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60章 脅迫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遠保持。 相反,像凌寒的岩石體卻是被動的,不用激發就能起到效果,可就算主動運轉也不可能提升體魄的強度。 還有,凌寒相信封炎應該另有什麼秘密,否則當初也不可能與大皇子打個平手,更不可能被...

凌寒無懼靈嬰境的威壓,但若是被靈嬰境的武道意志撞擊一下的話,那等於拿雞蛋砸石頭,只會粉身碎骨。

因此,法旨卷過來時,他只能退。

「逃啊!逃啊!看你能逃到哪裡去1封炎冷笑,舞動著法旨追了上去。隨著他的舞動,靈嬰境級別的威壓越來越可怕,哪怕是神台境強者都是汗如雨下,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說了,早已經癱成了軟泥。

凌寒身形急縱,一邊思索著對策。

他若是祭出魔生劍,哪怕不能激活劍上的武道意志,可光憑十階的鑄器材料就能擋得下靈嬰境的武道意志,關鍵是,他若是當眾用出,會引來多少人的注意?

如果他只是孤家寡人一個,那麼無所謂,大不了我跑路嘛,換個地方繼續混好了。

可現在他的根在雨國,在大元城,在蒼雲鎮,他可以走,凌東行怎麼辦,其他的親人怎麼辦?凌家已經遭受了一次大劫,凌寒又豈忍因為他的關係,再給凌家帶去滅頂之災?

不行,魔生劍絕不能用!

「哈哈哈哈,在靈嬰境法旨之下,你還想逃到什麼時候?」封炎大笑,他師父賜他法旨,便是對上當今雨皇也能無懼,更何況只是一個小小的湧泉境了。

「乖乖受死,別想有僥倖之心1

凌寒展開「影風身法」,這同樣是玄級上品武技,既然跨入了湧泉境,之前的黃級武技當然都被捨棄,齊齊換成更高級的玄級武技。

封炎追不上。

他得傳一門玄級上品的刀法,一個多月來都沒有吃透,哪有時間再去學別的武技?凌寒就不一樣了。這些都是他前世用過的,哪怕沒有,以他天人境的武道領悟學起來還不簡單?

「別跑1封炎怒不可遏,可就是拿凌寒沒有辦法,對方靈活得像是一條泥鰍,滑溜無比。根本打不著人。

凌寒卻是淡淡一笑,道:「法旨一旦開啟,其中的武道意志就會流逝,你現在這麼催發更是加快了流逝的速度,又能堅持多久?」

說到對於武道秘聞的了解,誰又能比得過他這個曾經的天人境?

「你怎麼會知道?」封炎果然大驚,這也是他師父告訴他的,法旨不比靈器,只是比靈符耐用一些。但也有限得很。

「這你就不用管了1凌寒長劍舞動,打出幾道劍氣,只守不攻可不是他的風格。

封炎也不用刀,法旨揚動,其中的武道意志足以將劍氣摧毀。只是他的心中卻是越來越急躁,這樣下去真能耗到法旨變成廢紙。

他本就是狂傲無比的人,立刻眼露凶光,身形一折。啪,法旨拍到一人的腦袋上。武道意志卷過,那人的腦袋頓時被炸裂。

可憐那人本就被靈嬰境的威壓鎮懾,只能趴在地上哆嗦,根本不可能躲閃,眼睜睜地看著噩運降臨。

「封炎1眾人都是怒吼,這傢伙想幹什麼?

「凌寒。你再敢躲,我就把這裡的人殺個精光1封炎冷然說道,殺氣如沸。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又驚又怒,今天能夠來出席婚禮的可都是皇都有頭有臉的人。甚至還有幾位神台境強者!可封炎居然敢拿他們的性命來做威脅,簡直喪心喪狂!

「封炎,你太過份了1許多人都是厲吼了起來。

「這是你與凌寒之間的恩怨,與我們何干?」

「不要讓我們看不起你1

封炎卻是只作未聞,冷然道:「一群渣渣,全部殺了又如何,誰能拿我怎麼樣?我若全力以赴,不是殺不了凌寒,只是為會讓我揭開底牌,這非我所願!既然可以用更加輕鬆的方法殺人,我又何必用費勁的?」

眾人更加憤怒,紛紛喝罵,但有一點封炎沒有說錯,他可以亂來,想殺人就殺人,可眾人卻不敢拿他怎麼樣,因為封炎是冬月宗的弟子!

誰敢動冬月宗的弟子?最多也就是把他驅逐出雨國罷了。

「凌寒,還不乖乖受死,難道要讓這麼多人為你陪葬嗎?」封炎大笑,神態高傲,彷彿貓在戲鼠一般,法旨舞動之中,又有十幾人被他生生拍成了碎片。

這傢伙確實還有底牌,比如鏡光體,他就沒有動用,而這也讓凌寒確定,這種體質是主動激發的。主動激發的體質必然需要消耗體力、元力或者魂力,這就會有一個極限,不可能永遠保持。

相反,像凌寒的岩石體卻是被動的,不用激發就能起到效果,可就算主動運轉也不可能提升體魄的強度。

還有,凌寒相信封炎應該另有什麼秘密,否則當初也不可能與大皇子打個平手,更不可能被靈嬰鏡看中收為了弟子。

「不要讓我看輕你1凌寒只是這般說道,他自然不可能引頸待斃。

「看輕?」封炎哈哈大笑,傲然道,「你有什麼資格看輕我?你可知道我是——嘿嘿,現在還是暫時保密吧。你想轟轟烈烈地戰死?不可能!我就是要你死得窩囊1

他轉念一想,道:「各位,你們想要活命也可以,但要為我做件事,把凌寒拿下!我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如果到時候凌寒還沒有跪在我的面前,那我就只好祭出法旨,將你們統統殺掉1

好毒!

「不要懷疑我的決心,你們可不要忘了我的身份1他冷冷說道。

眾人都是心中一顫,封炎可不是普通的冬月宗弟子,而是一位太上長老的親徒,之前就公然與大皇子對抗,而現在更是悍然殺人,毫無顧忌。

封炎可以亂來,可誰又能拿他怎麼樣?

如此一想,封炎的威脅就如同架在他們脖子上的刀一樣,讓他們不得不膽戰。

凌寒沒有說話,只是在尋找著機會。

「機會給你們了,想要活命的話,就抓住了1封炎笑道,一邊將法旨收了起來,將所有人戲弄於股掌之間,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讓他非常爽。

就在這時,凌寒如同利箭一般射出,瞬間就出現在了封炎的面前,趁對方收起法旨這一個空隙,出手如電,長劍打在了封炎的手腕上。

啪,法旨頓時脫手飛出。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