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431章 諸旋兒的弟弟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我定不會輸你1水孤城冷冷道。 凌寒聽說過天驕戰的規則,在這樣的戰鬥中不允許使用丹藥、靈器,以避免不公平的競爭。但靈寶閣會準備大量的兵器,全部由五階材料打造而成,雖然不是靈器,卻是堅固無比,足...

? 凌寒展顏一笑,道:「還真是謝謝了1

那隆少洋洋得意,但一個念頭還沒有轉過來,卻只覺眼前一黑,地一下,自己的臉就撞到了桌子上,巨大的衝擊力之下,整張桌子都是四分五裂,而臉上也是糊滿了湯汁。

「大膽1四名僕從同時怒喝,紛紛向著凌寒抓了過去。

,凌寒瞬間打出四拳,那四個僕從頓時手捂胸口,臉色發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覺一口氣怎麼也回不過來,難受得無法形容。

「操,讓你們囂張1季德容沖了上來,對著這四人就是一番拳打腳踢。

他被封印了修為,因為端菜慢了,而且天驕榜上的高手嘛,難免傲氣,結果便被那年輕人命人狠踹,若非有神台境的元力淬鍊了身體,現在絕對是重傷了。

這虎落平陽被犬欺啊,你讓他能不生怒嗎?水孤城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只是他沒有季德容那麼衝動而已,更不屑與幾個僕從一般見識。

凌寒想了想,伸手一拂,解開了季、水二人身上的禁制,道:「看在你們這十天表現不錯的份上,賬就算清了。」

水孤城二人兀自有些不信,直感覺到體內洶湧的元力時,這才如夢方醒。他們都是萬分感慨,這十天元力被封,如普通人一般,讓他們品味到了不同的人生滋味,似乎在武道上都有了更深的體悟。

「王八蛋,居然敢傷本少?」隆少爬了起來,嘴角上還掛著一塊蘿蔔。滿臉湯水,充滿了憤怒的表情。「你知道我是誰嗎?」

「聽到這種熟悉的腔調,我就能猜到。你有個很厲害的哥哥,又或者是老子吧。」凌寒笑道。

「錯了,我有一個無比厲害的姐姐1隆少傲然說道。

啪,他又被凌寒一巴掌拍翻到了地上。

「真是學不乖的白痴1凌寒搖了搖頭。

季德容看著那年輕人,兇相十足地道:「寒、寒少,將這小子交給季大、不,交給我解決怎麼樣?」他舔了一下嘴唇,雙眼生火。

這年輕人不過湧泉七層,而他居然被這樣的小人物虐了一回。此仇不報還是人嗎?相比之下,他反倒對凌寒很是服氣,對方的實力確實杠杠的,他打不過。

「你們敢1隆少大聲叫道,「我姐姐可是諸旋兒1

「咦1

季德容和水孤城都是驚呼,諸旋兒啊,不但美冠北域,更有北域年輕一代第一人之勢,未來的成就可能不止於靈嬰境。

得罪了誰都不能得罪諸旋兒。因為她的影響力太大了,只要登高一呼,多少俊傑願意為她赴湯蹈火?

,隆少又被凌寒一巴掌拍到了地上。

「叫什麼叫。賠錢1凌寒惡狠狠地道。

「賠錢?賠什麼錢?」隆少顯得十分訝然,他明明是受害者好不好?

「你把我店裡的桌子撞壞了,不要賠錢?」凌寒惡狠狠地道。

「明明是你把我的頭撞到桌子上的1隆少弱弱地道。

地一下。得,他又撞到了地板上。生生砸出了一個窟窿來。

「好大的膽子,居然又把我家的地板撞壞了1凌寒森然說道。

隆少只覺冤枉之極。明明是他在被揍,為什麼還要受到指責?但連續被撞了幾下之後,他也算是認清楚了,凌寒比他還要囂張霸道,還要蠻不講理。

他這種人平時囂張,可最怕的就是被人凶過頭,現在幾次三番被凌寒蠻不講理地痛揍,終是讓他怕了。

「我賠1他乖乖地道,「要賠多少?」

凌寒劈手就將他手上的空間戒指摘了過去,直接抹去了對方留下的神識,然後往裡面一掃,裡面居然有幾千的元晶,他不由一笑,道:「就這麼多吧,我也不嫌少了。」

「你簡直在搶劫1隆少委屈地說道。

「嗯1凌寒拿眼睛一瞪。

隆少連忙搖頭,道:「該!該1

「你可以滾了。」凌寒隨手一甩,將隆少丟了出去,那四個僕從也是如此。

「走著瞧,我一定會回來的1隆少在跑得遠遠之後,丟下了一句場面話,然後又拔腿狂奔。

凌寒不由大笑,二世祖就是二世祖,只會狐假虎威。

「凌寒,二十天後,天驕戰再見,我定不會輸你1水孤城冷冷道。

凌寒聽說過天驕戰的規則,在這樣的戰鬥中不允許使用丹藥、靈器,以避免不公平的競爭。但靈寶閣會準備大量的兵器,全部由五階材料打造而成,雖然不是靈器,卻是堅固無比,足以支持得起神台境的力量衝擊。

在水孤城想來,自己可以贏他是因為魔生劍的關係,因此天驕戰時不允許動用靈器,他自然有了勝算。

凌寒懶得解釋,只是揮了揮手,到時候就讓虎妞蹂躪他就好了。

季德容也連忙撒腿就跑,被凌寒折磨了十天之後,他算是對凌寒充滿了忌憚,自然要與這個惡魔保持距離了。

……

隆少,大名諸隆星,確實是諸旋兒的弟弟,其實武道天份也不錯,只是和諸旋兒卻是相去甚遠,而且性格中也沒有對於武道的狂熱追求,因此只是吃喝玩樂,目前僅止湧泉七層的境界。

他哪肯吃下這麼大的悶虧,立刻跑去找人助拳,而第一選擇就是最近與他稱兄道弟,打得火熱的劉啟元。

來到聽雨樓,劉啟元十分熱情地接待了他,好酒好菜,還有美女歌伎相陪,給足了他面子。

「啟元哥,我今天被人欺負了。」喝了幾杯酒後,諸隆星就再也忍不住,向著劉啟元訴起了苦來。

「什麼,在這個極陽城內還有人敢欺負我劉啟元的兄弟?你說,是誰這麼大膽,我替你砍了他的狗頭1劉啟元立刻拍著胸脯說道。

「多謝啟元哥1諸隆星連忙道謝,「我打聽過了,那傢伙叫凌寒。」

噗!

劉啟元頓時一口酒噴了出來,直接糊了諸隆星一臉,讓諸隆星滿臉的不解,這好端端地你噴我一臉酒是幾個意思?

「咳!咳!咳1劉啟元不斷地咳嗽,連忙喝茶壓驚,抱著萬一的希望道,「不會是忘不了的凌寒吧?」

「就是那傢伙1

噗,劉啟元再噴一口,奇准,又糊了諸隆星一臉。

諸隆星:「……」

一萬隻草泥馬奔過,真是日了狗了,噴我一回就算了,跟你有仇是不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