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86章 你沒有資格命令我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決北荒九國的「小麻煩」自然綽綽有餘。 「否則怎麼樣?殺了我?」凌寒微微一笑,搖了搖手指,「你還沒有資格命令我,威脅我嘛,也同樣沒有資格。」 「休要再胡說八道,立刻放人,我可以網開一面,...

於孟茂才而言,諸禾心他不想得罪,可更加不願看到成飛軍的弟弟死在自己面前,人家可是玄級上品丹師,更有機會突破到地級,那就是星耀殿真正的巨頭了,要是被對方穿小鞋,他向誰喊冤去?

所以,最好是把兩方面的人安撫下來,至於最後的談判是什麼結果……關他屁事

沒辦法,誰讓他犯賤,聽到動靜忍不住走出來看看情況,沒想到卻是介入了兩名丹師的衝突之中。

成開復得意洋洋,道:「好,大家坐下來談」到時候他哥哥肯定會被驚動出來,有一位玄級上品丹師坐鎮,看諸禾心還能翻出什麼水花來。

而沒了諸禾心的庇護,那他自然是想怎麼捏凌寒就怎麼捏了。

他發誓,一定會用最狠毒的酷刑施加在凌寒的身上。

「寒少?」諸禾心看向凌寒,有凌寒在,自然輪不到他做主。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心道凌寒是誰啊,連一名玄級下品丹師都要看他的臉色行事。要知道丹師個個傲氣,像這麼低眉順眼的真是罕見。

凌寒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好說的,直接宰掉好了」

成開復嚇得一哆嗦,他又不是豬啊羊啊,怎麼能夠說宰就宰的?

「呵呵,這位朋友,難道不能賣我一個面子嗎?」又一個聲音傳來。聲音清朗,好像帶著一種魔力,讓人情不自禁地生起親近之意。

刷。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向著台階盡頭看去。

那是一名相貌堂堂的壯年男子,差不多三十歲,正處在人生機能最最旺盛的時期。他的身材很高,但並不魁梧,修長的身形給人一種略顯單薄的感覺。

可沒有一個人敢小看瞧他。

因為他的胸口赫然掛著三枚銀色徽章。

玄級上品丹師

「拜見成大師」眾人紛紛行禮參拜,哪怕是孟茂才都是半跪了下去,靈海境在玄級上品丹師面前還真沒有什麼底氣。

諸禾心猶豫一下。也是拱手行禮,免得被對方抓住漏洞。趁機攻訐。

現在,也只有凌寒和虎妞還站著,毫無行禮的意思。

「大膽」有人見狀,想拍成飛軍的馬屁。立刻對著凌寒喝斥了起來,「還不快快跪下,在成大師面前也容你放肆」

凌寒轉頭看去,那是一個小小的黃級中品丹師而已。他也沒有放在心上,看著成飛軍道:「我為什麼要賣你面子?」

「天底下,應該沒有人敢不賣我一個面子。」成飛軍淡淡說道。

凌寒差點笑噴了出來,頓時咳嗽不斷,這牛皮真是吹破天了。不過是小小的玄級上品丹師而已,先不說天級地級丹師。便是天人境啊化神境啊,也完全不用給什麼面子。

若非如此,他直接就把封炎幹掉了。冬月宗也得給他一個面子是不是?

看到凌寒這無聲的嘲笑,所有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誰不知道成飛軍對於成開復是寵到了極致,無論成開復幹什麼都會支持。

比如這個鎮子的進入費,也是在成飛軍一意堅持下才提升的,為的就是讓成開復多收一點錢。另外。像藥材的收購,眾人不是不知道成開復壓價壓得有多狠。可相比於一些賤民的死活,自然誰也不願去得罪一個玄級上品丹師。

這也讓成開復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可今天……似乎踢到一塊鐵板了。

「立刻放了我弟弟,否則」成飛軍失去了耐心,露出了森然之色,身後有兩名神台境強者走了出來,一個個都是冷麵無情。

這是星耀殿的最強武力,用來解決北荒九國的「小麻煩」自然綽綽有餘。

「否則怎麼樣?殺了我?」凌寒微微一笑,搖了搖手指,「你還沒有資格命令我,威脅我嘛,也同樣沒有資格。」

「休要再胡說八道,立刻放人,我可以網開一面,留你性命」成飛軍耐下性子說道,他自幼便失去了雙親,與成開復相依為命,因此弟弟是他唯一的親人,是他誓死也要保護的。

為了成開復,他不介意饒凌寒一命,但必須進行嚴懲。

凌寒嘿嘿一笑,道:「都說了,你沒有資格命令我「他單手一翻,取出了一枚銀色徽章,戴在了胸口上。

什麼

眾人都是震驚,這裡可是星耀殿,最多的就是丹師。而就算不是丹師,跟丹師接觸得多了,自然也知道銅徽章銀徽章金徽章都代表著什麼意義。

一枚銀色徽章,代表著玄級下品丹師。

怎麼可能

這少年怎麼看都沒二十歲,可居然成了玄級下品丹師,開玩笑的吧?不不不,大概也是因為如此,他才敢這麼不給成飛軍面子。

天才,真是天才,十幾歲的玄級下品丹師,絕對罕見。

成飛軍也是一愣,沒想到對方居然可以揭開這樣的底牌,讓他都是微微吃驚。但他立刻露出冷笑,你不是丹師還好,可一旦揭開丹師的身份,那就得聽他的擺布了。

「玄級下品丹師確實不凡,不過,在我面前,你只有俯首貼耳的份我命令你,立刻放開我弟弟哼,你該不會想不遵高階丹師的命令吧?」他冷冷道。

丹師界同樣等級森嚴,高階丹師之令對於低階丹師來說如同聖旨一般,絕可不違,否則會受到所有丹師的唾棄。

「都說了,你沒有資格命令我,吼什麼吼?」凌寒扇了扇手,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乾大人楊大人,請將這個狂徒拿下」成飛軍向兩名神台境強者說道。

「嗯」兩名神台境都是矜持地點點頭,他們倒不至於要拍成飛軍的馬屁,但既然是星耀殿請的人,自然要為星耀殿做事。

凌寒只是玄級下品丹師,卻不遵成飛軍之命,他們確實有理由有必要出手。

見兩人有出手的意思,凌寒嘿嘿一笑,手一翻,又多了一枚銀色徽章,被他再次戴在了胸口。

不少人立刻噴了出來,兩枚?玄級中品丹師?你他喵的是在開玩笑吧?

十六七歲的玄級中品丹師?

我呸,這一定是假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