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263章 面聖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他們後悔死了,算來算去,卻是沒有算到雨皇居然會強勢出手!他們見封炎之前鬧得那麼歡,可皇室力量卻是根本沒有反應。以為這次也是如此,卻不想出現了意外。 早知道他們也該死撐凌寒的話。既能與對方...

從頭到尾,雨皇連面都沒有露,但他的霸氣卻是深入人心,哪怕付元勝、劉家家主這樣的神台境強者都是從心底升起一股敬畏,沒有一絲反抗之意。

這才是真正的霸主,言出法隨,皇恩之下,皆是我臣。

凌寒的目光卻是看向了遙遠的皇宮,因為他的神識捕捉到,雨皇的聲音其實是從那裡傳過來的。

普通人知道了肯定要抱頭驚呼,這怎麼可能?

隔了至少十來里路,怎麼可以將聲音如此之快、如此之清晰地傳過來?還有那一記天子之拳,竟是轟昏了一名神台境強者!

簡直像是神話一樣,這也太強大了吧。

「神台境絕沒有這樣的能力1凌寒在心中說道,「難道雨皇已經突破生花境了?」神台、生花,只差了一個層次,但這一步的跨越卻如同天與地一般,神台為人、生花為神!

只有生花境才能於十里之外傳音,有若親臨,一念生,拳意到,輕鬆鎮壓神台境。

「不對1凌寒將眉頭微皺,他隱約捕捉到了雨皇的一縷神念,但應該還沒有達到生花境,著實奇怪。

「凌寒,再讓你多活十天,十天之後,我會親手取你性命1封炎冷笑一聲,將仇苦一把拎了起來,身形縱起,很快就消失而去。

沒有人敢攔阻他,哪怕他之前殺了那麼多人。

「凌寒——」七皇子走了過來,臉上充滿了喜色。他賭對了雨皇的性格,這位一國之主霸氣無雙,怎麼能夠容忍冬月宗欺到頭上來,必然會強勢反擊。

只是連他也沒有想到雨皇的態度居然強硬到這樣的地步,竟是直接把仇苦給打爆了。

不管怎麼說。他走對了這一步,肯定會大得雨皇的歡心,離皇位又近了一步。

「父皇傳召,你還是趕緊去吧。」他笑盈盈地道,雨皇很少單獨召人相見,能夠獲得此殊容的。之前便只有殘夜和趙歡二人,連他們幾個皇子都很少能夠單獨拜見雨皇。

凌寒沖著他點點頭,患難見真情,相比之下,大皇子和三皇子的表現就太失水準了。他看了眼劉雨桐,小侍女自然早被劉家的人攙扶了起來,他想了想,也沒有打算過去說話,主要是不爽劉家的人。

雨皇已經明確表達。而且一拳把劉家都給砸了,明顯是在表達對於劉家的不滿,相信劉家再也不敢與封炎勾勾搭搭了。

「寒少1大皇子和三皇子也同時走了過來,臉上帶著虛偽的笑容,心裡則是七上八下。

他們後悔死了,算來算去,卻是沒有算到雨皇居然會強勢出手!他們見封炎之前鬧得那麼歡,可皇室力量卻是根本沒有反應。以為這次也是如此,卻不想出現了意外。

早知道他們也該死撐凌寒的話。既能與對方結下更深的交情,又能討雨皇的歡心。現在倒好,兩頭不是人!

凌寒只是淡淡一笑,道:「我要面聖,沒空與兩位皇子交談1說完,一甩手。揚長而去。

大皇子和三皇子的眸子中同時露出怒火,一個小小的凡夫而已,居然敢給他們兩個皇子臉色看。但現在可不是計較這個問題的時候,七皇子突然發力,已經在皇權的爭奪中走在了前面。

在皇位面前。什麼都可以放到一邊。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露出了笑容——七弟現在風頭太勁,必須打壓一下,讓三人再次回到同一起跑線。

凌寒沖著廣遠等人遙遙點頭,並示意廣元、朱無久先帶著虎妞回去,自己則是大步而行,向著皇宮而去。十來里路對於湧泉境來說只是十來分鐘的事情,他很快就來到了皇宮之前。

「請跟我來。」一名侍衛走了過來,身材中等,年齡也只有三十來歲,卻已經是靈海境了,這在雨國是非常驚人的。

雨皇既然傳召,那一切自然都安排好了。

凌寒跟著那名侍衛而行,道:「不知大人如何稱呼?」

「宰項。」那侍衛冷冰冰地說道,頗有殘夜的風格。

「宰相?」凌寒不由一愣,心道你爹娘怕是要失望了,現在卻是做了武衛。

「項,非相。」宰項淡淡說道。

誰知道他說的是什麼相,但他既然辯解了,說明肯定不是「宰相」了。凌寒嘿嘿一笑,也沒有在名字的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畢竟對方可是靈海境,別惱羞成怒回過頭來一拍掌打翻他。

此人才應該是雨皇的心腹吧,三十來歲的靈海境,再得雨皇悉心栽培的話,有可能在四十歲左右跨進神台境。

宰項顯然不是多話之人,凌寒不問,他就絕沒有開口的意思,引著凌寒一路穿行,路上的侍衛看到宰項時莫不恭敬行禮,絲毫沒有盤查凌寒身份的意思。

顯然,宰項的地位是得到了所有侍衛的認可。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正天殿」,這是雨皇主持事務、朝臣拜見的地方,現在已經過了朝政的時間,因此整個大殿就顯得空空蕩蕩的。

「自己進去吧。」宰項冷冷說道。

真是個冷淡的傢伙。

凌寒在心中說道,一邊走進了大殿。

這是宮殿群中最大的一座,一根根足有百米高的石柱撐起了龐大的宮殿,給人一種宏偉壯觀的震撼感。放眼看去,整個宮殿空空蕩蕩的,但凌寒卻知道,每一根石柱後面都藏著一名侍衛,實力都是靈海境。

而在宮殿的盡頭,一張王座高高聳立,坐著一名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明明只是坐著,卻散發出無盡的霸氣,讓人心膽俱寒。

雨皇!

——他應該馬上就要六十了,可看上去卻只有五十齣頭,保養得真是不錯。

在雨皇的腳邊,卻有一名女子跌坐,似乎在侍奉他一般,可凌寒卻看得出來,這女子其實是在修鍊。

居然是許可欣。

都說此女得寵,果然不假,居然白天也能陪伴君側。不過,陪伴君王不應該曲意承歡,可她怎麼又在修鍊呢?這是一件怪事。

而且,凌寒只是看了一眼便能確定,雨皇絕對不是重色之人,否則他絕不可能有現在的實力。

半步生花境!

不對不對,半步生花境那也只是接近生花,事實上還是神台境,依然是凡人一枚。凌寒心中念頭電轉,想道這就應該與國勢有關了,才能讓雨皇跨過那半步,真正擁有了生花境的威能。

「年輕人,你讓朕很頭疼啊1雨皇開口,有無盡大勢揚動。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