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56章 粉墨登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比廣元高出一代,這寸草不生的外號既是形容他的禿頂,也是因為他下手狠辣,不留活口。 此人早在五年前就消聲匿跡了,大多數人認為他已經死了。但劉家卻知道,呂中天是被皇室招安了,現在此人出現在這,而且...

,凌寒一拳打過,明明沒有看到他用了什麼厲害的武技,卻是恰好抓到了一絲破綻,在眾目睽睽之下,凌寒這一拳十分輕鬆地打在了劉家那人的胸口,直接把那人給轟飛了出去。↗,

這一拳打得結結實實,那人悶哼一聲,直接被打暈了過去。

全場頓時一片驚呼之聲,要知道劉家那人好歹也是湧泉七層,可凌寒只是一層而已,那可是湧泉後期對於前期的絕對壓制,怎麼會連凌寒一拳都擋不住?

大皇子、三皇子也是色變,凌寒居然強到這樣的程度,連湧泉七層都是一招即敗,這可不比封炎弱多少了。

不久之前,凌寒的修為根本不入他們的眼界,只是看中了凌寒身後的關係才屈尊與他結交,而凌寒本身的能力並沒有被他們放在眼裡,但現在……真是不敢相信。

七皇子則是露出了笑容,凌寒越強,他就越高興,因為他在凌寒「危難」的時候伸出了援手,這份情誼可是貨真價實的。

劉家有些人露出了喜色,但也有些人露出了怒容,顯然因為立場不同而產生了截然不同的心態。

凌寒繼續前進,彷彿剛才只是打飛了一個小人物,完全不值一提。

「凌寒,敢跑到劉家行兇,你膽子不小嘛1又一個中年人跳了出來,年輕一代已經難有人可以阻止凌寒,此人差不多有四十歲,湧泉九層的修為,已經在這個層次困了好多年。但也將實力磨礪得無比紮實。

凌寒淡淡一笑,道:「一般一般。我只是來看看朋友。」

「既然如此,還請自重。」劉家此人說道。他叫劉政,極有希望突破靈海境,因此有資格接觸到劉家的核心機密,知道家族有兩個聲音,一邊支持封寒,另一邊則支持封炎。

他自然是支持封炎的,因為封炎此次許諾的好處確實讓劉家動心,不過因為家族還有許多人支持凌寒,因此他也不想與凌寒交惡。

凌寒道:「若是雨桐心甘情願出嫁。我自然會送上一份厚禮,但若是誰在強迫她,那我這個做朋友的可不答應1

「你管得未免也太寬了1劉政哼道,「念在你也是為了朋友的份上,速速退下,恕你無罪。」

「讓雨桐說話,我要親耳聽聽她怎麼說。」凌寒繼續向前。

「放肆1劉政動了怒火,他不但是劉家子弟,而且快要進入家族的核心圈子。說出來的話誰敢不聽,可好言好語跟凌寒商量,對方居然還胡攪蠻纏。

四周,所有人都是看著。這時自然沒有人會跑出來當冤大頭。

凌寒大步前行,與劉政擦肩而過,根本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大膽1劉政臉上掛不祝猛地一個轉身,伸手抓向凌寒的肩膀。

啪。凌寒頭也不回,只是一伸手就抓住了劉政的手腕。再一甩,刷,劉政便被他扔了出去。好巧不巧,剛好落到了封炎的腳邊。

好厲害,連劉政都不是一合之敵,這傢伙的戰力達到多少星?可他明明只是湧泉一層,為什麼會這麼牛逼呢?

人群中,嚴天照臉帶微笑,眸子的深處則有一股綠色的光華泛動,形成一個詭異的六角星,盯在了凌寒身上,嘴角的笑容漸漸擴大。

封炎低頭看了看摔在面前的劉政,又抬起頭來,臉上一片平靜,看不出有絲毫的異樣。

「凌寒,你過份了1一名五十歲左右的老者走了出來,臉上帶著不悅的表情。

劉慈,靈海境!

別看他名字裡帶了個慈字,但為人可絲毫不慈悲,素以下手狠辣著稱。

現在凌寒儼然湧泉境無敵,上再多的湧泉境都只是自取其辱,因此劉家的靈海境也只能老著臉皮出面,雖然以大欺小有些丟人,可總比鎮壓不住凌寒,讓他當眾大鬧的好。

「廣老哥,這個渣渣就交給你了1凌寒笑道。

廣元很不爽地站了起來,道:「這可是靈海境,不是渣渣!呸,老子真是倒霉,居然會受你的蠱惑1話是如此說的,他已經一躍而出,出現在了劉慈的面前。

「廣元?」劉慈當然認得這個廣元,靈海境在雨國那可是真正的高手,像大元城這麼大的地方就只有一個靈海境,稀有程度可見一斑。

更何況廣元還是散修中排名前十的高手,連劉家這樣的豪門也不會輕視。

廣元嘿嘿一笑,道:「劉老兄,你不出手,我也不出手,如何?」

劉慈臉色陡變,這話聽起來很給面子,但要知道這可是劉家,今天更是劉家嫁女,你們過來搗亂,還不讓他出手,這是什麼道理?

「廣元兄,可否給個面子,不要插手?」劉家又有一名強者走了出來,笑盈盈地看著廣元。

「劉闖1廣元不由臉色一緊,此人是真正的笑面虎,一邊跟你稱兄道弟,談笑甚歡,可立刻就能翻臉出手,而靈海六層的修為甚至比他還要高出一截。

「嘿嘿,老夫也來湊個熱鬧1一名身材瘦長的老者站了出來,頭上光禿禿的,眼睛很小,卻是散發著驚人的寒光。

「寸草不生呂中天1這回輪到劉闖臉色一緊了。

呂中天同樣是散修,而且輩份要比廣元高出一代,這寸草不生的外號既是形容他的禿頂,也是因為他下手狠辣,不留活口。

此人早在五年前就消聲匿跡了,大多數人認為他已經死了。但劉家卻知道,呂中天是被皇室招安了,現在此人出現在這,而且明顯站在了凌寒這一邊,難道是皇室在表明什麼態度嗎?

連大皇子和三皇子都是一驚,他們自然知道呂中天的身份,這是皇室幾位供奉高手之一,他們也各自招攬到了兩個,而呂中天……是七皇子的人。

七弟和凌寒走到一起了?

可這一場仗無論怎麼看凌寒都不可能佔到上風,七弟怎麼會犯下如此錯誤,明知道必輸還要支持凌寒?要知道,封炎背後可是站著冬月宗,雨國哪個勢力可以對抗?

古了個怪,七弟絕不是這樣的傻子埃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