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316章 斗篷女再現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的陣法保護。實力低點的人也根本進不去。 凌寒在路上煉製了許多易容丹,不是吃的,而是抹在臉上,可以將臉部任意修改,待到藥力固化,那就完全可以變成另一個人來了。 不過,易容丹僅能維持十天,...

又是幾天之後,凌寒終於拿到了丹師證明,這樣,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他都是貨真價實的地級丹師了。

「我們該出發了。」凌寒打了個響指,帶著眾人離開了落月峽,前往冬月宗。

廣闊的北域很快就在他們面前展開了美麗的畫卷,因為隔了一座高山,分隔了兩地,事實上兩頭的氣候有著明顯的區別。

北荒很乾燥、很寒冷,但北域卻十分潮濕,也十分溫和,這裡長著成片成片的高大喬木,葉子又肥又大,不像北域,以針葉狀的耐寒植物居多。

不過,這裡的靈氣明顯濃郁了許多。

「上一次來這裡的時候,還是十七年前的事情。」廣元不由地感慨道,眼眸深處則有一絲不易查覺的痛苦和憤怒。

「廣大哥,這裡的修鍊環境明顯要比雨國好,為什麼你要回來?」劉雨桐奇怪地問道,因為凌寒的關係,她當然不可能稱廣元為前輩的。

廣元嘆了口氣,道:「想在北域立足,太難了1他搖了搖頭,「沒錯,這裡的靈氣確實更加濃郁,但沒有丹藥的供應,光是靈氣濃郁些又有什麼用?北域的武者實在太多了,便是靈海境都賺不了幾個錢,除非肯老老實實地煉製元晶。可一煉元晶,又哪還有時間修鍊?」

「這裡的強者太多了,想要混得好點,怎麼也得是神台境。」

劉雨桐等人立刻默然,神台境啊,放到雨國去那就是八大豪門這樣的頂尖勢力了,誰會放著這樣的好日子不過,跑到北域來重新打天下?

再說了,雨國的神台境在武道中已經走到了極致。不可能再進一步,那麼跑出來幹嘛呢?想要得到生花境級別的功法?難如登天。

這樣的功法被每個勢力都是嚴格保密,不會輕易讓哪個勢力出現超越凡俗的力量。

在北域所有的宗門中,冬月宗是距離北荒九國最近的。但說是這麼說的,可出了落月峽還得走上半個月左右才能到達冬月宗所在的與隆山。

與隆山是一座大型山脈,由南向北。連綿萬里,從東往西也有兩千多里,在北域之內都是數一數二的大山脈。山中盛產靈藥,還有許多珍貴的妖獸,有極大的入葯價值。

而這麼一座寶山便是冬月宗的私產,要是宗外武者敢進入山內偷獵的話,那抓到就是一個死字,絕沒有例外的。不過,這座大山脈被冬月宗設下的陣法保護。實力低點的人也根本進不去。

凌寒在路上煉製了許多易容丹,不是吃的,而是抹在臉上,可以將臉部任意修改,待到藥力固化,那就完全可以變成另一個人來了。

不過,易容丹僅能維持十天,而且期間不能洗臉。一碰水藥力就會失效,很快就露出真容來。

凌寒打算拜進冬月宗。一邊大搞破壞,順點靈藥之類的,另一邊則是打探母親的消息,最好是能夠在冬月宗找到剩下的兩種靈藥,把補靈丹煉出來,那他立刻就會回返蒼雲鎮。把父親的靈根治好,再啪啪啪地讓凌東行狂嗑丹藥,把修為瘋狂地提升上去。

殘夜特徵明顯,廣元過了年紀,劉雨桐和李思蟬肯定不願十天不洗臉。而朱無久的資質似乎差了點,冬月宗未必肯收,因此,凌寒決定把眾人留在外面,由他單獨行動。

虎妞太小了,哪個宗門都不會收的,誰願意照顧一個小丫頭?而要是曝露了虎妞的修為,那又會引發大震動,到時候肯定會被封炎認出來。

而虎妞在此,凌寒還會遠嗎?

因此,小丫頭也跟著大伙兒一起待著吧。

他們一路搖搖晃晃,快要到達冬月宗的時候,只聽不遠處傳來劇烈的交戰之聲,不多時,只見一名渾身披覆在斗篷之中的女子踉蹌出現在了馬車的後面。

她看到緩緩而行的馬車時,露出一絲喜色,一躍而上,從車尾進入了馬車之中。

此時,凌寒正在用易容丹給自己改頭換面,對著鏡子「梳妝打扮」,像劉雨桐三女自然在黑塔之中,驀然看到了一個陌生人出現,難免吃了一驚。

他吃驚,對方卻更加吃驚。

堂堂地級丹師,居然對著鏡子扭捏作主,這是怎樣的變態?

「呃,你好像誤會了。」凌寒弱弱地說道。

「噤聲1她惡狠狠地說道,一手探出,已是捏住了凌寒的脖子,道,「幫我瞞過去,否則我就掐死你1

凌寒無懼,對方下手的一瞬間他就能進入黑塔之中,以他天人境的神識反應會弱於一個神台境嗎?他只是好奇,天底下披著斗篷的女人雖然不少,可再加上對方的聲音,他自信不會認錯,這正是前幾天在落月峽競拍丹爐的那位。

她怎麼會在這裡?剛才是她與誰在激戰嗎?

「吁1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可看到一名披著斗篷的女子經過?」一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同樣很熟,正是落月峽中,與斗篷女競爭丹爐的那名生花境老者。

斗篷女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但強行壓了下去,生花境的神識太強大了,只要稍有一些異常就能感應到。

凌寒淡淡一笑,發動他的神識,包圍住了斗篷女。

這可是天人境級別,別說斗篷女完全查覺不到,那生花境老者也同樣如此。

「沒有1車夫立刻搖頭。

生花境老者以神識掃視了兩輛馬車好幾回,但都沒有發現他熟知的氣息,便腳下一踩,已是踏風而去,驚得馬車夫立刻跪下磕頭。

凌寒收回神墅為什麼要追你?」

「哼,你管那麼多幹嘛?」斗篷女冷冷說道。

「這麼和救命恩人說話,真得好嗎?」凌寒嘿嘿一笑。

「這個恩情,我會還你的。」斗篷女依然冷漠。

凌寒聳聳肩,道:「我連你長啥樣子,叫什麼都不知道,你讓我以後上哪找你去?」

斗篷女十分不耐煩,道:「等我傷好了,我會去找你。」

「我咋知道你是不是信口開河?」凌寒不依不饒,他對斗篷女和那名生花境老者都很有興趣,他們為什麼要花大價錢購買他曾經用過的丹爐?

不過生花境老者目前他干不過,斗篷女卻是受了重傷,機會難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