柳箐箐不解地問道。

「這不是要給旺財動手術嗎?咱們沒有麻醉藥和消毒的酒精,就用白酒代替好了。」葉榮耀解釋道。

「哦。」

柳箐箐應了一身,就往院子外面走去,身後跟著三個來月大的「小白」,經過昨天晚上葉榮耀的特殊馴獸,這個小傢伙已經完全熟悉了這個新家,跟葉榮耀和柳箐箐特別地親近,一些簡單的命令,它都能聽的懂。

在這一點上不得不說,高品質的狗在先天上比「華夏田園犬」聰明很多,而「小白」又是高加索狗和聖伯納狗雜交的品種,可以說把它父母的優良血統都繼承了。

十幾分鐘后,柳箐箐從成叔那裡買來了五斤裝的白酒。農村這種白酒,大部分都是自家釀的,雖然味道上比不上市場上那些幾百、上千一瓶的白酒,但也差不了多少,農村人特別喜歡喝,最起碼的,不會有什麼工業酒精,喝著放心。

「多了兩斤?」

葉榮耀有些疑惑地看著自己老婆問道。不會是自己老婆多買兩斤酒讓自己喝吧?可是自己答應過她,在家裡除非來客人,否則自己滴酒不沾來的。

「是成叔硬多給的,還不收錢。」柳箐箐無奈地說道。

「不會吧,他那個小氣鬼,捨得不要錢白送?」

葉榮耀非常吃驚地問道。要知道葉天成可是村裡出了名的吝嗇鬼來的,哪裡會白送五斤白酒給自己啊,雖然說也就二十來塊錢的東西,可葉天成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埃

「當然不是白送的,他家兒子不是過幾天要訂婚嗎,他想請你幫著整幾桌菜,連我拒絕的機會都不給。」柳箐箐無奈地說道。

「這個成叔太會算的,這五斤白酒就算勞務費了,算我給他白乾活了。」葉榮耀有些無語地笑道。

「那倒不是,他怕到時候請不到你,提前下定金,等辦完酒席會包一個大紅包的。」柳箐箐笑笑地說道。

「算了,反正最近也沒有什麼事情,就辦他燒這桌菜吧,大家鄉里鄉親的,這點事情也沒什麼。」葉榮耀說道。

「老公,這白酒有了,還需要我做什麼嗎?」柳箐箐問道。

「不需要了,等會兒給旺財做手術,你帶著小白到後院去,我怕你看了害怕,畢竟血淋淋的。」葉榮耀說道。

「哦……」

柳箐箐應了聲,就帶著小白出後院了,雖然柳箐箐很想看自己男人怎麼給「旺財」動手術,只是柳箐箐她暈血,見不得血淋淋的場景。

葉榮耀拿著五斤裝的白酒來到「旺財」的身邊,也沒有跟它廢話,也不管它喝得下,喝不下,直接把五斤裝的白酒灌了三斤多金「旺財」的肚子。

三斤多的白酒下肚,「旺財」醉醺醺地搖頭晃腦幾下,就直接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