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417章 找陪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他還想藉助對方的手來磨礪一下自己,讓自己儘快破入靈海九層。 他一路走,一路刻,相信以丁~元心的能力應該能夠循蹤找到自己。而虎妞有樣學樣,也在樹上刻了起來,只是別看她長得粉雕玉琢,可刻出來的字...

凌寒只留下了一小塊黑石,其他的則全部給小塔拿去修復自身,就那麼一瞬間,整塊黑石便化成了飛灰,裡面的混沌本源已經被小塔抽取光了。

他不由想,要是修羅魔帝進入黑塔的話,那他就算得到了超大塊的混沌源石做身體又有什麼用,絕對是瞬間就被抽成了灰燼

凌寒並沒有立刻去赤虹寒冰草那裡,他現在還只有靈海七層,得再等等,達到靈海九層了再去。

現在去那裡的話,也只是坐著乾等,這不合凌寒的性子。

因此,他和虎妞在森林中漫步起來,這裡還是有許多靈藥的,既然有時間幹嘛不去找找呢?收穫不錯,但沒過幾天,魔氣也消散得七七八八,越來越多的人湧進了這個區域,凌寒的收益也直線下跌了。

他摸了摸下巴,還是決定不能浪費時間,於是他在樹上刻了起來,寫道:「丁二狗,來追你家小爺氨

這句話自然是對丁~元心說的,他還想藉助對方的手來磨礪一下自己,讓自己儘快破入靈海九層。

他一路走,一路刻,相信以丁~元心的能力應該能夠循蹤找到自己。而虎妞有樣學樣,也在樹上刻了起來,只是別看她長得粉雕玉琢,可刻出來的字卻是歪歪扭扭,虧她還得意洋洋地撅著小屁股刻得歡,亂沒羞沒臊的。

僅僅只是過去了一天,果然,丁~元心就追來了。

「不得不承認,你還真是好大的狗膽」他冷然說道,目光中燃燒著怒火,這少年殺了他的弟弟。現在居然還敢主動挑釁,真要把他給氣死了。

「一般一般,世界第二。」凌寒笑道。

「一般一般。世界第一。」虎妞則是毫不謙虛地道,拍了拍小胸脯。

「你們」丁~元心怒吼。身形撲出向著凌寒和虎妞殺了過去,神台發光,將他拱托得有若一尊神靈。

凌寒哈哈大笑,挑劍出擊,頓時,八道劍氣縱橫。

看到這一幕,丁~元心自然大怒,對方就是靠他的壓力才邁進八道劍氣的境界。一想到這,他就怒火中燒,難道這小子嘗到了甜頭,又要將他當成磨刀石了。

不過,他盯著魔生劍,之前只知道這是一把極高階的靈器,讓他都有種心靈震撼的悸動,可後來看到這把劍竟能硬撼三生屍棺時,所有人包括他在內,自然都知道魔生劍絕不止六階甚至七階那麼簡單。

誰不眼紅?

「這把劍。歸我了」他冷哼道,出手如電。

凌寒全力以赴,向著丁~元心展開了反擊。但兩人境界差距實在太大了,他很快就被轟得傷痕纍纍,白骨都是現了出來。

還好,不滅天經太強大了,始終讓他的生機保持在驚人的旺盛之態,直到流血實在太多,連眼睛都開始花了,凌寒才開始逃亡。

一邊跑,他一邊取出人蔘等補藥狂啃。並用不滅天經恢復,且戰且退。並非潰敗似的逃亡。

這一戰,他拼盡了全力。但三天之後,他還是達到了極致,不得不躲進了黑塔。此時,他渾身幾乎看不到一塊好肉,哪怕有不滅天經的流轉,可受傷的速度遠遠大於恢復的速度,讓他一隻腳都跨進了死亡線。

他連忙運轉一滴不滅真液,恢復著自身,很快,血肉重生,他完全恢復了過來。

嗑了幾顆有助於修鍊的丹藥,他又捏爆了幾百塊元晶,頓時,無盡的元力將他包裹,他貪婪地吸收著,修為蹭蹭蹭地往上升。

這一修鍊居然就是兩天兩夜,當他結束修鍊的時候,已是悄然邁進了靈海八層。

「很好,這個陪練不錯,恐怕再過一個月,我不但可以達到靈海九層,甚至還能衝上九層巔峰」凌寒喃喃說道,也不怕這話被丁~元心聽了得多麼鬱卒。

「走,找陪練去。」凌寒繼續留字,虎妞則是笑嘻嘻地幫忙留言,讓她那不堪入目的字跡禍害著這片森林。

又過去了兩天,丁~元心果然又追了過來。

「靈海八層」在凌寒的身上掃過一眼之後,丁~元心頓時驚呼出聲,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氣急,這小子還真把自己當成了陪練,不但磨練出了第八道劍氣,現在更是跨進了靈海八層。

要是再陪這小子練下去,對方是不是將以如此恐怖的速度邁進靈海九層,甚至……直接跨過神台境

他真得有些怕了,凌寒的戰力太妖孽了,說不定一入神台就有與他分庭抗禮的資格,這親手促成一個致命的對手,這讓他情何以堪?

可這小子殺了他的弟弟,他能就這麼放過嗎?

殺,一定要殺,至少現在這小子的實力遠遠不如他

丁~元心這是不知道凌寒還有黑塔,在性命上有一層最後的保障,否則他肯定掉頭就走。就像和容還玄打一樣,人家最後可以往三生屍棺里躲,至少生花境拍上一掌都把自己差點弄死了。

「可敢與我死戰?」丁~元心激將道。

「你腦子有病啊,我才靈海八層,你是神台九層,我跟你死戰,白痴」凌寒搖頭,卻是主動攻上,魔生劍展開,劍氣如虹,「你就乖乖做我的陪練吧」

「你妹」丁~元心憤怒無比,迎著凌寒狂攻而去,他之前幾次都是差一丁點就能把凌寒殺死,因此他還是對自己有信心的,只要凌寒的運氣稍微差了那麼丁點,他就一定能夠轟殺了對方。

可惜,他永遠都是差了那麼丁點。

再戰三天,凌寒再次以近乎瀕死的狀態進入了黑塔,引動一滴不滅真液后,他直接累暈了過去,待他醒來后,他連忙又開始修鍊。

進步明顯,他來到了八層中期,而更為難得的是,這次無限接近死亡,讓他對於生命和死亡有了更深的認知。

生命和死亡,這是一個對立,但生之盡頭是死亡,死亡的盡頭亦是生命,無限循環,有若太極。這符合大道,正是道生一,一生二。

有序和混亂,生命和死亡,光明與黑暗,這些對立和循環都可以追溯本源。只是凌寒現在的境界太低,他只有觸動,而根本無法領悟。

他將這樣的觸動放在了劍道上,明確自己要走的道路。

劍氣劍芒,人人都能修出來,但劍心不同,這是一種深華,需要有自己的路。

前世,劍帝走的就是王者之路,一劍出,整個天地都得在他的面前匍匐。落日刀皇走的是絕情之路,便是生命之源的太陽他都能毫不猶豫地斬落下來。

他要走的是什麼路?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