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277章 生花境強者現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這老者是生花境,才能以肉身飛行於天地之間。超凡脫俗。 當老者來到正上空的時候,無窮的威壓流轉,讓所有人都是打心底升起一股渺小感,只想跪下來頂禮膜拜。 老者的目光在封炎的身上掃了一...

結束了,凌寒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這讓所有人都是意料不到,虎妞有驚人的速度,她要是拔得頭籌的話,眾人雖然吃驚,可還是能夠接受。但凌寒?他居然打敗了封炎和嚴天照,卻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想到。

一劍敗嚴天照,再一掌廢了封炎,簡直如同夢幻。

雨皇看著凌寒,神情淡然,可誰也不知道他心中有著怎樣的驚濤駭浪。

今天這四個年輕人的表現,都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甚至想都不敢想。事實上,四人中反倒是擁有雙體質的封炎還算正常,其他三個都可以說是變態。

嚴天照的「綠霧」恢復能力,虎妞的速度,凌寒的劍法還有最後那詭異的一掌,連雨皇也是一團霧水。

「拿去吧」雨皇憑空取出一隻盒子來,向著凌寒遞了過去。

空間戒指。

凌寒微微有些訝然,他本以為雨國不可能擁有空間戒指,沒想到雨皇居然有這樣的寶物。但再想想連真視之眼的神通都出現在了國庫之中,那麼再偶爾或得一枚空間戒指也就不稀奇了。

他接過盒子,這東西不大,但也不怎麼方便塞進兜里,只好拿在手裡了。

雨皇可以暴露他擁有空間戒指的事情,凌寒可不敢,畢竟他現在的實力太弱了,更何況他手上還沒戴著戒指,而是收進黑塔之中。

「咦?」雨皇突然微微一怔。看向遠方。

凌寒也立刻感應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同樣順著雨皇的目光看向遠方。

一片雲朵正從遠處飄了過來,但詭異的是。這片雲居然是粉紅色的,而且速度極快。但再接近一點,便能發現雲朵上居然還站著一個人。

這是一名七十來歲的老者,身材修長,頭髮烏黑,穿著一件長袍,極有仙風道骨之氣。

人?飛在天空?

當其他人也看到之後。不由齊齊露出震驚之色。

凡人怎麼能夠飛行於天空之中?

生花境

這老者是生花境,才能以肉身飛行於天地之間。超凡脫俗。

當老者來到正上空的時候,無窮的威壓流轉,讓所有人都是打心底升起一股渺小感,只想跪下來頂禮膜拜。

老者的目光在封炎的身上掃了一眼。神情立刻變得陰沉下來,道:「好大的膽子,敢傷我冬月宗的弟子雨皇,給老夫一個解釋」

他盯著雨皇,居高臨下,霸氣畢露。

生花境,確實有這樣狂傲的資格。

雨皇卻是毫不買賬,森然抬頭,便是一拳轟出。道:「在朕的面前,也敢高高在上?」

轟,一隻金色的拳頭從天而降。對著那生花境老者砸了過去。

「放肆」那老者簡直要氣炸了,區區神台境居然敢向他主動出手,真是滑天下之稽。可一拳轟來,他也不敢任憑其轟擊,只好一抬手,對著天空按去。

一片粉紅色的氤氳盪開。化成千萬隻飛禽,對著金色拳頭進行著咬啄。

「咦」老者立刻發出驚呼。因為這隻金色拳頭實在霸氣,竟是生生將那些飛禽一一崩碎,以勢無可擋的姿態碾壓轟落。

老者被迫再出一掌,向著金色拳頭迎去,身形頓時被打落下來,落到了地上。

金色拳頭終是被崩碎,可老者也降到了地面,反而是雨皇高坐於小山之頂。

第一回合交鋒,雨皇佔了上風

嘶,所有人都是驚呼,今天讓人震驚的事情真是一件接著一件,雨皇不是神台境嗎,怎麼能夠壓制生花境的?八國使者更是惶恐不安,難道雨國要出現第二尊生花境強者了嗎?

那生花境老者昂然而立,他並非不敵,只是太過輕視了雨皇才會被一拳打落下來。只是他再大意也是生花境,而生花之下為凡人,他隨手一擊便能抹殺神台境,怎麼會被轟落的呢?

他名為何正初,是冬月宗那位靈嬰境強者專門為了給封炎長臉,派他來接引封炎回去的。因此,他打算在封炎獲得武鬥第一時再出現,讓站在年輕一代最高峰的封炎再上層樓。

萬萬沒有想到,雨皇竟然宣布另一個人為此次武鬥的冠軍,讓他不解之下過來看個究竟,卻看到封炎竟是被廢去了一條腿。

這自然讓他大怒,可還沒有發飆就被一拳打落在地,讓他都是有些懵。

何正初抬頭看雨皇,眉頭微皺,道:「你只不過是半步生花,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戰力?」

「你無須知道。」雨皇依然霸氣。

何正初不解,他自然知道一國氣運可以提升實力,可有這麼誇張嗎?他年輕時又不是沒有在北荒九國中歷練,與幾個前任國主交過手,國勢加身,確實可以提升戰力,但也只是幾星而已,萬萬沒有跨越凡人那麼誇張。

這一代的雨皇,似乎強得有點過份。

何正初看了眼封炎,道:「此子乃是我宗石太上長老的親傳弟子,卻在這裡被廢了一條腿,本座需要一個交待。」

「需要什麼交待?」雨皇哼了一聲,「他在公平的武鬥中受傷,世人皆睹,本皇需要給你什麼交待?你可帶著他離去,想要報仇,可以,讓他修鍊得厲害些,自己來討回這個面子。」

何正初考慮一下,道:「本座要帶走行兇之人。」

能夠說出這句話,何正初可算是給足了雨皇面子,因為冬月宗的弟子在雨國還是當著雨皇的面被廢,卻沒有要雨皇付上連帶責任,簡直不像是冬月宗的作風了。

雨皇卻是毫不給面子,道:「你的耳朵有問題嗎?朕說了,這是公平對決,封炎可以自己來討回臉面。」

何正初不由大怒,道:「雨皇,你這是不給本座面子嗎?」

「在朕的疆土之中,為何要給你面子?你算什麼東西,敢威脅朕?」雨皇森然說道,皇氣如熾,霸道無雙。

眾人只覺熱血沸騰,居然把一名生花境強者訓得跟狗似的,雨皇真是太霸氣了,這樣的君主實是讓人心折,就是把命賣給他都是心甘情願。

何正初卻是氣得眉須皆張,怒道:「好大的膽子,看來雨國要換個皇帝了」

他悍然出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