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69章 怪物頻出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什麼概念。 他相信,只要虎妞跨進靈海境,那麼他肯定無法再看出小丫頭的修為。 「這一世的怪物也太多了1 凌寒總結道,他復生還沒有一年呢,可先是看到了一具破虛境強者的屍體,再接著直...

戚永夜、百里騰雲幾個沒有堅定支持凌寒的人自然十分後悔,在酒席上不斷地向凌寒敬酒,好話說盡,想要修復這道裂隙,可破鏡就算重圓,那一道裂縫又豈會消失呢?

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

朱無久、金太極、李浩則是十分開心,他們跟隨的人居然是玄級上品丹師,讓他們一直如在夢中,這樣的大人物可是能夠比肩八大豪門家主的,現在居然和他們稱兄道弟,怎麼都是不敢相信。

廣元則是十分鬱悶,這小子藏得太深了,害得他小心肝撲騰撲騰地跳,好幾天沒有睡到好覺。不過,凌寒給了他一份功法,讓他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

完整的大日天心經,而且還有第五層的功法!

他手裡只有四層,而且還有些殘缺,因此這明明是一門地級中品功法,可在他手裡卻只能發揮出玄級上品的威力。即使如此,也讓他成為了散修中排名前十的靈海境強者,大日天心經的威力可見一斑。

現在獲得了完整的大日天心經,更有了成為神台境的希望,頓時讓他激動得頭皮發麻,差點就哭了出來。

「小兔崽子,不帶你這樣玩的。」廣元幽幽說道,因為這功法是散席之後,眾人離開了才給的,他也不怕自己靈海境強者的形象不保。

凌寒故意伸出手,道:「廣老兄,你要是不滿意的話,可以把功法還我。」

「去,進了本座的口袋。那就是本座的東西了1廣元連忙拔腿就跑,一邊道。「本座去修鍊了,要打架的話。儘管說,本座決定了,既然已經上了你小子的賊船,那就一路黑到底吧。」

凌寒不由失笑,這個廣元還挺有意思的,不過也是血性之人,才會讓他放心將大日天心經相傳。

只要可以獲得他的信任,那誰也不會吃虧,只會賺到飛起!

——丹道帝王埃首先在丹藥方面就不用擔心,而他又曾是天人境強者,腦子裡又記了多少功法武技,隨便拿一門出來都能讓靈嬰境搶破頭。

一晚過去,第二天一大早大皇子和三皇子就先後來訪,想要與他修復關係,可凌寒又豈會理會他們,他最討厭的就是那些所謂的朋友,明明在扯你的後腿。卻非要說是為了你好。

這樣的人,他可從來不會給面子,直接抽走。

大皇子、三皇子都是含怒而去,可凌寒已經亮出了丹道巨頭的身份。就算他們再不爽又如何,敢對這樣的存在無禮嗎?別說他們現在只是皇子,就算登基為皇了。也得對凌寒客客氣氣。

七皇子倒是沒有過來,他現在是穩坐釣魚台。自然不急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凌寒每天都是以百毒玉膏抹身。快速提升修為。

這藥膏的好處不但是修為提升快,而且副作用小,不像吃四化丹,會在體內留下丹毒,嗑上一陣就得停下來,等體內的丹毒排出才能繼續服用。

又是兩天之後,黑塔中傳來一個不小的動靜。

虎妞突破了。

湧泉境!

「妞可以幫凌寒啦1從黑塔中出來后,她撲進凌寒的懷裡,得意洋洋地說道。

「妞妞好厲害1凌寒大笑,拍著對方的腦袋道,然後想了想,道,「來,咱們練練,看看你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兩人重進黑塔,這自成一界,打得再激烈也不會擔心會被外面的人知道,而且這裡面也足夠大和結實,別說他們只是湧泉境,就是到了破虛境也不用怕將黑塔打爆。

虎妞一旦動起手來,立刻凶相畢露,一招一式都是兇狠無比。不但如此,她似乎還有一種短距離瞬移的能力,距離真得不多,也就寸許的樣子,但在戰鬥之中,差之毫厘,可失之千里,這種能力非常實效,而且可怕。

若非在黑塔之中凌寒就是神,他也不可能捕捉到虎妞的瞬移,因為小丫頭的速度太快了,造成了視覺上的殘影,根本查覺不到。

在黑塔中與凌寒交手,就算是破虛境也得跪,因此這自然是不公平的,凌寒只是守,任虎妞進攻,來評估小丫頭的戰力。

結果讓他震驚,小丫頭的戰力值保守估計也有九星!

他在湧泉一層時也就九星、十星的戰力,虎妞居然可以與他媲美。

小丫頭的戰力會這麼可怕,主要因為兩點:速度、瞬移,當然她的「爪子」十分鋒利,足以撕開湧泉九層的防禦,否則光能打得到人卻打不傷人,那一切都是虛的。

這一切的根源,應該是虎妞丹田中的人形靈根吧,那太詭異了,現在想來也讓凌寒一陣毛骨悚然。而隨著虎妞跨進了湧泉境,凌寒也只能隱約感應到小丫頭的氣息,越來越難以捉摸了。

要知道他可是擁有一道天人境的神識,感應力絕不輸真正的天人境,可連他都快要看不穿虎妞了,這是什麼概念。

他相信,只要虎妞跨進靈海境,那麼他肯定無法再看出小丫頭的修為。

「這一世的怪物也太多了1

凌寒總結道,他復生還沒有一年呢,可先是看到了一具破虛境強者的屍體,再接著直接出現了一尊活著的、呃,而且還是殘缺的神靈。

消聲匿跡無數年的千屍宗又跑出來了,還有嚴天照,那邪惡的氣息讓他都是有些討厭,甚至不安!

相比之下,封炎反倒成了小意思,而且還是比較正常的「品種」。

「算了,不去想了,再強都沒有黑塔厲害,惹毛了我,統統鎮壓1凌寒不再去想,繼續苦修,在武鬥的那一天,他要當眾吊打封炎。

日子一天天過去,雨皇的六十大壽越來越近,不但各地的王爺或親來、或派出王儲來賀,連另外八大國也是派出了重量級的使者,送來了賀禮。

皇都是一片熱鬧,堪比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張燈結綵。

而就在這時,陳家終於撐不住,投降了。

地水派天天砸陳家的店鋪,再加上還有凌寒不惜賠錢的殂擊,陳家的經濟來源一下子斷了,一個多月來已是快到絕境了。

原本陳家還想借孫子焰的身份死撐,可隨著凌寒成為玄級上品丹師的消息傳出,孫家有大人物直接出面,讓孫子焰把陳家那女子給休了。

如此一來,陳家失去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陳運祥自溢而死,結束了醜惡的一生。

凌寒也沒有擴大打擊,決定將此事告一段落。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