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208章 殘夜(第二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連虎陽學院也敢正面硬扛。 虎陽學院是地水派可比的嗎? 不過,這小子似乎有很強大的人脈,禁衛軍都要賣他幾分面子,似乎也不是在完全胡來。 他不由地露出笑容,這個少年很有意思。倒凌寒...

一劍未出,卻已經折服了對手。

南宮行連動都不敢動彈一下,他感覺到若是自己稍有異動就會激起對方如同雷霆暴雨般的攻擊,而他是絕對擋不住的。

這樣的認知讓他簡直絕望。

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聚元境啊,怎麼可以將他逼得如此之慘?

凌寒出劍,刷,九道劍光衝天而起,如旭日之升,閃耀刺眼。

南宮行的身體頓時被擊飛了出去,地一下摔到了地上,胸口有鮮血滲出。

廣元眸子大張,這一劍他看得分明,凌寒一劍竟是打出了九道劍光,每一道劍光都是凝結靈氣形成了一把元力之劍。這有點驚人,但並不是不可接受,驚人的是,每一支元力之劍的威力都達到了凌寒全力擊一擊的程度!

也就是說,那一瞬間相當於有九個凌寒在合攻南宮行一般,這讓南宮行怎麼擋嗎?

他不由想道,若是換成自己,該怎麼對抗這一擊?答案頓時讓他一驚——他這隻能靠遠遠超過凌寒的力量,以大範圍的攻擊將凌寒震飛,避免與這一擊正面交鋒。

也就是說,同階一戰他根本擋不住這一劍。

怎麼會如此可怕?

「咳!咳1南宮行倒在地上不斷地吐血,這一劍凌寒已經手下留情了,但還是將他重創。

其他人都是說不出話來,這真是聚元一層嗎?聚元一層也能這麼猛?

凌寒收劍,淡淡道:「帶他走,別杵在這裡礙眼1

南宮行噗地一下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原來在凌寒眼裡他連對手都算不上。他被眾人抬著離去,眼神一直盯在凌寒的身上。

這件事絕沒有這麼容易就完。絕沒有!

「寒少——」朱無久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雖然凌寒這護短的行為讓他很感動。可在他看來卻是毫無意義的事情,因為一個聚元境又怎麼對抗虎陽學院?

他確實違反了學院的規定。

「你若仗著自己的實力逞凶,我當然不會幫你。」凌寒看向他,正容道,「但南宮極罪有應得,所以在這件事上我支持你。」

朱無久咬牙,若是學院怪罪起來,他一定會把所有的罪名都攬到自己的頭上,絕不會連累凌寒。

廣元看得有趣。在他之前的印像中,凌寒就是一個有錢的暴發戶,揮舞著金錢砸得地水派都只能低頭。但從現在來看,這傢伙還是個愣頭青啊,連虎陽學院也敢正面硬扛。

虎陽學院是地水派可比的嗎?

不過,這小子似乎有很強大的人脈,禁衛軍都要賣他幾分面子,似乎也不是在完全胡來。

他不由地露出笑容,這個少年很有意思。倒凌寒接下來該怎麼辦。

嗯?

凌寒突然扭頭向著遠方看去,只見一名年輕人正在走過來,左肩處空蕩蕩的,顯然少了一條胳膊。在虎陽學院中。如今缺了一條左臂的人便只有兩個:封落,還有……殘夜!

不過封落還少了一條右臂,此人的右臂卻是好端端的。因此便只有一個可能了。

虎陽學院三大核心弟子之一,殘夜。連光祖親自調教的徒弟。

老師和師父,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老師是領著學院的薪水。指點學生修行,教的東西都是學院共通的。而師父呢?那可是會把畢生所學悉心傳授,關係親密得就好像父與子。

連光祖就只有一個徒弟,便是殘夜,一個殘廢少年。

殘夜緩步而來,背上負著一把長刀,眼神銳利得也如同一把出鞘的絕世寶刀,給人一種感覺,便是一座大山擋住了他的去路,他也可以一刀斬開。

「有宗師氣度1廣元驚訝地說道,對方的修為不足一提,可那股氣勢卻是讓他都有些動容。

凌寒也是點頭,他也看好這個年輕人未來有衝擊刀道宗師的潛力,這種感覺他在劍帝、落日刀皇的身上都體會到過,只是殘夜現在太嫩太嫩,僅僅只是具有這樣的苗頭而已。

「剛才那一劍,很強1殘夜看著凌寒,眼神中有強烈的戰意。

「你想與我交手?」凌寒綻開一抹笑容,這傢伙不錯,他已經動了收服對方的想法。

殘夜想了想,道:「現在我對上這一招,只有一把的把握可以化解。」他頓了一下,道,「我若再思考三天,研究破解之法,當有三成把握。」

他倒是實誠。

「那三天之後,我們再戰?」凌寒笑道。

殘夜則是搖頭,道:「你的修為太弱了,我一刀便能將你斬成兩截,你根本沒有使出那一劍的機會。」

這也算實誠,只是太實誠了,讓人聽著不舒服。

凌寒嘿嘿一笑,道:「不如我們打個賭1

「賭什麼?」殘夜問道。

「我們打一架,要是你不能打敗我的話,以後就做我小弟。」凌寒說道。

「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只會被我一刀斬殺。」殘夜以冷漠但肯定的語氣說道,彷彿一把沒有感情的刀。

「那可不一定。」凌寒笑道,「我們打一架,我要被你殺了,那是我的命,如果我沒死,你就做我的小弟。」

這個殘夜讓他想到了落日刀皇,也許有一天,這傢伙真得可以成為第二個刀皇。

殘夜想了想,道:「我一旦出手的話,從來不會手下留情,你真得會死。」

「我都不怕死,你又怕什麼?」凌寒展顏笑道,「來來來,乖乖做我小弟吧。」

殘夜用不解的目光看著凌寒,無論怎麼看對方都沒有一絲活命的可能。他生性冷漠,不但漠視與人交際,也漠視生命,在他眼裡一個人的生命和一條狗的生命並沒有任何不同。

既然如此,他也沒再說下去,而是拔刀而出。

長刀在手,他立刻氣質大變,從一個冷漠的殘廢青年變成了一尊殺神,那凜凜的眼神,那迫人的殺氣,便是廣元都是露出一絲驚容,不自禁地彈動了一下手指,有出手滅掉這個青年的衝動,因為他感覺到了危險。

「凌寒1劉雨桐輕呼一聲,有些緊張。

虎妞則是雙眼放光,殘夜那純粹的殺戮氣息讓她感覺到了一絲親切,只是發現這殺氣是沖著凌寒而去時,小丫頭立刻凶芒大作,對著殘夜低吼起來。

「妞妞,這個對手是我的1凌寒笑道,將長劍舞了一個劍花,臉色肅容。

殘夜確實很強,連他都必須慎重以對。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