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57章 正面對抗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雖然不認得謝暢。但聽四周人的議論也該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不由暗暗點頭。這是雨皇在向冬月宗表達不滿,更是一個警告。 雨國當然沒有資格與冬月宗對抗。但封炎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弟子,他的表現太囂張了,引...

前來劉家參加婚禮的,還有另外七大豪門的人,雖然神台境的大人物自重身份,肯定不會親至,但靈海境卻是來了不少,自然有資格知道呂中天的身份。

皇室出面了?有意思。

「嘿嘿,我跟中天兄可是老搭擋,中天兄既然要插一手,老夫又豈能坐視?」又一名老者笑眯眯地站了出來。

「謝暢1

「真得謝前輩嗎?」

「嘶,謝前輩可是刀道天才,當年被稱為霸王刀,與雨皇陛下同在虎陽學院,被雨皇陛下稱為兩百年來最強的刀客1

「他可是宮廷侍衛長,一直鎮守皇宮,沒想到竟會現身1

眾人紛紛驚呼,謝暢的身份可要比呂中天高多了,不但修為更深、戰力更強,更是宮廷侍衛長,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皇室。

大皇子和三皇子頓時心中一緊,呂中天的出現只是代表七皇子個人支持凌寒,但謝暢不同。謝暢深得雨皇器皇,身為宮廷侍衛長,他只效忠於雨皇。

可現在謝暢卻是站在了凌寒這邊,豈不是說雨皇也是支持凌寒的?

想到他們選擇了袖手旁觀,七皇子卻支持凌寒,現在雨皇似乎也做出了選擇,豈能不讓他們大驚失色?

劉闖、劉慈的臉色陡變,謝暢可以說是雨皇的代言人,許多時候都是謝暢跑到各大豪門中傳遞雨皇的旨意,曝光率甚至比雨皇還高。

他的出現,絕不代表了他自己。

凌寒雖然不認得謝暢。但聽四周人的議論也該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不由暗暗點頭。這是雨皇在向冬月宗表達不滿,更是一個警告。

雨國當然沒有資格與冬月宗對抗。但封炎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弟子,他的表現太囂張了,引起了雨皇的不滿,謝暢的出現就是在給劉家敲敲腦門,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封炎與凌寒的恩怨,就只限於這兩個人,其他人就不要去湊熱鬧了。

雨皇這樣的潛台詞,劉家當然不可能讀不出來,因此劉慈劉闖互看一眼之後。紛紛退了回去,而原本還想出面的劉家人也紛紛坐下。

謝暢、呂中天、廣元相視一笑,也紛紛轉身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這絕對是峰迴路轉,之前封炎和凌寒鬧得那麼大,皇室卻毫無動靜,本以為這次也不例外,沒想到雨皇卻是冷不丁點地出手,讓所有人都是沒有想到。

「之前皇室沒有動靜,是因為僅僅只是凌寒和封炎的個人恩怨。可現在將劉家也卷了進去,意義就不同了!雨皇又怎麼允許外人插手國務,動搖根基1有明眼人看出了原因。

眾人紛紛點頭,劉家可是八大家族之一。是帝國的支柱,現在公然倒向封炎、倒向冬月宗,你們眼裡還有皇室嗎?你們是要造反嗎?

倒不是說雨皇更偏向於凌寒。而是封炎或者說劉家逾越了,打破了雨皇的底限。

劉家內部本來就有兩個聲音。現在雨皇的態度也很明了,自然無人再敢插手。能不能阻止凌寒,就要看封炎了。歸根到底,這還是凌寒與封炎兩個人的恩怨。

凌寒再走幾步之後,已是來到了兩個新人之前。

「凌寒,你來喝我的喜酒,我歡迎,其他的話我可不想聽1封明開口道,明明一副流里流氣的模樣,卻說出了相當有水準的份,讓人大跌眼鏡。

顯然,這是封炎教的,但接下來他的話就讓人直皺眉頭。

「凌寒,我聽說你之前與雨桐關係很近,你該不會給我戴了綠帽子吧?」

噗!

不少人立刻噴了出來,這話怎麼能夠當面問,不覺得丟人嗎?草包,這傢伙果然是草包,是封炎用來噁心凌寒的,任誰聽到自己的女人被人這樣羞辱,都會氣得臉色發青吧?

便是劉家的人也是臉色難看,劉雨桐可是劉家的天之嬌女,她受辱,劉家的臉上又豈好過了?

「快點拜堂成親呀,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已經忍不住想進洞房了1封明色迷迷地道,他只見過劉雨桐一回,卻被迷得神魂顛倒,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能娶到這樣的絕色麗人。

眾人都是連連搖頭,他們不知道劉家在這樁婚事上得到了什麼好處,可被封明這麼一搞,劉家的臉也要被丟盡了。

果然,劉家所有人都是臉色鐵青,沒想到封明居然庸俗到這樣的地步。

只有封炎臉含笑容,他別人不找,卻把封明找過來,看中的不就是封明的惡俗流氓嗎?封明越是低賤,就越是可以羞辱凌寒——看吧,你就只有這樣的程度,跟如此不入流的小人物爭女人。

「還愣著幹嘛,拜堂啊!拜堂啊!沒看我已經憋了很久了?」封明催促道。

啪!

凌寒出手,一拳頭轟在封明的腦袋上,卡地骨頭斷折擠壓聲傳來,封明整個腦袋都被生生砸進了胸腔之中,身體搖搖晃晃幾下,地倒在地上,這才有鮮血涌了出來。

得,喜事變喪事了。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想拍手叫好,實是封明太低賤了,把他們的身份也一同拉低,如今被凌寒一巴掌拍死,都有種蒼蠅終於死了的舒暢感。

只有劉家人臉色更加難看,不管怎麼說,封明都是劉家的姑爺,卻在劉家被一個外人拍死,這等於在打他們的臉。

「凌寒,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1封炎終於站了起來,雙手負在背後,向著凌寒走了過去。

封明死了,他自然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反正他從來沒有在意過這個堂弟,封家也不需要這種廢物。他只是想用封明來羞辱凌寒,沒想到凌寒那麼果斷,直接把封明給拍死了。

「那又如何?」凌寒針鋒相對地道,他和封炎之間早就沒了和解的可能。

「呵呵1封炎卻沒有動怒,而是對劉家的人道,「幹嘛停下,沒聽到新郎倌剛才說了嗎,快點拜堂成親1

咦,封明不是被拍死了嗎,還怎麼拜堂?嘶,封炎該不會是要讓劉雨桐嫁給一個死人吧?

毒!太毒了!

難怪封炎這麼從容,他的目的只是羞辱凌寒,而嫁給一個死人的話,可不比嫁給一個廢物好上多少。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