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32章 拿下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不要抵抗。」 感覺到凌寒暖暖的口氣噴在自己的脖子間,劉雨桐不由俏臉通紅,根本沒有聽清楚凌寒在說什麼,只知道胡亂點著頭,傻傻的。 凌寒抓住劉雨桐的縴手,心念一動,咻,已...

「雨桐——」傲揚名剛剛揭開帳篷,便見一名少年正笑吟吟地看著他,讓他駭然一驚,「凌寒1他猛地驚呼出來。

咻!

福伯頓時竄了出來,他的任務就是保護傲揚名。

晚了!

只見傲揚名已是落在了一名少年的手中,咽喉上架著一把長劍,有一道血痕浮現,讓他只能戛然而止。

凌寒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湧泉境,而且是把九顆大元核融合成一顆超級元核之後,再液化成的泉眼,這要比普通的湧泉一層強大多少倍?

他本來就擁有五行元核,力量要比同階的人高出四五倍,再這麼一來,超出十幾倍那是至少的!就算湧泉境每一個小境界的差距更大,可光是力量他至少也能匹敵湧泉五層。

——這還是因為他才剛剛突破,沒有達到湧泉一層巔峰!而且還沒有算上各種武技、手段帶來的戰力提升,論真實戰力他絕對超過了九星。

九星湧泉對上一個聚元境,難道還不能手到擒來?

「凌寒1傲揚名咬牙切齒,臉上有著強烈的羞怒之色。他本以為劉雨桐向他妥脅了,沒想到竟是對方給他下的圈套,也就是說,劉雨桐依然選擇了凌寒。

這個認知簡直在狂抽他的臉。

「放開少爺1福伯冷冷說道,眼神中全是殺氣。他終於知道自己之前幾次感覺到有異動並非是人老眼花產生的錯覺,而是對面這小子手段高明,瞞過了他的眼睛。

凌寒微微一笑。道:「老頭,你可別嚇我。我膽子小,你一嚇我。我手一抖,把你家少爺的脖子抹開了你可不要怪我。」

他果然手抖了一下,一滴血珠立刻從傲揚名的脖間滲出,化成一道珠線滾落下來。

福伯頓時滿臉惶恐,道:「住手1

「你又嚇我1凌寒故作幽怨地道,手抖得更加厲害了。

福伯沒轍,只好向後退了幾步,道:「少年,有話好好說。」

傲揚名卻十分傲慢。道:「凌寒,我可是冬月宗的嫡傳弟子,你敢動我一根毫毛,冬月宗的力量將把你、你身邊所有人碾得粉碎1

啪!

凌寒在傲揚名的腦袋上重重了抽了一巴掌,道:「喪家之犬,哪來的優越感?抽不醒你1

「凌寒——」傲揚名厲叫道,他長這麼大還真沒有被人抽過腦袋,讓他眼睛都紅了,恨不得將凌寒碎屍萬斷。

「叫什麼叫1凌寒冷哼一聲。一記手刀下去直接把傲揚名拍暈了過去。

「少爺1福伯驚呼,但發現傲揚名只是暈睡過去之後,心中稍定,重新向著凌寒看去。道,「放了少爺,老夫讓你們安全離去。」

「老狗。你把別人了嗎?」凌寒嗤笑,「我一放人。恐怕立刻就要遭了你的毒手1

「老夫以名譽擔保——」

「去去去,一個狗奴才。有個屁名譽,少丟人現眼了1凌寒不屑地道。

福伯氣得渾身發抖,他雖然受命保護傲揚名,以老僕自居,可做為一名靈海境強者,他自然也有他的尊嚴,而即使在冬月宗,靈海境也是不容忽視的力量了。

「滾出去,我要睡一覺,等睡足有精神了,再陪你這條老狗討論一下你家少爺的贖身問題。」凌寒撣了撣手,道,「你可以跪安了。」

福伯當然不可能跪安,可看到凌寒的劍在傲揚名的脖子間晃來晃去,只能嘆了口氣,將帳篷合上,就那麼盤膝坐在地上。

他在等待機會,只要凌寒想跑,那麼一探頭他就會以雷霆萬鈞之勢轟破對方的腦袋,不給對方有機會拿傲揚名來威脅。

帳篷中,凌寒沖著劉雨桐微微一笑,湊在她的耳邊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不要抵抗。」

感覺到凌寒暖暖的口氣噴在自己的脖子間,劉雨桐不由俏臉通紅,根本沒有聽清楚凌寒在說什麼,只知道胡亂點著頭,傻傻的。

凌寒抓住劉雨桐的縴手,心念一動,咻,已是帶著劉雨桐和傲揚名進入了黑塔。

劉雨桐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驚呼了出來,他們之前明明在一個狹小的帳篷之中,怎麼一下子就來到了這麼大的空間中。

「這裡哪裡?」她喃喃道。

「安全的地方。」凌寒並沒有做詳細的解釋,因為這很難解釋,而且汲及到了他的前世。再者,黑塔的存在關係太大了,他不是不相信劉雨桐,而是這秘密本身就是一個沉重的負擔,他不想讓劉雨桐背負。

劉雨桐點頭,對於凌寒她自然是一萬個的信任。

「哇1虎妞飛撲過來,正當劉雨桐以為小丫頭是在想念自己,張開雙手要將她抱起來的時候,虎妞卻是華麗麗地繞過了她,撲進了凌寒的懷裡,用小腦袋不斷蹭著凌寒,然後回過頭來,沖著她扮了一個鬼臉,示威之意十足。

——凌寒是妞的!

這是她的潛台詞。

劉雨桐不由俏臉一抽,沒想到這小丫頭的醋勁還挺大的。

凌寒拍了拍虎妞的腦袋,向劉雨桐道:「我能這麼快找到你都是妞妞的功勞,你得好好感謝她。」

虎妞更加得意了,沖著劉雨桐咧嘴而笑。

劉雨桐只有無語的份,感覺自己遇到了一個強大的對手,因為凌寒可能會對任何人防備,獨獨不會對一個小丫頭有什麼戒心。

小丫頭可以盡情地撒嬌,整天都粘在凌寒身上,這是她和李思蟬都沒有的優勢。

而且,小丫頭顯然也把凌寒當成了她的私產,剛才就明顯是「護食」的舉動,醋勁大得離譜哩。

「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得審審這個傢伙。」凌寒把扔到一邊的傲揚名拎了起來,這條白眼狼當然是非死不可,但他還想問出一些冬月宗的事情。

外界,福伯已經突然眉頭一皺,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帳篷中有什麼動靜。他不由聆心細聽,立刻臉色大變,因為他連呼吸心跳聲都沒有聽到。

他連忙縱身躍出,直接撲進了帳篷之中,但小小的帳篷中空空蕩蕩的,哪有第二個人影?

這怎麼可能呢?

福伯不由臉如死灰,難道那小子掌握了某種瞬移的能力,已經帶著傲揚名遠遁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