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209章 收小弟(第三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只環套在了他的手上。 「哇」地一聲,凌寒還是吐出了一口血,他雖然用吸血元金巧妙地化解了這一刀,可仍是吃到了很強的震擊之力。讓他的肺腑一片震蕩,難受無比。 相比之下,殘夜真是強得太多了。...

殘夜散發出來的殺氣有若實質,便是意志再堅定的人都會泛起一層雞皮疙瘩,可他的眼神卻是清澈無比,彷彿一個純潔的嬰兒,將兩種矛盾的氣質融合到了一起。

這是因為他是個天生的刀客,拔刀,只為斬盡敵手,通往那無上的刀道巔峰。

如此氣質,凌寒在落日刀皇的身上感受到過。

並不是說殘夜未來一定可以成第二個落日刀皇,但至少有這樣的潛力如果可以得到像落日刀皇一樣的培養,但要是他一生都待在雨國的話,那神台境肯定就是他的巔峰成就了。

凌寒的劍動得很慢,因為他在對抗殘夜的殺氣,額頭不由地有汗水落下。

同階一戰,鹿死誰手猶未可知,更何況現在凌寒在境界上還要落後許多,自然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可越是如此,凌寒的眼神就越是明亮,彷彿可以射穿天宇。

這兩個瘋子怪物廣元暗暗咋舌,他心中湧起這樣一個念頭,若是將他的修為壓到與兩人相仿的層次,他絕對沒有勇氣戰兩人中的任何一個。

只是外放的氣勢就讓人絕望。

殘夜從不說假話,咻,他動了,一刀斬出,寒光如水,向著凌寒灑了過去。果然,他根本不會給凌寒蓄積力量,打出那一式劍招的機會。

在他的眼中,只要讓他拔刀,那就是敵人,而對於敵人他都是全力以赴。徹底將對手瓦解。

便是死亡。

他的眼上依然清澈,沒有一絲殺氣,可他揮出的刀卻是如死神一般。揮起了鐮刀要收割人命。

凌寒果斷沒有繼續打出劍招,因為他最多打出三分之一就會被攔腰而斷,血濺五步但這早在他的預料之中,他左手一張,一道黑光湧出,竟是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片布幕,然後將他整個人包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圓球。

這一刀斬了上來,黑色的圓球卻是堅韌無比。居然沒有被斬開,但強大的力量震擊之下,這隻圓球帶著凌寒高高震飛了起來。

咻,半空中圓球突起變化。迅速張開,竟是化成了一把大傘,這落勢頓時大減。

凌寒如同天外飛仙,從天空中緩緩落下,穩穩地落在了地上。黑色大傘立刻收了起來,化為一隻環套在了他的手上。

「哇」地一聲,凌寒還是吐出了一口血,他雖然用吸血元金巧妙地化解了這一刀,可仍是吃到了很強的震擊之力。讓他的肺腑一片震蕩,難受無比。

相比之下,殘夜真是強得太多了。之前凌寒一劍就能把南宮行干翻,可現在卻連殘夜的一刀都接不下如果只憑本身的實力。

雖然殘夜的修為還要更高,達到了湧泉五層,但也可以看出這個青年在刀道上的造詣。

這樣也行?

廣元和劉雨桐則是瞪大了雙眼,以他們的眼力也看不出來凌寒用的到底是什麼手段化解了殘夜這一擊,那是什麼靈器嗎。好牛逼的樣子。

凌寒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他可是枯木體。更有不滅天經在體內流轉,只要不將他打死,什麼傷勢都可以快速恢復。他微笑道:「殘夜小弟,還打不打?」

殘夜持刀而立,雙眼卻是閉上了,想了好一會後,他睜開雙眼,搖頭道:「不打了,我破解不了你剛才那一招。」

雖然自承無解,可他的神色卻是十分平靜,好像勝亦無喜,敗亦無悲,冷靜得讓人害怕。

「那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弟了。」凌寒笑道,拐到一個前途無量的小弟,不錯不錯,該浮一大白。

殘夜想了想,道:「待我可以破解你那招防禦之術后,我會再向你挑戰,你若贏了,我便繼續聽你的命令,否則……你會沒命。」

「公平」凌寒展顏一笑。

殘夜點了點頭,道:「那我走了,有事將這個口哨吹響,我聽到之後會第一時間趕過來。」他揚手一甩,丟了一隻口哨給凌寒。

凌寒接過,不由臉色古怪你丫屬狗的嗎,還能用狗哨召喚。

「小子,你好卑鄙,居然用這樣無恥的方法欺騙一個刀道天才」待殘夜走後,廣元立刻跳了起來,指著凌寒說道。

凌寒將手一撥,道:「什麼叫欺騙?騙你妹啊我可是用真實實力折服了那小子,你要不服的話」

廣元嘿嘿一笑,道:「本座要是不服又如何,難道你也要和本座打上一場?」

「你要不服的話,大門就在那,出門右轉,好走不送。」凌寒懶洋洋地道。

廣元頓時沒了脾氣,他還要依賴凌寒來指導大日天心經的修鍊,甚至他得到的大日天心經並不完全,還指望凌寒來幫他補充完整,現在要是出門右轉的話,那一切都泡湯了。

「本座好歹也是靈海境強者,你難道不應該多尊重一下本座?」他幽幽道。

凌寒頓時想吐,道:「廣老兄,你不要這麼肉麻」

廣元哈哈大笑,他可不是大家族的靈海境,而是散修,能屈能伸,絕不會死要面子,否則換成是大家族的靈海境,被凌寒剛才這麼一擠兌,絕對是立刻負氣離開了。

隨即他就嘆了口氣,道:「剛才那小子真是不錯,天生的武道天才。可惜他用的是刀,否則本座還真想收他為弟子。」

「幸好他用的不是拳,否則你真要收他做弟子,肯定會被連光祖揍成豬頭。」凌寒嘿嘿笑道。

廣元一驚,道:「那小子是連光祖的親傳弟子?」

「如假包換。」

廣元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猛地跳了起來,就要去掐凌寒的脖子:「你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居然把連大人的親傳弟子騙來當了小弟,這事要是被連大人知道了,肯定會削死你,連本座都要被你牽連」

凌寒哈哈大笑,道:「沒事,到時候我肯定會把責任都推在廣老兄的身上,誰相信我這個聚元一層有這樣的能力呢?」

廣元只想仰天長嘯,在與凌寒的交鋒中他好像從來沒有佔過便宜,反倒一直在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他臉色古怪,道:「你真是聚元一層?」

「如假包換。」凌寒微笑。

「擦,我要相信你這話,那我就真是豬了」廣元呸了一聲。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