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33章 封炎的後台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靈嬰。傲揚名只覺一陣惶恐,因為凌寒的語氣中根本沒有一絲敬畏,好像靈嬰境也沒有被他放在眼裡。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靈嬰1他顫聲道。 「古怪1凌寒搖頭,他現在知道封炎的底氣來自何...

啪啪啪,一頓耳光抽下去,傲揚名頓時痛醒了過來。

「我在哪裡?福伯呢?」他顫聲問道。

凌寒一腳踹了過去,道:「是我問你,還是你問我?」

傲揚名咬牙,但看到四周那陌生的環境時,不由地臉色難看,這顯然距離他們之前所在的森林不知道多遠,才會出現這樣的平原。

他究竟暈迷了多久,居然被帶到這麼遠的地方?福伯是個廢物嗎,居然讓凌寒帶著他跑了出來!

「你真要與冬月宗為敵?」他冷然說道,既然已經亮出了冬月宗嫡傳弟子的身份,他自然不可能再退縮,弱了冬月宗的威風。

啪,凌寒又是一腳踹了過去,將傲揚名滿嘴的牙齒都是踢掉了好幾顆,臉上都是鮮血,模樣十分凄慘。可對這種白眼狼有什麼好同情的,凌寒淡淡道:「你怎麼會跑來這裡的?」

魔天秘境的出現是一個意外,事前沒有一個人預想得到,所以要說傲揚名是專門沖著秘境來的,這凌寒絕對不相信。

傲揚名抹了下嘴角的鮮血,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害怕之色,現在福伯不在身邊,冬月宗的名號又嚇不住面前這個膽大包天的傢伙,他只能好漢不吃眼前虧,道:「我是來找一個人。」

啪,他再度挨了一腳,氣得他直想爬起來和凌寒拚命,可看到對方那冷漠的眼神,不知怎麼地心中一寒,勇氣頓時消散得乾乾淨淨。

「說話不要說半句,再這樣吞吞吐吐。我就先廢了你的四肢,讓你只留一張嘴說話。」凌寒冷冷說道。

傲揚名只覺寒氣從心底滋生。瞬間籠罩全身,讓他渾身好像冰封了一般。要是換成別人說這樣的狠話。他肯定嗤之以鼻,誰敢如此對他這個冬月宗的弟子?

可凌寒……這傢伙真得好狠,讓他生起了無盡的寒意。

「我要找的人叫封炎——」他老老實實地道。

「封炎1聽到這個名字后,凌寒頓時恍然大悟,終是知道封炎的底氣從哪來了。

冬月宗!

「為什麼要找他?封炎與冬月宗有什麼關係?」凌寒問。

「封炎幾個月前在外遊歷時,遇到了本宗一位太上長老,有意收他為徒,但給了他一個考驗,必須在三個月內突破靈海境。」傲揚名交待道。

「我想與封炎套個交情。便來到了雨國,想要趁封炎還沒有聲名大顯的時候與他結為好友。」

「結果,半路上遇到了魔天秘境開啟,我就先進了秘境。」

傲揚名十分鬱悶,他來找封炎是為了提升自己在冬月宗內的地位,沒想到封炎還沒有見到,先撞上了凌寒這個煞星。

凌寒覺得奇怪,道:「封炎雖然是特殊體質,但也只是銀鏡體而已——那個太上長老是什麼修為?生花還是靈嬰?」

聽他毫不在意地說著生花還是靈嬰。傲揚名只覺一陣惶恐,因為凌寒的語氣中根本沒有一絲敬畏,好像靈嬰境也沒有被他放在眼裡。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靈嬰1他顫聲道。

「古怪1凌寒搖頭,他現在知道封炎的底氣來自何處。成為一名靈嬰境強者的親徒,那自然可以在雨國橫著走了,連雨皇也不敢動他。否則引出靈嬰境的老怪物,便是雨國那位生花境也不可能對抗。

問題是。銀鏡體值得一位靈嬰境強者收為弟子嗎?別說銀鏡體,就是金鏡體都有點勉強。畢竟靈嬰已經站在了武道第七個台階上了,再上面只有化神和天人兩個境界。

還往上?還往上就是破虛境了,可以破開虛空進入神界,成就神靈之位。

封炎的身上應該別有秘密,才會吸引一位靈嬰境強者收他為徒,這點凌寒早有所覺,比如他可以在弱了兩個小境界的情況下對抗大皇子,而且還是天子拳法這樣的霸道武技,可以借用國勢。

「遲早會有一戰,到時候就讓我親手挖出你所有的秘密吧1凌寒喃喃說道。

「凌寒,你放了我,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1傲揚名試探著道。

「你又欠抽了?」凌寒悠悠說道。

傲揚名頓時嚇得捂嘴,他現在真沒有幾顆牙齒可以被凌寒蹂躪了。

「傲風是你什麼人?」凌寒終於問到了正題。

傲揚名露出訝然之色,區區雨國的小武者怎麼可能知道他父親的名字?難道他也是……不可能吧,他父親雖然私生子多得以要百計,可哪一個都是姓傲的。

「嗯?」凌寒臉色一冷。

「那是家父1傲揚名連忙說道。

「傲風現在是什麼修為?」

「我也不是很清楚——」傲揚名說了一句,看到凌寒銳利的眼神后,連忙解釋道,「我平時也沒有多少機會見到父親大人,也不是他最寵愛的兒女,所以並不是特別清楚。但據宗內人說,父親大人早在五年前就已經達到神台巔峰了1

他不由自主地挺直起了腰桿,傲風雖然風流成性,可武道天賦卻是絕佳,有可能跨進生花境,成為冬月宗真正的核心人物。

凌寒也暗暗點頭,過去了十多年,傲風的修為出現躍升自然很正常,只是想讓凌東行親手報仇的話……這難度就有點大了。

他必須儘快提升修為,才能給凌東行修復靈根,並用大把丹藥把凌東行生生砸到生花境。

生花境是武道最大的一個分水嶺,幾乎可以這麼說,神台境是強大的凡人,而生花境卻已經超出了凡人級別,差距大得無法形容。

哪怕凌寒達到了神台巔峰,以他的妖孽也不可能打得過生花一層——能夠保命就足以自傲了。

凌東行要是搶先一步跨進生花境,那鎮壓傲風易如反掌,完全無視功法、武技、經驗上的差別。

「你老子一共有多少子女?」凌寒突然有點好奇。

傲揚名剛想搖頭說不知道,但想到凌寒的狠厲,連忙改口道:「具體多少我真得不知道,父親大人從來沒有把我們聚到一起過,但兩三百是至少的。」

「真是頭種豬。」凌寒嗤了一聲,容色轉正,問道,「你可知道一個叫岳紅裳的人?」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