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334章 交牌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落雁谷就成了禁區。沒有人敢進去。 凌寒他們自然也不用進入落雁谷,就在山谷的外圍集合。人來到了之後,便上交清點令牌,進行身份登記。 「兄弟,兄弟,問個事,你得到了多少令牌?」凌寒一路走,...

凌寒在山間走,沿著一條狹窄的山路走向落雁谷,一路上遭遇了許多戰鬥,但以他的實力自然是輕鬆鎮壓。

對手存了殺意,他也毫不留情地斬殺,若是對方只是想打劫,那他也會網開一面,畢竟爭奪令牌是遊戲的規則,並非私人恩怨。

在一場場的戰鬥中,凌寒終於把劍氣給壓了下去,重新修出了拳氣。

一法通萬法通,天下武道本就出一源。

凌寒卻是觸類旁通,想道:「我在劍氣的修鍊上遇到了瓶頸,從五道開始就陷入了滯澀,事實上,第五道也是因為父親被抓,我在暴怒之下才衝破了桎梏,第六道則是與莫老師論劍道,這才有了頓悟,第七道則同樣是情感的大爆發。」

「但我身邊總不可能一直有這樣的大喜大悲,而且我也不願通過大悲傷的情緒來提升劍意,因為總不可能那麼幸運,每次我身邊的人都只是傷而不是死。」

「既然劍氣的修鍊遇到了瓶頸,不妨試試其他的武技,才練了這麼會拳術,我就隱約有種在劍道上的共鳴,說不定把戰象拳提升到最高境界,我也能修出第八道劍氣了。」

第三天,冬月宗的弟子正式加入了考核,人不多,就只有三百左右,可這些人的年齡都在二十五歲左右,實力最低也是湧泉境,這非常驚人,把局面又給攪亂了。

凌寒始終沒有遇到對手。而他所收穫的令牌也達到了一萬枚之數,而他真正打倒的對手也不過七百多,果然。洗劫對了人之後,收穫更大。

這已經保證他進入前百了,凌寒也沒有野心非得拿到第一,因為這個第一沒有什麼意義,前百都能進入第二輪的複核。

落雁谷已現,那是一個天然絕谷,飛鳥不渡。因為底下時常有驚人的煞氣衝出,便是生花境強者都要生懼。據說冬月宗曾經出動過靈嬰境至強者進入過。但一共進去了三位,結果只回來了兩位,而且那兩位還在不久之前坐化了。

從此之後,落雁谷就成了禁區。沒有人敢進去。

凌寒他們自然也不用進入落雁谷,就在山谷的外圍集合。人來到了之後,便上交清點令牌,進行身份登記。

「兄弟,兄弟,問個事,你得到了多少令牌?」凌寒一路走,進了安全區域后,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湊了上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凌寒反問。

「嘿嘿。實話實說,現在過來的人中,排在一百名的也有九百多塊令牌。因此,你要是達不到這個數,不如把令牌賣給我。要是大大超過數,不如勻一些給我。」那年輕人笑嘻嘻地說道。

凌寒也笑了笑,道:「沒興趣。」

「喂喂喂,價錢好商量埃別走氨那年輕人追了上來,但凌寒始終沒有理他。讓他只能搖頭,又去等後面的人。

凌寒一路走向交牌的地點,至少被十幾個人搭訕,向他購買令牌,但他都沒有理會。

來到盡頭時,只見這裡擺了一個高台,回來的人得走到上面去交牌,另外,台上也貼著一張巨大的白紙,上面寫了一個百名字,每個名字後面都有一個數字。

顯然,這是現在名列前百的人和成績。

凌寒看了一眼,果然,最後一名的成績是九百多,但這人肯定會被淘汰,因為距離比賽結束還有小半天的時間,還有大量的人沒有歸來,肯定有許多人的成績會破千。

他掃了一眼,並沒有發現趙歡等北荒九國年輕人的名字,也許他們可以挺進萬名,但想要進入前百就太難了,除非他們的運氣特別好,盡能遇到軟柿子捏。

但就算沒有進入萬名,他們得到了許多黃龍果,此行也是不虛了。

在他聽說過的人中,只發現了一個人:正義劍白明,他現在高居第二位,成績是一萬一千零八,這個成績也許最終只會排在四五十名,甚至更低,可只要拿到萬數的令牌就能進入前百,再多又有什麼意義?

也是個聰明人,凌寒點點頭。

他前去上交令牌,當他右手一揮,大把的令牌堆在桌子上的時候,負責清點的人都是一驚,沒想到這一個看上去只有十**歲的少年居然如此之猛。

這還是凌寒故意把自己化妝得老成一些,否則十七歲的模樣更加驚人。

「成績是一萬零八十六塊。」負責清點的是四個湧泉境,速度自然快,而高台上還坐著一個神台境,看上去正在閉目養神,不管不理,可有這麼一尊高手坐著,誰又敢亂來?

「姓名,年齡,出生地,修為。」一名弟子問道,手裡則是拿著個本本,上面已經寫了不少名字。

他是負責紀錄成績前百的人,雖然第一輪考核還沒有結束,但破萬就已經保證了能夠進入前百,只是排名究竟是第幾位的問題。

凌寒道:「韓林,十九歲,復雲山,靈海一層。」

韓林就是凌寒倒過來,十九歲的靈海境雖然仍很驚人,但「老」了兩歲應該好了許多。而復雲山是北域的一個小山,凌寒之前在地理志上見過,隨手就拿了過來,因為恆天大陸在九千多年前經歷了一場大災難,許多地名都是起了變化,他也不能貿然把前世的地名丟過來。

那四名弟子都是嚇了一跳,一萬多枚的成績雖然不俗,但說不定有運氣的成份,可十九歲的靈海境就驚人,連那閉目養神的神台境都是忍不住睜開了眼睛,對著凌寒打量了一下,點點頭,道:「少年,不錯相當不錯」

凌寒沒有把自己化妝得太老,因為他的生命精氣太旺盛了,真要易容成二十四五歲,被生花境的老怪物一眼就能看破,要是聯想到他就是葯園中的大盜之一,那就好玩了。

凌寒微微一笑,道:「謝前輩誇獎。」

那神台境高手也是友善地笑了笑,不敢託大。因為十九歲的靈海境真得很驚人,日後對方說不定可以成為生花境甚至靈嬰境強者,他就算不能和凌寒做朋友,但也絕不能交惡。

「這是你新的令牌,萬萬不能丟了。」一名弟子遞過來一塊沉甸甸的黑色令牌,上面刻了「韓林」兩個字。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