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武俠修真

神道丹尊 第278章 雨皇再出手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向著廣元朱無久等人點點頭,先回別院再說。 他完全沒有心情應付其他人的恭賀,一邊走一邊觀察著虎妞的情況,還好,虎妞只是震暈了過去,也許當時受了點傷,但現在已經恢復了大半。 小丫頭也是個怪...

生花境,脫離了凡胎,舉手投足之間就能讓山河崩裂,可怕無比。

何正初暴怒出手,一拳轟出,化成一頭如山嶽般巨大的大鵬,一振翅便向著小山掃去,颳起了可怕的罡風,如刀如劍,卡卡卡,小山立刻瓦解。

雨皇一揮袖子,凌寒四人便被他從山上卷了下去,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雖然跌落到了地上,卻是毫髮無傷。

「你要戰,朕就與你戰個痛快」小山已經崩碎,可雨皇卻依然傲立於原本山頭處的位置,踏空而立,散發著無窮的霸氣。

國勢支持之下,他雖然只是半步生花,卻已經擁有了生花境的全部能力。

「隨朕來」雨皇破空,衝天而起。

何正初當然不可能慫,也是衝天而起,只是一會,天空中便有一道道光華泛動,可怕的力量波動如同海潮般襲來,威壓如山,震撼著每個人的心靈。

此一戰,必然會讓無數人喪失了武道之心,終日只能在這樣的威壓下惴惴戰慄,可必然也有些天才可以戰勝心靈中的恐懼,從此邁進更廣闊的天地。

天空中,大戰持續,可沒有人看得清具體的情況,便是凌寒因為距離太遠也完全看不到,只能感應著力量波動進行著判斷。

理論上,只是半步生花的雨皇絕不可能是何正初的對手,可這一代的雨皇天才卓越。在國勢的加持下擁有了生花境的完整之力,勝負就不好說了。

而且,雨皇霸氣無雙。才能將國勢運用得如此淋漓盡致,從他親創的天子拳法就能看出,這位雨皇在武道上的天賦是多麼驚人。

凌寒暗暗點頭,難怪雨皇這麼快就要讓位,因為他的目標可不滿足於生花境,而是要挺進靈嬰甚至化神天人境,待在雨國的皇位上。這片天地就太小了。

半個小時之後,何正初雨皇幾乎同時從天空中飛落而下。兩人都是傲然而立,看不出誰勝誰負。

何正初冷冷地盯著雨皇,久久才道:「這件事沒可能就這麼算了」他伸手一招,將封炎抓了起來。轉身就走,幾步之間已是到了天際,消失無蹤。

眾人都是如釋大負,畢竟一位生花境強者發威,這壓力太大了,讓每個人都是喘不過氣來。

然後,眾人都是用火熱的目光看著雨皇。

太強大了,竟然生生逼走了一名生花境強者

冬月宗啊,在北域之中都是可怕得龐然大物。要是有一位生花境跑到北荒九國,便是國主也應該戰戰兢兢,不敢有一絲怠慢吧?

可雨皇強勢。毫不猶豫便出手,將何正初給趕跑了。

不愧是一國霸主。

「吾皇萬歲萬歲萬歲」眾人都是大吼,如同山崩海嘯一般,連八大世家的家主都是毫不例外,這樣的強者這樣的霸氣,讓他們心甘情願賣命。

雨皇點了點頭。身形一縱,直接飛回了皇宮。然後一道聲音才傳了過來:「凌寒,入宮見朕。」

又見

眾人都是眼紅地看著凌寒,雨皇很少單獨召見誰,可在短短半個月內,凌寒卻是連續得到兩次召見,真是讓嫉妒。

凌寒榮寵不驚,以他的心性又怎麼可能被擾動,他抱起虎妞,向著廣元朱無久等人點點頭,先回別院再說。

他完全沒有心情應付其他人的恭賀,一邊走一邊觀察著虎妞的情況,還好,虎妞只是震暈了過去,也許當時受了點傷,但現在已經恢復了大半。

小丫頭也是個怪胎。

凌寒放下心來,回到虎陽學院的住處,他把虎妞收進了黑塔,然後打開了裝有真視之眼的盒子,裡面竟是一隻眼球。

這應該是人類的眼球,但古怪的是,硬如鐵石,而且還有一個傷口,直沒眼球深處,看傷口的形狀應該是箭射傷的。顯然當時這枚眼球的主人被一箭射傷了眼睛,將長箭拔出來的時候,把眼球也給帶了出來。

凌寒仔細觀察,眼球上還有黑色的淤血,隱約散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只是時光太過久遠了,這氣息也只剩下了空殼,威力不顯。

「這眼球的主人,生前的實力至少是天人境。」他判斷道,「若非這創口太深,破壞了其中的武道意志,現在也應該具有可怕的威能。」

「修鍊這真視之眼,眼睛也會得到錘鍊,否則被同級別的武者轟中眼部,整個眼球都應該爆了,而不會只是留下一個創洞。」

凌寒自己便曾是天人境強者,清楚地知道這個境界的強大和極限,眼部絕對是最脆弱的部份,有元力保護還好,一旦被攻破的話,那攻擊可以直入腦髓。

神通的傳承比較特殊,無法形諸於言語文字,一般是通過血脈傳遞下來,父母之於子女。外人想學的話,就只有如此,比如真視之眼就直接拿眼球來揣摩,黑魔之手就通過手掌來研究。

凌寒先不急著研究,將眼球收進黑塔,他要先去一趟皇宮。

雨皇召見,這個面子是要給的,畢竟雨皇之前強勢出手,替他擋下了何正初雖然他亮出玄級上品的丹師身份后,何正初也不敢太過份,但人情畢竟是人情。

凌寒前往皇宮,走到半路時,他只覺左手一震,一個念頭涌過。

是異火。

之前它也「吃」了一部份魔氣,但立刻撐到假死過去,這些天一直沒有動靜,如今終是醒了過來。

「依呀呀」異火向他傳遞著歡快的念頭,凌寒可以感應得到,異火確實強大了幾分。不過,它立刻又露出渴望之意,想要吞食更多的魔氣。

「沒了,沒了」凌寒沒好氣地道,同樣通過神識傳遞念頭,不然自言自語要被人當成腦子有問題了,「以後再給你弄,不過,你也得給我好好乾活。」

「依呀呀」異火閃動,也不知道是在點頭呢,還是表達不滿。

「你將它收進黑塔中,我有辦法提升火焰的威能。」小塔突然說道。

「真的?」凌寒下意識地道,雖然他知道器靈是不可能說謊的器靈雖然帶個靈字,但永遠不可能成為生靈,自然沒有情感,擁有說謊的能力。

只是小塔說得有些驚人,讓他感到了震驚。

「真的。」小塔平靜地說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