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355章 母親的消息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想要劫獄不可能」岳開宇連連搖頭,好像要將腦袋都給搖下來似的,「那裡有兩個生花境強者輪流坐鎮,就算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凌寒不由敲了敲桌子,看來,他至少得擁有生花境的戰力,才能闖進黑水監獄,把母...

凌寒一屁股坐了下來,懷裡則是抱著虎妞,小丫頭撒嬌,粘在他的身上根本不肯下來,劉雨桐和李思蟬則是分坐在他的兩邊,四個人剛好佔了桌子的四個角。

「岳師兄,看來你以後要改口了。」凌寒笑道。

岳開宇抓狂,扭頭向李思蟬道:「這傢伙是不是許諾了你們什麼好處,才讓你們坐過來的我告訴你們,這傢伙是個騙子,又窮又丑」

為了保住自己師兄的面子,他也顧不得了,開始損起了凌寒來。

李思蟬將面紗取了下來,頓時,精緻的容顏現出,如同一個仙女,讓人看了就賞心悅目。她淡淡一笑,道:「讓岳師兄失望了,我可是心甘情願的。」

劉雨桐也不甘示弱,同樣將面紗取下,道:「我也是。」

她們戴著面紗,只是不想因為美貌惹來麻煩,可現在凌寒歸來,她們自然無懼了。

岳開宇的嘴不由地張得渾圓,他早料到兩女都是大美人,可仍是沒有想到會美到這樣的程度,完全不比傲紫苔遜色。好在他也不是見了美女就挪不動腳的人,很快就回過了神來,沖著凌寒比了比大拇指,道:「你牛,我服」

「嘻嘻,你就不要戲弄岳師兄了。」劉雨桐向著凌寒說道。

岳開宇一呆,立刻恍悟過來,道:「原來她們就是你的朋友。」

凌寒哈哈大笑,道:「岳師兄終於聰明了一回」

「靠,我說你的魅力怎麼可能那麼大,能夠一見上面就把兩個大美女給拐了,原來早就認識了」岳開宇連連搖頭,但也鬆了口氣。

不是他的魅力值不如凌寒。而是另有原因。而且,既然他們早就認識,剛才的打賭自然做不得數了。

凌寒也只是和岳開宇開個玩笑,他看向劉雨桐,道:「廣老兄、殘夜和無久呢」

「無久和殘夜先吃過飯了,不過廣大哥」李思蟬頓了一下。「他似乎受到了什麼打擊,已經好幾天都沒精打采了。」

凌寒點頭,道:「待會我去看看,不過,現在得先把岳師兄灌醉了。」

「為什麼要灌醉我」岳開宇很無辜地說道。

「能夠看到兩位美女,難道不值得一醉嗎」凌寒笑道。

「嘿嘿,那就一醉方休」岳開宇本就是個豪爽的人,豪爽的人十有貪杯,因此他立刻一拍桌子。道,「小二,拿好酒來。」

只是他的豪氣並沒有堅持多久,在凌寒三人的輪流灌酒之下,他很快就喝得大醉,搖頭晃腦的,都分不清凌寒他們有幾個人了。

凌寒開了一間房,把岳開宇攙扶著進去。他要繼續打探母親的下落。

「我姑我姑被關在黑水監獄里。」岳開宇喝醉了根本藏不住秘密,一問就說。讓凌寒搖了搖頭,以後要麼得把重要的事情瞞著他,要麼不能讓他喝酒,否則這傢伙的嘴巴就好像沒有口似的,什麼都會倒出來。

「黑水監獄在哪又是怎樣的環境」凌寒問道,同時心中有著怒火。母親居然被關進了監獄,讓他幾欲暴走。

「黑水監獄是本宗關押罪犯的地方,大部份是本宗的敵人,也有些背叛本宗的弟子。」岳開宇搖頭晃腦,「小時候。我還能去看看姑姑,但傲家那些王八蛋一直在擠兌,在三年前的時候,姑姑才被送進了黑水監獄,我就沒能再見到姑姑了。嗚嗚嗚,可憐我的姑姑,與夫兒相離,還被關在那暗無天日的地方傲家這些的混蛋,等我修到靈嬰境,見一個就掐死一個」

凌寒點頭,這個表哥是站在他一邊的:「黑水監獄的防守如何」

「你想要劫獄不可能」岳開宇連連搖頭,好像要將腦袋都給搖下來似的,「那裡有兩個生花境強者輪流坐鎮,就算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凌寒不由敲了敲桌子,看來,他至少得擁有生花境的戰力,才能闖進黑水監獄,把母親救出來。

可惡啊,明知道母親正被關在監獄之中受苦,可他卻只能坐看。

岳開宇的酒品還算不錯,喝醉了並不會發酒瘋,很快就呼呼大睡了起來。凌寒出了屋子,去找劉雨桐他們。

朱無久、殘夜已經知道他過來的消息,早就等著他了。

凌寒關心了一下他們的修為進境,便把歸靈丹取出分給他們,對自己人他可從來不會小氣。

「等會我傳你們一些新的武技,你們再把基礎夯實了,才有資格稱為高手。」凌寒說道,既然這幾人都要跟著他,他自然得把他們的實力提升上去。

凌寒又去看廣元,這個本來很粗獷的傢伙居然會像一個大姑娘似的把自己關在房裡好多天,真是有些古怪。

他推門而入,只見廣元正怔怔地坐著,有些出神。

「廣老兄」凌寒伸出手在對方的面前晃了晃。

廣元過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看到凌寒時,先嚇了一跳,露出警覺之色,然後才遲疑地道:「凌寒」

「是我。」凌寒點點頭,「你這是怎麼了,想什麼如此入神」

廣元猶豫再三,既想說,又好像不知道該怎麼說起,最後嘆了口氣,還是道:「我遇見了一個人。」

「老情人」凌寒笑道,不然的話,他也不需要這般茫然了,這世間恐怕只有情字才會如此地折磨人。

廣元苦笑一下,道:「是老情人的男人」

呃這個展開就不怎麼美妙了。

廣元展開了話題,似乎也想發泄一下心中的苦悶,怎麼也收不住了,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我還年輕的時候,從雨國出來,遊歷北域,尋求著變強之路。」

「在此期間,我遇到了兩個人,都是散修,我們三人結伴,一路闖蕩,生死與共。他們一個叫段正志,一個叫農清悅。」

「我和段正志是兄弟,也同時喜歡上了清悅,為了不傷兄弟和氣,我和段正志約定比武,誰輸了誰就退出。」

「那半年裡,我瘋狂修鍊,自信可以贏了段正志,但在比武的前幾天清悅卻跑來和我說,她已經做出了決定,選擇了段正志。」

「我自然只有退出的份,可不久之後段正志喝醉了,我才知道,他是用見不得的人手段得到了清悅,迫得對方只能選擇他」

「我怒不可遏,打了段正志一頓,又去找清悅,說不介意她和段正志的事情,只要她願意跟我離去。」

「但是她沒有答應,我心灰意冷,便回了雨國。」

「這一晃就是近二十年,前幾天我竟遇到了段正志,而他卻說,清悅已經死了三年」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