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66章 交易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但萬一盒子中真有什麼寶貝呢? 「明天同樣是這個時間,你帶著盒子過來,我則會帶著築基丹。」他說道。 許可欣大喜,連忙確認道:「是十顆築基丹1 「可以。」凌寒點頭。 ...

在許可欣想來,第六層功法對雨國、不,對北荒九國所有武者都應該有著無比的吸引力,因為這可以踏出關鍵的一步,從此擺脫凡人之軀,具備了成為神的資格。,

當然,生花境差得還很遠,但無疑已經踏出了第一步。

她拋出這樣的誘餌,相信凌寒一定會上鉤,篤篤定定,可萬萬沒有想到,凌寒居然拒絕了,而且還拒絕得那麼毫不猶豫。

難道——

「小弟弟,難道你已經擁有了第六層功法?」許可欣故態復萌,又是一副嬌滴滴的模樣,媚態橫生。

凌寒道:「許貴妃覺得這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雨國怎麼可能有第六層功法!

許可欣心裡是這麼想的,可凌寒拒絕得太過痛快,讓她又覺得對方有可能掌握了第六層功法。她從來沒有這麼猶豫不決過,讓她有種抓狂的感覺。

凌寒主動釋疑,道:「我是一名丹師,需要太強的修為嗎?」

這倒是有道理,他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准地級丹師,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一個人的精力有限,分心貪多的話,那隻能樣樣不精。

許可欣仍是有些懷疑,但她也不好繼續追問,畢竟是她有求於凌寒。她猶豫許久,道:「我還有一件寶物,可做交換。」

「哦,是什麼?」凌寒隨口道。

「我也不知道。」許可欣搖頭道,因為一切都和她預想的不一樣,讓她方寸大亂,收起了媚態,變得正經起來。

凌寒不由失笑,道:「許貴妃是在開玩笑吧?」

哪有這樣的事情。說是要拿寶物出來交換,卻連是啥也不知道,那你怎麼可以確定是寶物呢?

許可欣道:「在七年前,我與師、師門幾位長輩發現了一座古墓,便是在裡面得到了那部無相心經。另外,在無相心經的邊上。還有一隻密封的盒子,但無法打開。」

她頓了一下,又道:「能夠與無相心經放在一起,這隻盒子中所裝的東西必然同樣珍貴。」

凌寒微微一笑,道:「許貴妃便想用這真假未知的東西來交換十顆築基丹?」

「不錯。」許可欣點點頭,「大師可願賭上一賭?」

「好。」凌寒毫不猶豫地道,反正他隨手就能煉製築基丹,輕鬆加愉快,就算真得只是換到一隻普通盒子。也不過是浪費幾百萬的銀兩和個把小時的時間而已。

但萬一盒子中真有什麼寶貝呢?

「明天同樣是這個時間,你帶著盒子過來,我則會帶著築基丹。」他說道。

許可欣大喜,連忙確認道:「是十顆築基丹1

「可以。」凌寒點頭。

「一言為定1許可欣大喜過望。

凌寒起身離去,既然決定做這筆買賣,他自然得去準備材料了。可惜黑塔中的葯田還沒有完善,否則他就能完全自給自足,畢竟從秘境出來也沒有幾天。哪可能這麼快就把所有的藥草都準備好。

他自然是去了天葯閣,向付元勝謝過之後。買齊了煉製築基丹所需要的材料,然後回了虎陽學院。

許多人都在門口等著他,想要與他套上交情,畢竟他可是剛剛得到了雨皇召見,聖眷正隆,可凌寒哪有心情理會。隨意說了幾句便把眾人都給打發了。

進了院子,虎妞立刻粘了上來,凌寒與她說了幾句,便帶著她一起進了黑塔之中。小丫頭愉悅地玩耍起來,凌寒則開始煉丹。

這自然是小意思。配好材料,只是一個小時之後,十顆築基丹便出爐了。

第二天,皇室放出了一個大消息。

雨皇六十大壽在即,這次當然要普天同慶,而且還會召開一次特別的武鬥,以彰顯帝國的武力。這次武鬥的第一名將得到雨皇的親自嘉獎,而獎品則是一門神通!

神通是什麼玩意,大部份人都不懂,可並不妨礙大家可以猜出神通的珍貴——雨皇拿來做嘉獎的,會是普通的東西嗎?

一時之間,群情高漲,連八大豪門的神台境強者都是蠢蠢欲動,但看到參加武鬥的條件時,不少人立刻蔫了,因為只限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參加。

也是,帝國的未來自然著落在年輕一代的身上,老頭子們湊啥熱鬧?

三十歲以下……那就只有兩個人了,凌寒、封炎!

明眼人已經看出來了,這是雨皇為兩人搭起了一座擂台,要在天下人面前決一勝負。

「神通?」惜花閣中,嚴天照喃喃自語,手中拿著一隻酒杯,悠閑而坐,充滿了出塵的氣質,而在他的邊上則有一個老嫗茫然失神,好像沒了魂兒。

仔細看的話,這老嫗竟是與嚴夫人有幾分相似。

「本想離開雨國了,沒想到先看了一場好戲,現在又遇上了一門神通。神通有弱有強,但無論如何,能夠被稱為神通必然有用,不妨拿來一閱。」嚴天照放下酒杯,看向老嫗,笑道,「母親,我便拿一個比武冠軍,在天下人面前露臉,你可開心?」

她果然是嚴夫人,怎地突然失去了如花容貌,變成了一個老嫗?

嚴夫人如同一個死人,過了好一會眼神中才閃過了一絲生氣,顫聲道:「你不是我兒子!你是個魔鬼!你是個魔鬼1

「錯了,我確實是你兒子,只是多了一些額外的經歷。」嚴天照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嘴角綻開一抹邪氣無比的笑容,「還得謝謝母親大人,將一身修為都轉注給了我,否則我要擁有現在的修為,怎麼也得修鍊個十年八年。」

嚴夫人只是搖頭,不斷地道:「你不是我兒子!你不是我兒子1

嚴天照收回目光,拿起酒杯又喝了起來,對著天空道:「所有人都以為這次的第一不是凌寒就是封炎,那便讓我給所有人一記耳光,讓他們知道,還有我嚴天照呢1

……

下午,凌寒去了昨天的茶樓,與許可欣完成交易。

「十顆築基丹。」凌寒隨手取出一隻玉瓶,放在了桌上。

許可欣心情大好,不由又有心情使媚,嬌滴滴地道:「小弟弟不怕姐姐黑了你的丹藥嗎?」

「你可以試試。」凌寒淡淡說道。

「唉,你這人一點也不風趣。」許可欣搖了搖頭,從邊上取起一隻用紅色布帛包裹的盒子,放在了桌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