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328章 分析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字也說出了這個道理。照此推算的話,第三式破極應該只有掌握了劍心才能動用了。 三招劍式,對應著三個不同的劍道階段! 天劍宗能夠屹立萬年不倒,果然不是沒有道理。 「堅成師兄,前方的...

劍光漫天!

這是一記大招,威力遠超凌寒的境界,連九眼妖狼這樣的王族都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全身毛皮都是豎了起來,九隻眼睛同時射出一道電芒,又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一道粗大的電弧,向著凌寒擊打而去。

擒賊先擒王,只要將凌寒轟殺了,那麼這一招的威力自然不解自消。

這一招,同樣是九眼妖狼的大招。

咻咻咻,劍光不斷揚動,向著電芒迎去,啪啪啪,劍光飛上去一道便湮滅一道,但與此同時,這道電芒也在迅速縮小的。

要知道每一道劍光都相當於凌寒的全力一擊,這雖然不足以力拚九眼妖狼的全力一擊,可架不住這數量多啊,一道道打上去,終是讓電芒變得細如蛛絲,最終完全不可見。

這時,劍光也只剩下了三百道。

轟!

九眼妖狼已經打出了大招,哪能緊接著再來一記,只能將兩隻前爪護在了面門之前。三百劍光已是打到,頓時激撞出一道道豪光,亮瞎了眼睛。

啪,凌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剛才那一劍他真是全力以赴了,直接把體內的元力抽得一空,這要還不能幹掉九眼妖狼的話,那他只有中去,待元氣盡復了再來找這頭妖獸王者了。

還好,九眼妖狼也趴到了地上,渾身有鮮血不斷地滾出,胸口還在微微起伏,證明了它還活著。

牛逼,硬接一記玄妙三千僅僅只是受了重創。

凌寒感慨。卻對是天劍宗升起了強烈的忌憚,這是一個怎樣的勢力。怎麼會擁有這麼恐怖的大招,太赫人了。還好。以他天人境的武道修養都是很難推動這式劍法,而且,劍法的威力還與劍氣掛鉤,可不是人人都能修鍊到這麼恐怖的地步。

在之前推出七百道劍光時,凌寒便已經猜到,玄妙三千的極致應該是劍氣的圓滿,理論上武者可以修出十道劍氣,但並不是沒有修出十一道、十二道的天才,因此如果一道劍氣能夠衍化一百道劍光的話。那麼理論上應該至少可以修出二十九道劍氣,才能湊出三千之數。

第一式是劍氣,那麼第二式應該是劍芒催動的。

劍芒是劍氣的凝聚,而萬法歸一的「歸一」二字也說出了這個道理。照此推算的話,第三式破極應該只有掌握了劍心才能動用了。

三招劍式,對應著三個不同的劍道階段!

天劍宗能夠屹立萬年不倒,果然不是沒有道理。

「堅成師兄,前方的戰鬥突然停了下來,難道是分出了勝負?」隕飄了過來。

「呵呵。戰鬥得如此激烈,那一定是何方神聖了1又一個聲音響起。

靠,凌寒連忙收起思緒,撐扎著爬了起來。他只是元力耗盡,體力還是保存著的,踉踉蹌蹌地走到九眼妖狼的邊上。一把將它抓了起來,心念一動中。咻,他進入了黑塔之中。

就在這一個瞬間之後。兩道人影同時飛射而至。

這是兩個年輕人,不過二十四五歲,都是長得英俊瀟洒,有出塵的氣質。而他們的修為,一個是靈海七層,另一個更是靈海九層,極是驚人。

「咦,怎麼沒了人影?」穿衣紫衣的年輕人說道。

另一個穿著藍衫的年輕人則是低垂目光,看著四周因戰鬥而留下的痕,道:「剛才戰鬥的並非兩個人,而是一個人、一頭妖獸。」

「堅成師兄,何以見得?」紫衣人問道。

藍衫青年呵呵一笑,道:「到處都是爪痕,難道岳師弟看不出來嗎?」

紫衣人也笑,反駁道:「難道沒有可能是那個人用的是尖爪型的武器嗎?」

「確實可能1藍衫青年點了點頭,「不過,這裡還有幾個腳印,卻足以證明,這戰鬥的一方乃是妖獸了。」他指著地上道。

「難道沒有可能是兩個人對戰,其中一個人帶著獸寵嗎?」紫衣人似乎挺愛挑刺。

藍衫青年則是大笑,道:「這裡屬於人類的腳印都是一模一樣,你可別說那兩個人穿著一樣的鞋,而且大小還一模一樣。」

被他這麼搶白,紫衣人不由一窒,喃喃道:「難道沒有可能嗎?」

這似乎是他的口頭禪。

「從這裡的破壞痕來看,這一人一獸的戰力都是相當驚人。」藍衫青年並沒有再擠兌同伴,而是認真看著那些戰鬥的痕。

他的臉上露出慎重之色,道:「這戰力至少是九星級別。」

「九星?」紫衣人也微微一驚,道,「堅成師兄,別說這次的考核之人,就算在我們冬月宗,擁有九星戰力的靈海境也不多埃」

藍衫青年點頭,道:「確實不多,但也不少,至少也有上百個。到底是誰呢,跑來這裡和一頭妖獸交戰?咦,這血1他露出驚容,地上有九眼妖狼留下的大量血跡,而血跡中居然有一道道赤色的脈紋發光,但因為血液本身就是紅的,若不仔細看的話還真有可能疏忽了。

「九眼妖狼1他想到一個可能,猛地驚呼道。

「什麼1紫衣人也露出驚容,「確實聽聞這裡有一頭九眼妖狼出沒的消息,但宗內有神台境高手出動尋找過,甚至生花境強者也曾用神念掃過,但都沒有找到。」

「應該是了,這血、騙不得人1藍衫青年道,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有意思,有意思,能夠和九眼妖狼戰得激烈,這樣的人倒也值得做個對手。」

「哈哈哈,連你這個傲家七子都生起了戰意嗎?」紫衣人大笑。

藍衫青年,也就是傲堅成露出傲然之色,道:「欺負弱者有什麼意思,要戰就戰天才,把天才踩在腳下,這才夠爽。」

「哈哈哈,堅成師兄,傲家七子中,我最佩服的就是你,就因為你才擁有強者的戰意。」紫衣人說道。

傲堅成只是淡淡一笑,可神色間卻止不住的傲然之色,道:「走吧,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看的了。」

兩人來得快去得也快。

黑塔之中,凌寒露出一抹森然之色,這傢伙居然是傲風的兒子。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