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好媳婦 散文詩詞

重生好媳婦 第五百八十二章 大結局

作者:果子姑娘

本章內容簡介:的人把持才行。 當時謝軍自告奮勇,說自己一定會幫張翠蓮暫時度過這個難關。沒想到這一過就是兩年,看見謝軍特別有工作熱情她也是不意思讓老爺子歇一歇。 不過好在他不做賬,只是每天來貨的時候檢...

第五百八十二章大結局

兩年之後……

張翠蓮也沒想到原來當初付鑫的一句戲言,最終成就了一番事業。.La

顧致城給這個「擼串店」取名叫做「大金山」,說是他自幼有一個美好的夢想。那個夢想取自於《北京的金山上》,說他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去金山成為一個保家衛國的戰士。

雖然長大之後發現自己即便當了兵也不可能去北京,這個美好的理想就掩藏在心底。誰知道後來跟張翠蓮說起這件事兒,張翠蓮毫無留情的將他多年的美夢給毀了。

「她說這首歌是一首藏語歌曲,金山就是一個將北京比喻成為神山的一個描寫手法。」大概就是這個意思,顧致城也不能將當年他老婆說的話都複述下來。

張翠蓮已經不記得自己曾經說過這話,更沒想到給幼年的顧致城同學造成了傷害。

所以大家非常不理性的將這個飯店的名字叫了「大金山」。用張翠蓮那帶著文藝范的話說,這是顧致城的一種情懷。雖然誰也不知道這個情懷到底是用來幹嘛的。

不過大金山有今天這個成績,一則是付鑫確實是喜歡擼串。為了有更好的口感,他吃遍了省城的大街小巷。稍微有點名氣的或者是地理位置比較好的,經營超過一年以上的都會在他的《武林秘籍》中登記造冊。

上面羅列著大大小小燒烤店的特色、口感、價位以及經營上的優缺點。這對飯店經營人張翠蓮來說,簡直就是至高無上的競爭寶典。

正因為有了這個吃貨,大金山將擼串發揮到了極致。有燒烤式、麻辣串串香、涮鍋毛肚式三種,每一種都有自己獨特的醬料。就算是燒烤式也有兩種風味,一種是傳統的燒烤另一種是腌制之後的燒烤。

另外就是蔬菜,但凡能進嘴巴里的蔬菜這裡都搬到了烤盤上。

還有一點就是點心小吃流水式服務,海量的瓜子、蝦片、時鮮水果免費供應。還有南瓜粥、酸梅湯兩種飲品無限暢飲。

這種方式是張翠蓮取自於自助餐經營模式,這裡的消費看著便宜可實際上要比自助餐更貴一些。人們會更喜歡這種免費的人性化的小吃,成本不高但是能夠取悅顧客。

如今開業不過兩年的光景,已經是省城燒烤界的扛把子了。提起「大金山」還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每逢周末都需要叫號排隊才能吃上飯。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更因為這種火爆場景,更加吸引人過來品嘗。

「哎呦我的天啊,干餐飲簡直是要累死個人了。」張翠蓮每天回家都要說上一句,一邊捶著肩膀一邊甜蜜的抱怨。

董麗華看著花花在鋼琴前彈琴,這邊用鉤針給她弄一個毛襪子穿在腳上。花花比她哥哥還淘氣,平時喜歡光著腳在地上跑來跑去,董麗華擔心她腳涼。

看見張翠蓮累的癱軟在沙發上,不由得笑道:「天天都累抱怨一句,你說你也不嫌累。真要是想休息了,就留在家裡面好好的歇兩天。你看看你爸每天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卯足了勁上班去。」

自從張翠蓮請來的那個採購員被人發現他做假賬、受回扣、購買不健康的肉的時候。張翠蓮就意識到,這個崗位上必須有一個信得過的人把持才行。

當時謝軍自告奮勇,說自己一定會幫張翠蓮暫時度過這個難關。沒想到這一過就是兩年,看見謝軍特別有工作熱情她也是不意思讓老爺子歇一歇。

不過好在他不做賬,只是每天來貨的時候檢查檢查。最主要的是他親自挑揀每一頭羊,牛肉也是他去挑選然後帶到后廚,員工們才進行加工的。

跟他一樣閑不住非要過來幫忙的還有安榮,這次也不知道怎麼平時根本不插手張翠蓮的工作。現在成為後勤部主任了,還必須要張翠蓮隱瞞她們是婆媳關係的身份。

張翠蓮也不明白這兩個人,家裡頭根本就不缺錢幹嘛放著自在的往年生活不去享受非要在飯店裡折騰。

兩年,顧致城這邊發展的也相當的不錯。雖然不敢跟那些個大的物流公司相比,但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品牌車隊。

張翠蓮沖著窗外發獃,被董麗華推了推。緩過神來問道:「啊?怎麼?」

董麗華憐愛的看著孩子:「你這個孩子怎麼還發獃了?你要是困就去睡覺1

張翠蓮不好意思的說道:「哎呦,走神了。」

董麗華輕聲道:「我是問你,小秋要結婚了。除了禮金,你說我送點什麼好1

「小秋婆家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你說咱們這樣的小門小戶別給小秋丟人1董麗華露出小心翼翼的表情,好像十分擔心會給顧致秋帶來不好的影響似的。

