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387章 研究陣法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都是完全不同。 凌寒鑄成七根鐵棍,那也是有講究的,便是根據小天元靈蛇陣而來,只要他能夠將陣紋刻上去,那就能夠形成真正的陣眼,到時候撒在身邊,陣勢自成,可以起到防禦和攻擊兩種效果。 問題...

?凌寒雖然昨天寫出了上百本功法和武技,但並沒有全部交出來的意思,而三本陣法入門,再加上一門陣法也足夠他鑽研上一陣了。

因此,他決定離去,前往暗魔森林。

帶上虎妞,他雇了一輛馬車,此行要十來天的路程,因此還是雇上一輛馬車來充當腳力為好。

車廂中,虎妞有滋有味地啃著肉乾,而凌寒則是拿出了陣法基礎入門,翻看了起來。

很快,他就露出了肅然之色。

武道是一個修自我的過程,將人體自身視為一個大寶藏,挖掘出無窮的潛力。在武道界有這麼一句話,一人一世界。意思是,將武道修鍊到極致時,武者自身即可成為一個龐大的世界,擁有無上的威能。

陣道卻是恰恰相反。

這一道推崇天地自然之力,主旨是借用天地之力,化為己用。因此,這關鍵就在於如何借用天地之力。

要借用天地之力,需要有一個媒介,稱為陣眼。

陣眼可以是各種形式,比如劍、比如刀、比如旗幟。但也不是隨便什麼劍、石、旗都能充當陣眼,有著相當嚴格的要求。一是材料本身的質量,二是上面所刻畫的陣紋。

編寫這本陣法的人就喜歡以旗為陣眼,稱為陣旗。陣旗如武道一樣,分為十階,不同級別的陣旗所布置的陣法,威力也各不相同。:

高階陣旗可以用來布置低階陣法,但反過來卻不行,高級陣法一定需要高階陣旗來布置,否則陣旗根本無法承受引動而來的天地之力,瞬間就會爆掉。

因此,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找到合適的材料做成陣旗、或是其他的陣眼,然後再來討論陣法的布置。

凌寒躍躍欲試,在經過一座大城市的時候,他花了三萬元晶,買了一塊紫紋金,就一斤多的份量,昂貴無比。

這是五階鑄器材料,可以打造靈海境級別的靈器,當然珍貴了,也虧得只有一斤多,不夠鑄成劍、刀等兵器,不然三萬元晶根本買不下來。

凌寒立刻進入黑塔,在這裡面,他可以召來熊熊烈焰,輕而易舉就把這塊珍金熔煉成七根小鐵棍,因為缺少材料,他沒有做成陣旗,反正重要的是刻下陣紋,至於是什麼形式的陣眼則完全無關緊要。

這是第一步,第二步則是在鐵棍上刻下陣紋,這是最最關鍵的,陣紋引動天地之力,什麼屬性的陣紋,擺出什麼陣法,形成的效果都是完全不同。

凌寒鑄成七根鐵棍,那也是有講究的,便是根據小天元靈蛇陣而來,只要他能夠將陣紋刻上去,那就能夠形成真正的陣眼,到時候撒在身邊,陣勢自成,可以起到防禦和攻擊兩種效果。

問題是,怎麼把陣紋刻上去。

這可不是畫畫,依著圖樣刻上去就成了,陣紋能夠引動天地之力,那是一種理解,就好像武道意志一樣,你懂了就是懂了,不懂那就是不懂,根本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想要烙印陣紋,得先理解陣法,因此,有些人理解得深刻,便是高階陣法師,有些人理解得粗淺,就是低級陣法師。

凌寒在前世就對各種陣法有所研究,當然,那時他研究得是怎麼破解,怎麼鑽陣法的漏洞,但這可以借鑒。更何況他還擁有天人境的神識和武道領悟,回過頭來研究低階的陣法那真是太簡單了。

他不斷地升起原來如此的感嘆,在陣法一道上精進迅猛。

五天之後,他把三本陣法入門書丟到一邊,隨便揀起一塊石頭,在上面刻起了陣紋來。

每一個陣紋都要一氣呵成,毫無停頓地完成,只要出現滯澀,那就會影響天地之力的運轉。一個陣眼最多出現三個停頓,否則就等於是報廢了。

四階陣眼,可以刻下的陣紋數量最少是九個,最多是十五個,都得擠在這麼一個小小的鐵棍上。而小天元靈蛇陣需要用到七個陣眼來布置,每個陣眼則是限致的十五個陣紋,在四級陣法中也能稱為上品了,從這點來說,殷紅還是相當公道的。

凌寒開始雕刻陣紋,當在一塊石頭上刻下十五個陣紋后,他仔細檢查,發現至少錯了八個,而且沒有錯的幾個,也是有許多的停頓。

沒事,他也沒有指望一下子就成為陣法師,慢慢來吧。

從極陽城出發的第十一天,凌寒終於到了暗魔森林的外圍,馬車夫不願再前進,待凌寒下車之後,立刻快馬揚鞭,趕緊離去。

這是一個極其混亂的地方,沒有被任何一個勢力佔有,可偏偏這個地方盛產靈草,吸引了大量的勢力進入採藥,巨大的利益之下,這裡經常爆發衝突,流血、死人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暗魔森林沒有主宰,但有四個相對比較強大的勢力,因為就是在暗魔森林中發展起來的,相當於地頭蛇,哪怕冬月宗、獸皇宗這樣的大勢力也不會願意去招惹。

這四個勢力分別是血光樓、天蠶院、蝕骨殿和風魔堂,據說都有生花境的強者坐鎮。除了這四個大勢力之外,還有許多中型、小型的勢力,在夾縫中求生,甚至還想將四大勢力取而代之。

據說,好多中型勢力甚至得到了像冬月宗這樣的豪門扶持,但是真是假,誰也說不清楚。

四大勢力在暗魔森林中各有許多的營地,對外開放,相當於一座座壁壘,為採藥的武者提供保護。可人家絕非是做善事的,想要進入營地就得交錢——當然是元晶了,沒有元晶也能用靈草、煉器材料代替。

在營地中,任何人都不得動武,這是最基本的規矩,出去了,隨你打得斷頭亂飛都沒有關係。

凌寒隨意而行,整個人的心思卻全在陣法之上,經過這十天的研究,他對於陣道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與武道相配合的話,可以發揮奇效。

事實上,陣道與每一名武者息息相關,舉個最簡單的例子,靈器其實就屬於陣道,在上面烙印下武道意志,這是最最粗淺的陣紋。

但若是將陣紋也烙刻在靈器上,兩者結合,發揮出來的威力自然更強。

「兄弟,一個人啊,不如加入我們吧?」他走得慢,很快就被一支隊伍超越,有人向他遞出了橄欖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