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344章 小霸王槍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強。 因此,氣與氣的碰撞是武者之間最最質樸的衝擊,做不得假,是硬實力的碰撞。 可凌寒的拳氣卻是硬生生壓制了楊沖的槍氣,這說明了什麼? 牛逼 「更驚人的是,楊沖的槍氣是用...

凌寒的體魄極強,修出了岩石體,身若岩石,利器難傷。可楊沖這一擊的力量主要來自震蕩,好像要他全部都震碎了一般。

舉個例子,一劍砍在岩石上,可能只會爆出一串火星,岩石無傷,反倒讓劍刃起了卷口。但若是拿鎚子來砸呢?那極可能將石頭砸成一堆碎石。

現在便是如此,凌寒的手上立刻有一道道傷口出現,而肉眼可見,他整條右臂也變得通紅,那是鮮血滲透衣服溢了出來。

凌寒呲了呲牙,他有點得意忘形了,自以為修出了岩石體可以小看同階之人,這一擊真是給了他一個極大的教訓。

他伸出左手,直接抓向了槍尖。

「大膽」楊沖哼了一聲,他外號小霸王槍,他的槍是誰可以抓的嗎?

他大力推槍,噗噗噗噗,竟是有六道槍氣生出,化成六道銀色的槍頭,分刺凌寒的肩頭咽喉胸口臉面。

凌寒淡淡一笑,他還會吃第二次虧嗎?

拳氣迸發,同樣有六隻銀色的拳頭出現,轟向那些槍氣。

,一記記悶響傳來,槍頭和銀拳互相撞擊,但可以清楚地看到,槍頭是被完全轟滅,可銀色的拳頭卻仍有餘力,繼續轟出一段距離后,才被長槍帶起的勁風絞滅。

眾人都是震驚,氣是什麼?力量與武道意志的結合,光有力量。沒有對應的武道領悟,氣不會強。只有武道領悟,而力量跟不上。氣同樣不會強。

因此,氣與氣的碰撞是武者之間最最質樸的衝擊,做不得假,是硬實力的碰撞。

可凌寒的拳氣卻是硬生生壓制了楊沖的槍氣,這說明了什麼?

牛逼

「更驚人的是,楊沖的槍氣是用槍激發的,而那把槍是靈器吧?可韓林那一拳卻是完完全全由肉拳激發出來的。可這都能壓制靈器加成打出的槍氣,說明韓林的武道意志遠遠在楊沖之上」

有人看出了更深層次的東西。不用懷疑,這裡都是冬月宗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不可能沒有這樣的眼力。

「這個怪胎氨

「才十九歲,等他到了二十九歲的話。那又能衝上何等高度?」

「恐怕他要與諸旋兒一樣,被中州的大勢力招攬吧?」

「呸,還不是靠丹藥提升上來的。」

眾人有些驚嘆,但也有些人不屑,認為凌寒的一切都是因為丹藥而來,要是自己也能得到無盡丹藥的栽培,肯定會比凌寒還要強。

這樣的人當然是嫉妒了。

凌寒一把抓住槍尖,岩石體再加上元力護在手上,一道道脈紋張開。光輝璀璨。

楊沖拔槍,卻發現長槍好像在凌寒手裡生了根似的,根本不能雙眼生出煞氣,也不拔了,索性將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槍身上,向著凌寒壓了過去。

他就不信凌寒以肉掌抓住槍身,在這樣的衝擊還能若無其事。

要知道,他可把槍可是四階靈器

凌寒哼了一聲。右臂一振,長槍竟是被他生生撥到了一邊。可楊沖正在全力灌刺,這猛然失去了對抗的力量,他頓時騰騰騰地向前沖了出去,完全失控了。

而凌寒則是舉起了右拳,就那麼筆直地豎著,可剛剛好,埋伏在楊沖衝過來的路線上。

楊沖頓時色變,這要是撞上去的話,就成了他拿臉去撞凌寒的拳頭了。可他剛剛才爆發全力,將所有的力量都是用了上去,還怎麼收得住勢頭?

騰騰騰,他快步撞向凌寒的拳頭。

在眾人看來,這一幕詭異無比凌寒很早就舉起了拳頭,而楊沖好像中了邪似的,主動拿臉撞了過去,而且,還是用盡了全力。

眼看拳頭就要和臉頰來個親密接觸,眾人都是閉上了眼睛不忍看啊,這顯然是一場悲劇了。

楊沖臉皮扭曲,他也不想啊,可他真得剎不住啊

他的臉重重地撞到了凌寒的拳頭上,強大的力量衝擊之下,頓時向著一側高速旋轉,差點將他的脖子都給生生折斷。

還好,借著這股外力,他反倒可以控制身形了,連忙腳下一踩,生生將沖勢給剎停。

可臉怎麼和拳頭比?更何況凌寒的拳頭還是被不滅天經淬鍊得,堅硬如岩石,這硬碰硬的結果就是,他的半邊臉頰高高隆起,好像豬頭似的。

但一半如豬頭,另一邊又是完全正常,這強烈的反差讓人忍俊不禁,頓時有不少人噗哧笑了出來。

凌寒也是笑道:「楊師弟真是威猛,竟拿臉來攻擊我的拳頭,佩服,佩服難道楊師弟打算棄槍,修鍊鐵面神功嗎?」

被他這麼調侃,楊沖自然氣得七竅生煙,可剛才那一擊怎麼看都是他拿臉去撞凌寒的拳頭,人家可是一動不動在那站著,是他主動迎去的。

可惡啊,這個可惡的混蛋

楊沖重振旗鼓,將銀槍一舞,道:「勝負還沒有分出,你不要高興得太早了。」

「嗯,頂著一個豬頭還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楊師弟的鐵面神功看來已經有幾分小成了。」凌寒繼續調侃。

「可惡」楊沖受不了了,長槍一橫,故技重施,向著凌寒狂舞而去。

凌寒吃了一次虧,又豈會再去硬接,除非他修出鐵皮之體,那身若鐵塊,應該不懼這樣的硬捍了。他哈哈大笑,道:「三招之內,叫你跪下唱征服」

「放屁」楊沖也是吃一塹長一智,不會再給凌寒以手抓住槍身的機會,將長槍舞得圓轉如意,潑水不進。

凌寒卻是長驅直入,在真視之眼下,區區湧泉七層武者的招術會沒有破綻?他以不可思議的路線殺到了楊沖身前,一拳轟出,道:「槍的優勢在於遠距離打擊,還有橫掃形成的巨力,可一旦近身,長槍還有什麼用,只會是負擔」

楊沖咬牙,騰出左手迎向凌寒的拳頭。

他立刻腳下一個踉蹌,向後退去,但他也聰明,想要借用這一退之勢趁機拉開與凌寒的距離,再組織反擊,但這樣的小伎倆在凌寒面前能夠有用嗎?

凌寒如影隨形,,他連出兩拳,生生將楊沖打飛。

果然,只用了三招。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