「沒事兒,小秋自有定奪1這個要去小秋的人叫做丁懿楠,年紀比小秋還要小三歲長的英俊瀟洒。家庭條件也非常的好,且沒有婚史是一個非常靠譜的小夥子。

誰都沒想到顧致秋的第二段婚姻會找到一個門檻這麼高的人家,就算是張翠蓮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倒是顧致秋自己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妥,許是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她的心就硬了起來。

從那日在穆晉南的婚禮上二人一見鍾情之後,兩個人很快就發展成為了情侶。可是之後就再也沒有了進展,顧致秋甚至說:「戀愛可以,結婚不行」的想法。

可把一心想要娶她回家的丁懿楠給愁懷了。顧家人一度以為是丁懿楠的家裡人不同意顧致秋,所以有意刁難不讓二人結婚。

沒想到丁懿楠也是個奇葩,這些年相親無數次成為了老油條但是就沒有一個看上去「有點感覺得」。

好不容易有了一個有感覺得,偏偏又是這樣的一個人。因為一段不愉快的過往,封閉內心拒絕開始。這些把丁家人也愁懷了,生怕丁懿楠也學她只戀愛不結婚可怎麼辦。

想到這裡丁家人簡直要愁白了頭髮,也虧得丁懿楠是個好脾氣的。最終求婚成功,不日將要迎娶進門。

「我想給她買一個手鐲,就買一個66g的龍鳳呈祥你覺得咋樣?你說是買一對啊還是買一隻呢?」董麗華拿不定主意,問著張翠蓮。

張翠蓮咋舌:「一隻66g是不是有點太大了,怎麼看都有點暴發戶的嫌疑。不如就是一對66g吧,克數也好龍鳳呈祥的寓意也好。」

看著顧致秋穿著帶著兩米長拖尾的潔白婚紗,挽著新郎款款走入殿堂。張翠蓮真是百感交集,她用眼角餘光都能看見安榮臉上那掩也掩不住的激動。

再看著老態龍鍾頗有疲憊之色的顧德海,也是頻頻擦拭眼角。看來顧致秋結婚,這對做父母的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來。

「小姑真漂亮1康康也忍不住讚歎,看著前面的兩個花童妹妹「顧翹」、弟弟「付華年」又忍不住擔心這兩個小傢伙「砸場子」。

張翠蓮看著兒子小大人的模樣,忍不住撲哧一笑。硬是將眼角的淚水逼了回去:「放心吧,她們倆昨天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呢。不會惹禍的1

康康見二人將流程完美的走完,這才鬆了一口氣。轉過頭對張翠蓮道:「乾爹也快結婚了吧,結婚的時候不會還要翹翹去當花童吧。她這個性子太脫跳了一些,真不讓人省心。」

張翠蓮好笑道:「結婚?還早著呢1

康康伏在張翠蓮耳邊耳語幾聲,張翠蓮側過頭有些激動又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呼:「啊?在幼兒園裡當著一群小孩跟她求婚?我的媽呀,付鑫還能幹出這樣的事兒來呢?」

康康得意洋洋:「那你看看,這可是你兒子親手策劃的。要是等他自己,猴年馬月才能把蔣老師娶回家埃真是不讓人省心1

張翠蓮一時無語,真想問一句:付鑫腦子進水了才會讓你一個小屁孩策劃什麼求婚吧。

不過她聰明的沒有跟兒子說這話,怎麼好打小一個孩子的性質呢。再說付鑫求婚成功,大喜之日也就不遠了。那康康還真是一個功臣,能娶到付華年的幼兒園老師蔣老師也是不容易埃

2006年11月日凌晨,顧致秋接到葉紅的電話。說顧德海半夜突發心梗被送到醫院,全家人觸動從省城趕往q市。

幸好發現及時,顧德海被救了一條命。但是人已經非常虛弱,大部分器官都有衰弱的現象。醫生說即便是出院了,後面的這些年也是難以離開床榻。

張翠蓮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葉紅母子二人消失的無影無蹤。倒是安榮一直坐在顧德海的床邊,不斷地用毛巾擦拭顧德海的身體。

「翠蓮1顧致城兄妹二人臉色難看,對著張翠蓮招了一個手。

「出了什麼事?」張翠蓮心底隱隱擔憂起來。

顧致城露出一個難以啟齒的表情:「紅姨走了,把聰聰丟在護士站就跑了。」

張翠蓮並沒有驚訝,好像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樣子。反問道:「她捨得丟下聰聰么?」

顧致秋氣惱道:「我剛才給她打電話,她竟然說這也是無奈之舉。她一個人養活不起聰聰,既然聰聰是老顧家的種,就還給老顧家吧。她跟他兒子過日子去了,讓我們別去找她了。」

是看著顧德海沒有指望了,所以跑了吧。張翠蓮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這也是難免的,就算是找到她又能怎麼樣。」

張翠蓮看向病房裡,安榮還在為顧德海忙碌著就忍不住心酸。顧致城挽著她肩膀說道:「現在也只能是我們跟小秋來撫養這個孩子了,總不可能把他丟了吧。」

「暫時還是別跟媽說了,等爸爸好一點看看怎麼解決吧。」家裡沒有多少錢只有一套房子。到底葉紅有沒有貪那套房子,現在也不得而知。

張翠蓮想起自己電腦里,那份小說改變影視作品協議不由得感慨:「現實生活總是要比小說複雜的多得多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