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44章 陣法核心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這把劍的劍身上纏繞著一縷縷的黑氣,好像化成了一條魔龍,在不斷地捲動著、張揚著。 咻,天空中,那道器靈猛地沒進了寶劍之中,不復再現。 「年輕人,造化只有一個,誰得到魔生劍,本座就將造...

其實凌寒還有許多問題沒有問修羅魔帝,比如為何天上有那麼多的屍體?

既然魔天秘境每隔一時間就會開啟,為什麼直到這時才找上他和容還玄?難道前面那麼多時間,都沒有人跑過雷河嗎?

凌寒想到了那魔氣,難道,抵禦不住魔氣便沒有資格與修羅魔帝所接觸?

他遠遠地落在後面,反正只要不跟丟了人便可。,

他們走了很長時間,魔生劍終於停了下來,前方現出了一個巨大的祭壇,呈圓形,中間高高凸起,而四周則是平台,可以看到地上繪製著一個個字元,深奧莫明。

反正,凌寒看不懂。

他將目光放到了祭壇中間那凸起的部份,上面放著一把劍,模樣與那自稱魔生劍器靈的東西完全一樣。

看來,那確實是這把劍的器靈。

這把劍的劍身上纏繞著一縷縷的黑氣,好像化成了一條魔龍,在不斷地捲動著、張揚著。

咻,天空中,那道器靈猛地沒進了寶劍之中,不復再現。

「年輕人,造化只有一個,誰得到魔生劍,本座就將造化賜給誰。」修羅魔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容還玄哈哈一笑,從銅棺中跳了出來,道:「自然是我的1但只是這麼一瞬間,他的身上突然布滿了黑色的魔紋,驚得他大呼一聲,立刻又跳進了銅棺之中。

凌寒不由地眸子一緊,這裡的魔氣太強烈了,容還玄只是現一下身就被魔氣纏繞。若非他帶著三生屍棺,估計就那一下就足以讓他心神皆喪。成為被魔氣操控的傀儡。

奇怪,那他怎麼屁事都沒有?

難道。他煉化了那道魔氣,讓這裡的魔氣畏懼了?

呼!

三生屍棺輕輕顫動著,上面有一道道紋路發光,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古樸的字元,接著便有一縷縷黑氣從棺材里冒了出來,很淡。

顯然,這屍棺正在幫助容還玄驅除魔氣,只是這遠遠不能和黑塔相比,凌寒只是一個念頭就把魔氣驅逐。小塔更是輕易就將魔氣降服。

過了至少一個小時,銅棺中才沒有了黑氣的釋出,顯然容還玄身上的魔氣已經被驅逐了乾淨。

「凌寒,為什麼你一點事也沒有1容還玄在銅棺叫道,顯然是不敢現身了。

凌寒聳了聳肩,道:「幹嘛要告訴你?」

「哼1容還玄也知道自己說了一句廢話,可他就是好奇,連他都是靠著三生屍棺才免被魔氣侵蝕,凌寒又是憑藉什麼呢?

凌寒繞著祭壇轉了起來。道:「不錯,這是一個陣法的核心,而魔生劍便是陣眼,取走了魔生劍。這個陣法不說完全失效,至少也廢了一半。」

「年輕人,本座倒是小看你了。竟有這樣的見識1修羅魔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取走這把劍。不但可以得到十階靈器,甚至可以得到神之手臂1

凌寒不語。過了一會,他露出一抹笑容,道:「天底下沒有白送人的好處,許多不幸都是始於貪婪。我不相信你1

「為什麼?」修羅魔帝不解地道。

「一個隨意用魔氣操控他人的惡魔,與他做交易,不是被人賣了還要給人數錢?」凌寒淡淡說道,他壓制住了自己的貪心。

「年輕人,你誤會了,本座修的乃是魔功,與陣法相融合之後,魔氣自然充斥了這片天地,而且,本座已經失去了身體,根本不可能控制魔氣1修羅魔帝解釋道。

凌寒聳聳肩,道:「我覺得這樣蠻好的,不如就讓那什麼混元神一直被鎮壓下去,再過個幾百年,我差不多也能達到破虛境了,到時候再回來加固一下陣法,保證讓那狗屁神永世不能翻身。」

修羅魔帝頓時無語,過了好一會才道:「這麼大的機緣,你竟要生生錯過?」

十階靈器、神之手臂,確實,都是好東西,但凌寒總覺得事情太過順利了,順利得像是一個圈套,讓他生起了強烈的警惕。

「不,這機緣是我的1轟,一口銅棺飛了過來,容還玄的吼聲也從裡面傳了出來,「我的機緣,誰也搶不走1

他就是被逼入了絕境才得到了千屍宗的傳承,獲得了翻身的實力,滅掉了仇家,而且前途光明,有望成為天地間有數的強者之一。

因此,他十分相信機緣,更相信自己的運氣。

這十階靈器、這神之手臂乃是上天賜給他的,只屬於他,絕不能被人所奪!

轟隆隆,在他的役使之下,銅棺直接向著祭壇滑了過去。

嗡嗡嗡,這座祭壇立刻被激活,這是整個陣法的核心,也是威力最強的部份,一道道脈紋發光,那些字元好像突然活了起來,紛紛浮現而出。

驚人的一幕出現,這些字元竟是化成了一個個白色人形,但無鼻無目無嘴,全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發光字元。

轟,這些符人紛紛出手,向著銅棺拍了過去。

凌寒立刻露出訝然之色,他可以百分百地肯定,這些符人的力量最多只有天人境!

這怎麼可能!

有一件十階靈器充當陣眼,這陣法化出的符人怎麼也應該擁有破虛境的力量,否則乾脆就用十件九階靈器代替好了,難道一件十階靈器還比不上十件九階靈器?

,這些攻擊打在銅棺之上,激得銅棺上的脈紋也紛紛激活,釋放出黑色的光芒,不但將符人的攻擊擋了下來,還順勢反擊,顯得霸氣十足。

這銅棺絕對是十階寶物,黑光耀轉之中,符人只要被照到一下,那一處的字元便立刻黯淡了下來,但並沒有像以前那般,黑光不斷地漫延,擴大傷勢。

顯然,對上九階的存在,銅棺雖然佔了上風但也不至於強到逆天的程度。

但銅棺雖然受限,仍是不斷地向前移動著,只是速度慢了許多。

凌寒眉頭大皺,要是真被容還玄取了魔生劍,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他輕哼一聲,左手一張,便要將吸血元金打出,生生將銅棺拉扯回來。

「年輕人,自己不想要機緣就算了,還要阻人獲得機緣,你太過了1修羅魔帝的聲音響起,凌寒的手上頓時出現一大片黑色的魔紋,讓他的動作不由停了下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