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428章 再找水孤城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要比季德容好多了,身材修長,儀錶堂堂,古銅色的皮膚如同抹著油似的。 「咦1他一跑出來就發現不對了,季德容居然像是死狗似的拖在了地上。 這這這,怎麼可能! 他向著凌寒看去,論實力...

?「有意思1客棧的三樓中,有一扇窗戶打開,現出一個長身玉立的男子,差不多三十歲的年紀,但英俊無比,髮絲烏黑而又濃密,屬於讓女人一見都會發狂的超級美男。

雨崑崙,天驕榜上的第一名,但剛過三十,無法參加今年的天驕戰了。

「師妹,此人當是你在天驕戰的勁敵了1他扭頭說道。

窗邊還站著一名女子,身姿綽約如仙,凹凸分明,讓人眼饞。她的臉上蒙著一層薄紗,可以隱約看到她絕麗的容顏,黑髮如瀑,膚如美玉,讓人心動。

她看著底下,不屑道:「一來季德容大意了,完全沒有想到一名靈海九層的人會擁有神台境的戰力,二來,季德容的戰力也不過十星。」

「師妹真是壯志凌雲,十星戰力在你眼內居然也只是『不過二字。」雨崑崙大笑,看向那女子的眼神中有明顯的愛慕。

這是大悲宗新近崛起的超級天才,名為華映菡,現年只有二十二歲,可修為卻已經達到了神台三層!她沒有參加上一屆天驕戰,是因為當初她的境界太低了,直到兩年前才突然強勢崛起,以驚人的速度一路晉級,驚動了大悲宗的高層,現在已經被列入重點培養的核心弟子。

雨崑崙此次前來,一是觀戰,二來也是給華映菡做護花使者。

華映菡對於雨崑崙愛慕的目光只若未見,她的心志太高了,哪怕雨崑崙乃是天驕榜的現任第一都無法讓她心動,她的偶象是中州的那些天才。

聽說前兩個月還有一位中州的天才現身,在暗魔森林中大戰金血魔猿,將老一輩生花境強者都是遮掩得黯淡無光,那才叫人中之龍!

……

遠處的一座高樓上,沈中城的手不由地按到了劍柄上,看向凌寒的目光中充滿了戰意,他已經跨進了神台境——既然沒能得到天運石,那他將境界修到圓滿自然也只有突破了。

這個少年,值得一戰!

……

更遠處,一個身材肥胖的少年擠在人群中,悄然出手,卻是將一名神台境年輕人手上的空間戒指悄無聲息地摘了下來,他走到一邊,嘿嘿一笑,道:「我那黑黑的兄弟,似乎越來越強力了1

……

「凌寒,又見面了。」又一座高塔上,嚴天照的身形出現,此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赫然是神台巔峰,他的雙眼中有綠色的光芒閃動,衍化著各種脈紋,詭異無比。

……

凌寒將季德容拎了起來,一甩手,吸血元金已經祭出,綁住了這矮子的雙腳,然後往回走,嗤啦,季德容便如同抹布似的,被他拖著走。

眾人都是直抽牙,那可是神台境的高手啊,而且還是天驕榜上的存在,未來只要不殞落必入生花!

把人家當成死狗一般拖拽著,這樣真得好嗎?

凌寒卻是完全沒有在意,生花境他又不是沒有得罪過,數一下:傲風是一個,九雲長老是一個,妖回月又是一個,還怕一個未來才能成就生花的人嗎?

他現在要去找水孤城,既然這兩人將他的酒樓打壞了,還傷了他的夥計,那麼在他的夥計傷好之前,這兩個傢伙就得給當他跑堂的小二!

季德容挨的這一腳還真是重,被這麼拖著居然還沒有醒過來,還好,神台境不斷以元力淬鍊身體,絕對是皮粗肉厚,這樣拖著也沒事,否則早就血肉模糊了。

凌寒打聽著水孤城的去向。

看他還拖著一個人,被問到的人有些怕麻煩,不敢告訴他,有些卻是唯恐天下不亂,欣然告訴了他水孤城的下落,甚至還主動帶路。

水孤城現正在聽雨樓中逍遙。

聽雨樓,這是城中一處極奢侈的銷金窩,不過因為可以用金銀結賬,對於武者來說倒是不算什麼,再多的金銀那也是身外之物,自然要用來找樂子的。

凌寒拖著天驕榜上現任排名二十一位的高手當街而行,這自然引起了轟動,吸收了越來越多的人跟在後面,一路嘻嘻哈哈的,這樂子真是太大了。

「這少年是誰啊,居然可以打敗季德容?」

「不清楚,不過,他也不是實力真比季德容強,而是季德容太大意了,才會為他所乘1

「可再大意那也是神台境啊1

「說起來,白衣劍王不也是以靈海九層的修為打敗了好幾個神台境?」

「那些神台境豈是季德容可比,而且又過去了一年,季德容的修為怎麼也提升了一大截,絕對不該被靈海境所敗。」

「說得我越來越好奇了,這少年究竟是誰?」

眾人議論紛紛,都是好奇無比,這麼妖孽的少年怎麼就突然冒了出來?顯然,新一屆的天驕榜上必然會有凌寒的一席之地,而且排名絕不會低,甚至超過白衣劍王三年前的高度。

——一來凌寒更強,二來有許多人年過三十下榜了嘛。

凌寒在前,眾人在後,這隊伍還真有些浩浩蕩蕩,一路來到了聽雨樓。

「水竹竿,給我滾出來1凌寒仍是如此叫道,他的聲音如同雷鳴,哪怕絲竹歌舞再怎麼大聲都是掩遮不祝

「季德容你個王八蛋,你想打架,我可以奉陪,但多等上一個月你會死啊1水孤城怒氣沖沖的聲音響起,不一會他就沖了出來。

水孤城的賣相可要比季德容好多了,身材修長,儀錶堂堂,古銅色的皮膚如同抹著油似的。

「咦1他一跑出來就發現不對了,季德容居然像是死狗似的拖在了地上。

這這這,怎麼可能!

他向著凌寒看去,論實力他其實和季德容在伯仲之間,差別真是太小了,要是凌寒可以擊敗季德容,那自然也能擊敗他。

誰想當眾出醜?因此若非迫不得已,他可絕不想和凌寒開戰。

「少年,我哪裡得罪你了?」水孤城正容說道。

凌寒哼了一聲,對著季德容就是一腳踹了過去,道:「你和這個白痴在街上打架,打爛了我酒樓的牆壁,還壓傷了幾個夥計。現在正是用人荒的時候,我只好把你們抓回去,給我做上一個月的店伙了。」

眾人一聽,都是嘴角抽搐,為了這麼芝麻綠豆般的小事,居然將一名天驕榜上的高手打成了死狗,想來季德容知道的話,必然會罵娘不止。

什麼時候天驕榜上的高手這麼不值錢了,居然和普通的店伙並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