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300章 強者忽來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然下場與他交手。 「包兄,在下來領教一下。」鍾和光大步走下常 「哦,就你們八個在角逐什麼年輕一代的最強天驕?真是笑死我了,幾個土狗而已,居然還妄想稱什麼第一,簡直不知所謂。」包信然冷笑...

賣人蔘告一段落,武道茶會自然繼續,只是不少人都是在心裡惦記著百年人蔘和靈芝,自然顯得心不在蔫起來,讓場上的激情弱了一大截。

好在連修竹、白玉泉等人再次上場切磋,他們的精彩表現還是挽回了不少,贏得了眾人的頻頻喝彩,尤其是他們本國的武者,看到自己國家的天才大顯神威,打敗他國好手的時候,都是興奮得不要不要的。

最終,卻是以國為單位,總共湧出了八名最強,分別是連修竹、華高誼、白玉泉、虞星火、鍾和光、瞿水芸、袁憐姍和殘夜。

朱無久畢竟嫩了點,才只有湧泉五層的修為,而且他能夠仰仗的也只是銀月體,本身的武道天賦也就勉強及格吧,現在也才修出了兩道劍氣,距離年輕王者的稱號還差了一截。

北荒九國,剛好一國一個,只有雲國沒有一個天才入選,讓雲國的武者個個都是臉紅。可技不如人又有什麼辦法,武道是憑實力說話的。

「凌寒,你要上場的話,一個可以打他們八個。」劉雨桐很不爽地道,北荒第一怎麼也該是她的情郎哩。

「就是1在這點上,李思蟬自然也是與劉雨桐站在同一個戰壕中的。

虎妞則是拍拍胸口,道:「妞替凌寒打,奪第一1說著,她就要跳下場,嚇得殘夜頓時臉色一白,他可是吃過小丫頭的苦頭,那速度於湧泉境來說是無解的。

沒看當初連嚴天照都是吃了大虧,不得不祭出一記大招。以詭異的絲線將小丫頭困住,這才贏得了勝利。

這也可以說是小丫頭沒有什麼提防。而且在此之後虎妞的實力又有了明顯的提升,如今已是湧泉五層。再要打過的話,勝負真是不好說了。

無論凌寒還是虎妞,這兩個怪物只要下場,湧泉境中那絕對是無敵的,便是低階靈海境都只有被他們橫掃的份。

凌寒哈哈大笑,道:「妞妞不要嚇小夜夜了,沒見他臉都白了。」

眾人一看,還真是,不由紛紛笑了起來。因為能夠看到殘夜如此失態的情況可真是少見,這年輕人一直冷漠示人。

誰讓虎妞人小,行事完全沒有顧忌,連殘夜見了都要頭大。

成飛軍將殘夜等八人齊齊請上,為他們安排各自的對手,剛好八進四、四進二、最後決出一位最強來,圓滿結束今天的武道茶會。

「第一一定是我們火國的連修竹1

「放屁,在我們石國的華高誼面前,什麼都是渣渣1

「去去去。我風國白玉泉在此,誰是一合之敵?」

原本的個體榮譽已經上升到了國家層面,每個人都是替自己國家勝出的天驕助威,只有雲國沒有人殺出來。讓他們個個都是臉色不好看。

劉雨桐和李思蟬也非常不爽,這樣大出風頭的人本應該是凌寒才對,他一出。誰是對手?

八進四的四場比賽原本應該一一進行的,可誰讓朱無久中途叫賣。耽誤了大把的時間,現在就只有四場比賽一起進行了。

乒乒乓乓。八人分成四組捉對廝殺,場面極其激烈,瞬間就把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時不時便發出驚呼,為他們的表現喝彩。

真是不虛此行了,能夠看到這樣精彩的對決,也讓許多驕傲自滿的年輕人收起了傲氣,原來不止本國有個只能仰望的天才,他國也有!

「哈哈哈哈,北荒的土狗居然也敢辦什麼武道茶會,妄論武道,真是笑死人了1隻聽一個刺耳的聲音響起,一名白衣年輕人大步走了過來,臉上帶著不屑的表情。

「誰1眾人都是扭頭看去,連殘夜八人都是停下了戰鬥。

此人開口就是北荒,把九國的人全部打擊了進去。

白衣年輕人長得很帥,臉上的表情也很傲,給人一種想要挺拳打上去的衝動,極其得拉仇恨。他的雙腰間都掛著一把劍,看來是雙劍的,這比較少見。

他大步走來,道:「北荒的猴子們,從哪來回哪裡去,北域可不是你們能夠去的1

「你是何人,要你管嗎?」有人喝叫道。

白衣年輕人傲然一笑,道:「忘了自我介紹了,唉,在你們這些土狗面前自報姓名,簡直是對我包信然的污辱啊!算了,我還是不報名字了。」

噗,許多人頓時笑了出來,你說不報姓名卻已經報了出來,這是智商堪憂嗎?

「姓包的,滾蛋1有人哼道,聽這包信然的口氣,他應該是來自北域的勢力,而對於北荒來說,北域才是真正的武道聖地,因此哪怕包信然出言不遜在先,眾人也選擇了忍讓三分。

包信然挖了挖耳朵,道:「剛才是誰叫我滾蛋,滾出來讓我看看,看我不打碎你滿嘴的牙1

「是我說的又怎麼樣?」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輕人站了出來,虎背熊腰,身高接近兩米,皮膚黝黑,猶如一頭暴熊。

眾人都是眼睛一花,只見包信然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一拳砸在了那「暴熊」的臉上,直接把那人打飛了出去。那魁梧青年還想站起來,只是爬到一半時,啪,整個腦袋竟是生生暴裂,無頭的身體頓時又趴了下去,血流了一地。

一時之間,全場鴉雀無聲。

但只是一瞬間之後,群情激憤,都是想要將這個包信然給生吞了。你實力強,贏了就贏了,何必下這樣的殺手?

「哎喲,下手重了點,原本只想打掉滿嘴牙的。不過算了,辱罵我的人,死了也是活該。」包信然淡淡說道,然後又有手指挖了挖耳朵,「還有哪個渣渣想出手?」

眾人都是沉默,剛才那人雖然只是聚元境級別,可包信然那一次突擊卻是驚人無比,讓大部份湧泉境都是無法捕捉其軌跡,真要自己對上了,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而此人下手又那麼狠,在沒有勝算的情況下,還真是沒有人敢貿然下場與他交手。

「包兄,在下來領教一下。」鍾和光大步走下常

「哦,就你們八個在角逐什麼年輕一代的最強天驕?真是笑死我了,幾個土狗而已,居然還妄想稱什麼第一,簡直不知所謂。」包信然冷笑,毫不客氣地嘲諷道。

「閣下,你夠了沒有1鍾和光也是大怒,將盤在腰間的鞭子取了下來。

包信然挖了挖耳朵,然後對著手指吹了口氣,道:「這樣吧,我就用一根手指,三招之內不能殺你的話,就跪在地上叫你爺爺。」

狂,真是太狂了!

一根手指就要對抗北荒八大天驕之一?而且還要在三招之內殺死?太不將人放在眼裡了,先不說他能不能贏,這動輒殺人,也太不把北荒九國當回事了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