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87章 我是凌寒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說著相同的三個字。絕對、絕對、絕對沒有如此年輕的玄級上品丹師。 「哈1成飛軍嗤笑,早在凌寒拿出第二枚銀色徽章時他就已經不相信了。 「咦1乾、楊兩位神台境強者卻是微微一愣,猛地想起了一個...

武道和丹道一樣,都需要通過漫長的時間才能提升境界,沖向高峰。

甚至,丹道還沒有辦法速成。

因為天下間有靈藥靈果,吃上一株一顆便能修為狂飆,一夜之間便成為強者,可絕沒有這樣的好東西可以讓丹師也能在短短的幾天內技藝大增。

便是有異火的存在,那也只是讓丹師可以在低境界去煉製高階的丹藥,仍是需要對丹道有足夠的理解才行,可不是能夠一步登天的。

凌寒未滿二十,就已經是玄級中品丹師了?

肯定是在開玩笑啊,要是有這樣的天才不早就傳遍天下了,哪可能聽都沒有聽說過。

「哼,差點被你騙了,居然敢冒充丹師,你好大的膽子1成飛軍森然說道,弟弟被擒,甚至之前還被斷了一條手臂,讓他憤怒無比。

凌寒淡淡一笑,指著胸口道:「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假的?」

狗、狗眼?

眾人都是嘴角抽搐,居然敢這麼說一位玄級上品丹師,這小子還真是膽大包天。

「少年,將你的丹師證明拿出來看看。」乾姓神台境強者開口,向凌寒說道。

徽章也許能夠偽造,但丹師證明卻不行,上面有完整的信息,立刻便能查證。

成飛軍卻是冷笑一下,道:「就算你是玄級中品丹師又如何,依然得聽我的號令1

「嘖嘖嘖1凌寒搖起了手指,道,「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我是玄級中品丹師了?你果然是個白痴1不理氣得冒火的成飛軍,他取出了第三枚銀色徽章。戴在了自己的胸口。

三枚銀徽章,與成飛軍一樣!

不可能!

所有人都是在心中說著相同的三個字。絕對、絕對、絕對沒有如此年輕的玄級上品丹師。

「哈1成飛軍嗤笑,早在凌寒拿出第二枚銀色徽章時他就已經不相信了。

「咦1乾、楊兩位神台境強者卻是微微一愣,猛地想起了一個人。

「放屁,你以為戴上三枚銀色徽章,就能冒充玄級上品丹師了?」之前拍成飛軍馬屁的人立刻又跳了出來,指著凌寒厲叫道。

凌寒嘆了口氣,道:「難道我沒有說過,最討厭別人指著我?」

「少年,你可是姓凌?」乾姓神台境強者突然插口。

「凌1成飛軍立刻臉上變色。他也想到了一個人,「凌寒,你是凌寒1

他的臉上全是怒色。

半年前,他成功晉級玄級上品丹師,開創了北荒的紀錄。而三十歲的玄級上品丹師即使放到北域這樣的大地方也是了不得,少有人可以超越。

可他的得意自滿僅僅只是維持了幾個月而已,很快又有一個年輕的天才橫空出世,成為了玄級上品丹師,而且比他還要年輕。甚至年輕得讓他無法相信。

十七歲!

一開始別說是他,就是星耀殿也有許多人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有付元勝的親筆書信在,更有許多玄級中品丹師聯名擔保。讓人也只有相信了。

從那時起成飛軍便將凌寒給恨上了,搶了他的光環,否則他頂著最年輕玄級上品丹師的光環。是多麼耀眼?

這個可恨的傢伙,搶了自己的風頭不錯。今天又跑到他的地盤,傷了他的弟弟。還要當眾踩他的臉嗎?

他絕不允許!

「我是凌寒。」凌寒取出了能夠證明丹師身份的水晶,元力注入,頓時形成了一片光幕,上面清清楚楚地寫明了凌寒的丹師級別,還有在何處、何時突破的,以及當時的見證人。

眾人都是驚呼,因為這只是一兩個月間的事情,大部份人還不知道凌寒的存在,不由雙眼傻愣愣地著著凌寒。

太年輕了,年輕得讓人根本接受不了!

像成飛軍這三十歲的玄級上品丹師都是讓人見一次嚇一次,感嘆其年輕。可凌寒呢?

十七歲?十八歲?

天哪!

「先放了我弟弟1成飛軍咬牙說道。

凌寒淡淡一笑,道:「你說放就放,那我多沒面子?」

「凌、寒1成飛軍雙眼噴火,「你到底想怎麼樣?」

這時,乾、楊兩位神台境都是坐壁上觀。不管是凌寒還是成飛軍,都是玄級上品丹師,地位一樣,未來也都是前途無量,他們犯不著去得罪任何一個。

凌寒笑道:「你終於問到重點了。這個傢伙嘛,顯然壞事做盡了,不過我剛來,也不清楚惡到了什麼程度,也沒功夫去查。不過,這傢伙企圖殺我卻是事實,嗯,居然想殺丹師,這可是死罪,我沒有說錯吧?」

「哼,我弟弟根本不知道你的身份,其罪可原1成飛軍立刻說道。

「你說可以原諒就可以原諒?又不是你受到了這個渣渣的威脅1凌寒嗤了一聲,「也不用勞動星衛隊了,此人慾圖謀殺丹師,我宣布立刻處決1

「你敢!你敢1成飛軍跳腳,厲聲道,「凌寒,你要與我結下死仇嗎?」

「你又是什麼東西1凌寒嗤了一聲,臉上全是不屑。

「你、你竟敢辱我1成飛軍暴跳如雷,脖子上也是青筋直跳,「我不與你一般見識,快放了我弟弟1

凌寒哈哈一笑,道:「發現你還挺有搞笑的才能,可惜我一點也不欣賞。」他右手一振,頓時憑空多了一把長劍,以玄級上品丹師的身份,他已經不懼被人知道他有一枚「空間戒指」了。

「哥,救我!救我1成開復感應到凌寒森然的殺氣,頓時舞動著雙臂驚叫起來,只是他的右臂才剛剛接上,哪經得起這樣的劇烈運動,啪,手臂頓時齊肩斷開,鮮血暴涌。

噗,沒等他呼痛,凌寒已是一劍削下,抹開了他的脖子。

成開復的嘴裡咕嘟咕嘟地狂噴鮮血,伸出手探向成飛軍,可才抬到一半就無力地垂了下去。

「弟弟1成飛軍厲聲叫道,雙眼中噴出了火來,「凌寒,我與你誓不兩立1

「哈1凌寒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道,「我跟你打個賭,等下你得乖乖地跪在我面前,叫一聲凌大師。」

「放屁1成飛軍立刻啐了一口,要他跪在殺弟仇人面前屈親受辱,這怎麼可能。

「怎麼樣,賭不賭,你要贏我,我把這團異火給你,反之,你也得把你那道異火給我。」凌寒終是說出了他的真正目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