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320章 暗中出手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凌寒聽在耳里,不由地微微一笑,隨手從地上揀起了幾粒石子,屈指一彈。 「哎呀1趙宏成猛地一個趔趄,竟是右腿一軟,不由自主便半跪到了地上。他立刻又站了起來,怒喝道:「是誰,是誰敢暗算我?...

為了避免被人頻繁地騷擾,凌寒打算去人少一點的地方。

他擠開著人群,走了幾步之後突然一頓,因為他居然看到了戚永夜、趙歡等雨國的老朋友。還有許多人他不認識,應該是因為他的關係,讓雨國的年輕人都走到了一起,抱團取暖。

還真是巧了,之前是落月峽的小鎮,現在又是這裡,讓凌寒感覺自己還在雨國的皇都,怎麼到處都能遇到這些人呢?

「……可惜啊,凌寒沒來參加,否則以他的實力,不但穩進前百,在第二輪考核中甚至還有機會獲得第一。」戚永夜感慨道。

「是啊,這傢伙太變態了,明明只是湧泉一層,可實力卻是逆天,連靈海境都能轟殺。」趙歡也點頭,他原本自視極高,連三皇子也沒有放在眼裡,認為對方只是修為比他高了一些,這才能夠在排名上超過他。

不過,看到凌寒的出手后,他就完全服氣了。

不說凌寒,他也根本比不上封炎、嚴天照,甚至虎妞都能完虐他。

他已經完全收起了傲氣,擁有了平常心之後,他反倒有了巨大的收穫,已是摸到了靈海境的大門。

「沒辦法,凌寒與冬月宗可是死仇,怎麼可能來拜師?再說了,他可是地級藥師,需要走這樣的步驟嗎?哪個大宗門不得將他捧在掌心裡,其地位甚至可比宗主1錢無用搖頭道。

「唉,那可是雷霆戰甲啊,據說是從上古時期傳承下來,裡面甚至有一門強大的武技,可以運轉雷霆之力。可惜,凌寒不來的話。咱們這裡誰也取不了。」戚永夜連連搖頭。

「是呀1眾人都是點頭,對於凌寒的戰力他們已經有一種盲目的信任了。

凌寒不由暗笑,要是他拿下了第一,而日後這些人知道這個人就是自己時,臉上又會是怎樣的表情。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突兀的嘲笑聲響起。一名穿著灰色長袍的年輕人走了過來,一邊挖著鼻子,道,「是我的耳朵出了問題,還是你們這些井底之蛙嘴巴漏了縫,居然說一個湧泉一層的傢伙能夠成為這次考核的第一名?」

「我們說我們的,與你有關係?」趙歡站了出來。

他現在是雨國走出國門中最強的一個,因此遇到這個情況自然當仁不讓,第一個站了出來。

「你們若是說人話。那自然沒什麼問題,關鍵是,你們也太會吹牛了,讓我實在是忍不住1灰袍青年連連搖頭,「不如,把你們說得那個凌寒的傢伙叫出來讓我看看,我趙宏成就用一隻手,便能將他鎮壓了。」

「你想戰。我奉陪1趙歡說道,毫無畏懼。

「小小的湧泉九層。」趙宏成嗤了一聲。不屑地道,「我可是靈海一層!你們可知道,靈海境與湧泉境有多麼巨大的差距?就算是湧泉九層,距離靈海一層也是隔了道天塹。算了,我可不想欺負你。」

戚永夜等人齊齊臉色一緊,武道境界越高。就越是難以越級挑戰,尤其是大境界的跨越。他們又不是凌寒這樣的妖孽,在「湧泉一層」就能虐靈海境的。

「哦,原來你們是從北荒來的1趙宏成猛地一拍手,哈哈大笑起來。「難怪這麼沒有見識,原來是一群土鱉!哎,我還真是無聊了,居然和一群土鱉一般見識,讓人知道了肯定會笑話我。」

「算了算了,你們繼續坐井觀天吧,等明天被我遇到了,嘿嘿,我再把你們一個個幹掉1

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他已是滿臉森然之色。

戚永夜等人都是被氣得臉色發青,可實力對比那麼明顯,他們就是再憤怒又如何?況且冬月宗的山門腳下豈容鬥毆,他們敢出手的話,自取其辱不算,而且還會遭到冬月宗的驅逐,無緣明天的考核,那就更虧了。

「可惜凌寒不在,否則這傢伙敢這麼囂張嗎?」眾人都是恨恨不已。

別說凌寒,像是封炎、嚴天照隨便來一個就能把趙宏成輕易鎮壓了,甚至,虎妞都行啊!

可惜啊可惜。

凌寒聽在耳里,不由地微微一笑,隨手從地上揀起了幾粒石子,屈指一彈。

「哎呀1趙宏成猛地一個趔趄,竟是右腿一軟,不由自主便半跪到了地上。他立刻又站了起來,怒喝道:「是誰,是誰敢暗算我?」

戚永夜等人先是一愣,但聽到趙宏成的話后不由都是笑了起來。

「趙大高手,你不是大高手嗎,怎麼被人攻擊了,卻被偷襲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我看這傢伙就是天生愛跪,腿軟,所以就找了個借口。」

「嘿嘿,趙大高手,爺在這邊,快再來跪一個1

趙宏成氣得雙眼冒火,猛地轉過身來,向著戚永夜諸人看去,只是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這些人中會有能夠偷襲自己的高手。

他又向著四周圍看去,可感應到的氣息大多是聚元境,湧泉境就那麼幾個,靈海境更不用提了,只有他一個。

難道只是他腿抽筋了?

他轉身欲行,誰料右腳才剛抬起來,左腿卻是猛地一痛,得,身形一個踉蹌,又半跪了下來。

噗哈哈哈哈,戚永夜等人再次大笑,但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一次可能是偶然,但像靈海境的強者會連續兩次出現這樣的意外嗎?那肯定真有人在偷襲趙宏成,可那人必然得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得這麼神不知鬼不覺。

「趙卿,平身吧。」不過眾人自然不會放棄這麼好的調侃機會。

趙宏成站了起來,這一次他真是傷得有些重,一站起來就又打了個踉蹌,直接又半跪了下去。他低頭一看,不由地露出駭然之色。

他的膝蓋上赫然有一個血窟窿,直接將他的膝蓋骨給穿透了。

嘶!

若是暗中那人要殺他的話,豈不是可以輕易他的頭蓋骨都給穿透?這地方有幾十萬人,就算是冬月宗又管得過來嗎?一擊即死,沒有目擊者,怎麼尋找兇手?

再說了,他都掛了,就算能夠報仇又如何?

趙宏成並不笨,連忙以只腳獨立,向著四周圍拜了一圈,道:「這位前輩,晚輩不知道哪裡得罪了您,還請恕罪。無論晚輩做了什麼,說了什麼,都是有口無心1

他頓了一下,見四周毫無異動,便試圖拖著殘腿離開,而這一回,他再沒有遭到殂擊,終是放下了心來,只覺身上全是冷汗,衣服都是濕透了,緊緊地貼在了身上。

凌寒淡淡一笑,他是故意把趙宏成打殘的,這樣對方至少明天不能參加考核了,自然也不會遇到戚永夜等人,也就不會有殺戮的發生。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