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362章 段家的秘密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岳開宇和廣元同時轉身,只見門口處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身材中等,長相英浚雖然不復青春,可依然能夠秒殺一大片大媽。 「段正志」廣元雙眼圓瞪。 段正志微微一笑,摸著下巴,道:「廣元,...

城中的一戶大宅,大半夜的所有人都是居住在地下,而這個地方惡臭無比,甚至還有一條躺滿了屍體的河流,這怎麼都是透著古怪。

這些屍體是打哪來的

凌寒猛地靈光一現,道:「回去」

他當即而行,來到一扇門前,推開,裡面還是一副棺材。

岳開宇和廣元紛紛走了過來,一人問道:「你發現了什麼」

「今天早上,我們明明看到許多人從上面的屋子裡走出來,說明他們全部在這裡。可是我們現在卻沒有發現任何一個人,這是為什麼」凌寒反問。

廣元立刻臉色驚變,道:「你該不會懷疑,那些人藏在棺材裡面吧這怎麼可能,這樣的惡臭,光是聞著就要熏死了」

「於我們而言,這是惡臭,可對於某些人來說,這可是修鍊聖地。」凌寒淡淡說道。

「這怎麼可能」岳開宇立刻驚呼。

凌寒不語,只是手抓棺材,用力一推。

吱,棺材打開,現出一個人來,穿著光鮮的衣物,面目栩栩如生,完全不像是死屍。

「這是段府的人,白天我見過他」廣元說道,語聲都有些顫抖。他是靈海境,見過的人看上一眼基本不會忘記,更何況還是那麼「新鮮」,大早上的事情而已。

可大白天還是活人,晚上卻是躺進了棺材,渾身散發著惡臭,這讓人怎麼接受

「怎麼可能」岳開宇也低聲道。

可棺材中的人好像真得變得了一具屍體,完全沒有驚醒的意思。

凌寒搖搖頭。道:「只要和一個宗門扯上關係的話,那就有可能了。」

「什麼宗門」岳開宇驚問。

「千屍宗」凌寒肅然說道。

岳開宇臉色再變。想要反駁,卻是無力出口。

之前。確實從落月峽傳出了消息,說千屍宗死灰復燃。但仁者見仁,謠言止於智者,冬月宗可不相信早就消失幾萬年的千屍宗能夠再見天日。

可看到眼前這一幕,岳開宇不信也得信。

除了千屍宗,還有哪個勢力的人會與死屍為伴這樣的環境,正常人又怎麼可能住得下來

「這個宗門真得死灰復燃了」他蒼白著臉說道。

史上滅絕的宗門可說是數不勝數,但哪一個都沒有千屍宗這麼臭名昭著,而且還是遺臭萬年。被人一想起來都是咬牙切齒。

可見,千屍宗當年乾的事情有多麼天怒人怨。也是,人終有一死,可死後還要被挖出來當作屍兵,這誰能忍

「你說呢」凌寒看著棺材中的人,之前那副棺材他只是匆匆一瞥,但現在仔細看的話,便可發現這棺中人的身上有一道道屍氣的流轉。

一開始,他怎麼可能想到這會是千屍宗的分部

「立刻回山。把這個消息傳回宗門」岳開宇連忙說道。千屍宗真得捲土重來,這不但要傳回宗門,甚至還得昭告天下,動員全天下來對抗這個勢力。

否則。當千屍宗坐大了,那估計全天下強者的墳墓也差不多被挖了個遍。

凌寒露出傾聽之色,搖頭道:「恐怕咱們走不了了」

「嘎嘎嘎。說得沒錯」一個聲音突然從他們的背後響起。

岳開宇和廣元同時轉身,只見門口處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身材中等,長相英浚雖然不復青春,可依然能夠秒殺一大片大媽。

「段正志」廣元雙眼圓瞪。

段正志微微一笑,摸著下巴,道:「廣元,我還琢磨著什麼時候把你請過來,把你煉成屍兵,沒想到你竟自己送上門來了。」

廣元的層次太低,對千屍宗缺乏了解,但屍兵這個詞聽起來就讓人心裡發毛,怎麼都不可能是好東西。他心中一顫,道:「清悅到底是怎麼死的」

現在他自然怎麼也不相信農清悅是病死的,不由氣炸。

「清悅」段正志淡淡一笑,「哦,她反對我加入聖宗,我只好把她煉成屍兵,好永生永世地陪伴我了。」

「你不是人」廣元怒斥道,眼神中都似要噴出火來了。

段正志哈哈大笑,道:「我當然不是人,既入神宗,我等的生命形態已經超越了人的層次在我等眼裡,你們只是食物,只是煉製屍兵的材料」

「算了,我也懶得與你們浪費口舌,都乖乖給我變成屍兵吧」

說完,他竟是轉身離去。

「別跑」廣元怒急,也顧不得對方乃是神台境,實力遠在他之上,就想追上去,只是他才來到門口,便見一隻手拍了過來,乾瘦如枯骨,通過烏黑,更是散發出強烈的腥臭味。

廣元連忙剎住身形,一拳轟出,武道意志卷裹在拳頭上,迸發出兩道拳氣來。

他與對方硬拼一記,身體頓時被打飛了回去,但對方也沒有佔到便宜,同樣騰騰騰地連退幾步,撞到了後面的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這是什麼鬼東西」岳開宇立刻驚呼。

擋住廣元的,乃是一具半腐的屍體,可好像有著無形之線在牽引著它一般,竟是可以靈活自如地動轉,立刻又殺了回來,衝進了屋中。

這屋子本來就小得可憐,再進來一個「人」,幾乎連騰挪的空間都沒了,擁擠不堪。

廣元瘋狂出手,他已是出離了憤怒,他要殺了段正志。

「那就是屍兵,把一具屍體通過特殊的手段煉化成傀儡一般的東西。」凌寒說道,「若非這需要以人類遺骨做為材料,如此創造真能稱一聲天才。」

「你還佩服上了」岳開宇抽牙。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的,不過」凌寒目光一寒,「這個千屍宗必須消滅。」

「這話我贊同,但現在咱們似乎連脫身都是困難」岳開宇道。

「放心,我說過咱們可以平安離開的」凌寒淡淡一笑,左手伸出,對著棺材中的人按了過去,一道道黑紋浮現,這是煉化魔氣后得到的規則之力,當初封炎被他碰了一下整條左腿都沒了。

噗,他一掌按下,棺中人的胸口頓時現出了一個大洞,可那人卻是睜開了雙眼,用慘白的眼珠子盯著凌寒,但在下一個瞬間,他就頭一歪,徹底死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