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64章 敲打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嗯,應該不會知道。 雨皇畢竟只是人,就算突破生花境也只是超脫於凡人,距離成神還差得遠,他也只能將有限的注意力放在幾個重點人物身上。 比如他三個有資格競爭皇位的兒子,一舉一動肯...

凌寒拱了拱手,道:「晚輩參見雨皇1

他自稱晚輩,行的自然是武者之禮,無須跪拜。而若是以臣子的身份參見,那麼他就必須跪下,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立常

雨皇並沒有責怪,反而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年輕人,傲氣很足啊1

在他的腳邊,許可欣被驚醒,睜開了雙眼向著凌寒看去,俏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這年輕人她分明見過,當時還動了一絲殺念,只是並沒有下手。

沒想到,此人居然有資格拜見雨皇,這很驚人。

「陛下才是威風八面,一拳便把冬月宗的狗屁執事打翻,讓晚輩熱血沸騰。」凌寒小小地拍了記馬屁。

「哈哈哈哈1雨皇大笑,搖了搖頭,道,「你以為你嘴巴甜一點,朕就能忘了你惹出的麻煩?」

許可欣不由震驚,她陪在雨皇身邊好幾年,幾乎沒有見過雨皇這樣大笑過,還用調侃的語氣跟一個小年輕說話,簡直讓她無法相信。

凌寒正容道:「還請陛下恕罪1

雨皇哼了一聲,道:「朕就算有再大的氣,也不敢對一位玄級上品丹師怎麼樣1

許可欣的美目不由瞪得渾圓,玄級上品丹師?就面前這個少年?怎麼可能!但雨皇又豈會信口開河,這不信也得信。

凌寒嘿嘿一笑,道:「還沒有感謝陛下之前的解圍之恩,他日必有所報1既然雨皇挑明了他玄級上品丹師的身份,他也就用丹師的身份與雨皇說話,在地位上也只是稍遜。

雨皇用手指在扶手上輕輕敲了下,道:「老大、老三和老七,你都見過了。認為哪一個更適合繼承皇位?」

這問題,應該問他嗎?凌寒想了想,道:「陛下心中應該早有決斷,我可不敢妄言。」

「你可是玄級上品丹師,付元勝、吳松林又非常聽你的話,你要是跟朕意見相左。日後鼓動丹師不賣葯給雨國臣民,雨國的江山豈不是要毀於一旦?」雨皇淡淡說道。

凌寒不由升起一道冷汗,這帽子有點大啊,天子又喜怒無常,萬一認為他是個禍患,會威脅到皇權,那管你是誰,直接滅了!

他的精神高度集中,一有異動他就會進入黑塔。最多就是讓雨皇發現他有瞬移的秘法,或能隱身之類,就算曝露一點秘密也比丟了小命強。

「把你的小心肝安安穩穩地放在胸口中,朕若想殺你,你也不可能活著走到這裡。」雨皇淡淡說道。

凌寒嘿嘿一笑,表面上鬆了口氣,可內心卻是毫不放鬆,他可不會輕易相信另一個人。

「凌寒。朕該怎麼對你?」雨皇說道,「一個能夠煉製出築基丹的丹師。雨國甚至會因為你而亂了套1

噗!

許可欣終是忍不住咳嗽起來,在皇都鬧得沸沸揚揚的築基丹居然是凌寒煉製的?不可思議,不可思議,他才多大,怎麼可能煉製築基丹?

凌寒想了想,道:「日後我若是再煉製出築基丹。會將一半優先供給皇室。」

「好1雨皇終是露出笑容,緊張的氣氛頓時化開。

真是伴君如伴虎,帝王喜怒無常,動輒殺人,讓人想不緊張都難。

凌寒不禁腹誹。要是他還有前世的修為,肯定把雨皇吊打一頓,居然敢嚇他!但此時此刻,他只有苦笑的份,道:「差點被陛下嚇死1

雨皇一番鋪墊,再來一句恐嚇,其實就是為了築基丹罷了。

「哈哈,你日後必成地級丹師,便是朕見了也得倒履相迎,趁你現在翅膀還沒有硬,朕當然得敲打敲打、欺負欺負,日後便沒機會了。」雨皇笑道。

凌寒也笑了笑,其實雨皇也是個風趣的人,端看他樂不樂意讓你感到有趣。

「老大、老三在心性上終是差了些,有野心,但沒有相應的氣勢1雨皇開口,給自己幾個兒子做著點評,「老七也有些過於小心謹慎,守成有餘,進取不足。」

他頓了一下,道:「你應該是支持老七了,有一位未來的地級丹師幫襯,朕也能放心地退下去。朕決定了,待六十歲壽辰之後,便將皇位傳給老七,從此之後專心武道。」

許可欣大驚,俏臉刷得蒼白,不由叫道:「陛下——」

雨皇伸手一按,將她的話攔下,道:「你也該離開了1

凌寒沒有在意兩人打得啞謎,道:「恭喜陛下。」

「為何要恭喜朕?」雨皇笑盈盈地問道。

「放下國事,陛下便能全力衝擊生花境,從此超凡入聖1凌寒笑道。

雨皇不由地目光一亮,頓時氣勢如同海潮一般洶湧,道:「你竟能看出朕的修為?」

凌寒微笑,不卑不亢地道:「我是丹師,神識要比一般人強大許多。」

雨皇點點頭,這少年人確實另類,否則也不可能在聚元境的時候就煉製出准地級的丹藥。他又伸指敲了敲扶手,道:「半個月後,朕會舉辦壽宴,同時還會進行一場武鬥,來為朕的大壽慶祝。」

凌寒不知道這番話有什麼意義,只是點點頭,沒有介面。

「奪得武鬥第一的人,獎品是內庫中的一件寶物。」雨皇悠悠說道。

凌寒頓時心神一震。

真視之眼!

雨皇已經是半步生花,再加上國勢之助,他在雨國如同神靈一般,視覺、聽覺幾乎無所不在,想來大皇子、三皇子與他做的幾次交易都沒有瞞過這位雨皇。

凌寒心中一緊,那麼柳家姐妹的事情呢?嚴格說起來,他包庇行刺貴妃的兇犯,這與造反沒什麼不同。

嗯,應該不會知道。

雨皇畢竟只是人,就算突破生花境也只是超脫於凡人,距離成神還差得遠,他也只能將有限的注意力放在幾個重點人物身上。

比如他三個有資格競爭皇位的兒子,一舉一動肯定都瞞不過他,暗暗比較哪一個才更適合繼承皇位。

因此,凌寒與大皇子三皇子商量竊取真視之眼的事情當然瞞不過這位雨皇了。

現在雨皇把真視之眼當成獎勵拿出來,潛台詞就是你的小動作朕清清楚楚,只要你肯聽朕的,那自然會有好處給你。

不愧是一國之主,權術玩得這麼溜。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