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207章 沒眼色(第一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地飛身而出,一劍刺出。寒光如電,飛射向凌寒的胸口。 凌寒淡淡一笑,隨手一抓,只見南宮行好像在配合他似的,劍身頓時被凌寒抓個正著。 咦? 眾人都是驚訝,以南宮行湧泉三層的實力,他...

區區聚元一層而已,竟然如此囂張?

難道以為和封炎過了兩招就以為自己是湧泉境了?

南宮行可半點也不相信,只以為當時人云亦云,以訛傳訛,才會形成如此荒唐的謠言。

聚元境對抗湧泉境?我呸!

南宮行冷冷道:「既然如此,那休怪我不客氣了!你包庇學院通緝的罪犯,罪律相同,我乃執法會第三小隊隊長,奉命拿人,誰若阻我,有擊殺特權。」

劉雨桐挺身而出,她以為凌寒沖關失敗,修為跌落到了聚元一層,哪能讓凌寒去對抗湧泉三層的高手。

凌寒哈哈一笑,將她輕輕撥到一邊,笑道:「沒見連廣老兄都沒站出來嗎,你急啥?這個小貨色,我輕易便能收拾了。」

「不錯,這種小貨色就交給這小子便行了。」廣元大大咧咧地說道,「這小子有點古怪,不是,是很古怪1他總覺得凌寒不對勁,雖然確實只有一顆元核,不知怎麼地,給他的感覺卻是遠遠超出了聚元境。

聽他這麼說,劉雨桐這才心中稍定,乖乖地退到了一邊,相信以靈海境強者的實力,就算凌寒遇到危險也能及時施救。

朱無久還想昂著脖子,一人做事一人當,卻被凌寒一巴掌抽到了邊上,只能用哀怨的目光看著凌寒。

「你這手下太沒眼色了,沒看本少正要大展神威嗎?出風頭的事情都要搶!你看廣老哥就要聰明多了。」凌寒笑罵道。

「啊呸1廣元立刻啐了一口,他只是不屑出手而已,區區湧泉三層的小輩。他真是一根手指便能鎮壓了。可被凌寒這麼一說,這卻成了聽話的表現。讓他氣得鼻子都歪了。

「你們說夠了沒有1南宮行咬牙道,這可是虎陽學院。執法會擁有最高權力,這二人居然敢在他面前嬉笑打鬧,也太不將他放在眼裡了。

「這麼急要挨揍啊?行啊,放馬過來吧1凌寒勾了勾手指。

「凌寒,這事本與你無關的1南宮行森然說道,「可你非要多管閑事!像你這種人,通常會死得很快。」

「管你屁事?」凌寒豎了下中指。

「操1南宮行終是忍不住了,猛地飛身而出,一劍刺出。寒光如電,飛射向凌寒的胸口。

凌寒淡淡一笑,隨手一抓,只見南宮行好像在配合他似的,劍身頓時被凌寒抓個正著。

咦?

眾人都是驚訝,以南宮行湧泉三層的實力,他的劍應該如同閃電一般,凌寒連軌跡都是捕捉不到,更何況是抓住了。但是。抓住了又有什麼用,湧泉三層的力量灌注劍身,只要輕輕一振,便能將凌寒的五指根頭都削下來。

「找死1果然。南宮行冷哼一聲,就要將劍身一轉。

可他立刻變色,因為手中的劍居然好像在凌寒的手裡長了根似的。任他怎麼用力也紋絲不動。

這怎麼可能!

區區聚元一層,怎麼可能擁有這麼恐怖的力量?

凌寒淡淡一笑。道:「給你一個忠告,把劍放下。免得吃些苦頭。」

「哼,劍在人在,劍亡人——啊1南宮行還要逞強說幾句漂亮話,卻是猛地尖叫一聲,忙不迭地鬆手,只見手掌竟是一片通紅,好像是被燒焦一般。

這是凌寒動用了異火,通過劍身將高溫傳遞了過去。虧得還隔了一支劍,否則異火直接灼燒之下,他的手掌都可能被燒成焦炭。

南宮行游目一看,眾人都是用古怪的目光看著他,讓他不由臉色一紅。他盯著凌寒,道:「凌寒,你一定要包庇此人嗎?」

「你的理解能力有問題嗎?這是我小弟,由我罩著,你若想要向他挑戰,那我不會插手,不過想要用什麼不公正的手段來欺負我的小弟,那就別怪我不客氣1凌寒說道。

「此人廢了我弟弟,難道不該受到學院的懲罰?」南宮行厲聲道。

「那隻能說是你弟弟罪有應得,他和南宮極之間的恩怨,想來你也應該清楚。你想要報仇,可以,朱無久可以接受你的挑戰,但想要狐假虎威?滾1凌寒冷然說道。

「凌寒,你這是在與虎陽學院為敵1南宮行臉色鐵青,一字一字地道。

凌寒聳聳肩,道:「那又如何,反正來再多高手,也有廣老哥頂著。」

「喂喂喂,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幫你對抗虎陽學院的高手?」廣元連忙擺手。

「廣老哥真是謙虛,不就是伸伸手的事情嘛1凌寒笑道。

廣元卻是一個勁地搖頭,虎陽學院可是有神台境強者坐鎮的,他瘋了才會對對抗這樣的存在。

南宮行卻知道現在不可能將朱無久拿下,恨恨地道:「這件事沒有如此簡單就算了,凌寒,就算學院不追究,我南宮家也不會罷休1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凌寒神色一冷。

「是又如何?」

「我最討厭被人威脅1凌寒向著南宮行走了過去,「對於這種人,我向來是直接打到服為止。」

「你未免信心過頭了1南宮行冷笑,「剛才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手段,但我吃過一次虧后,絕不會再中第二招。」

「是嗎?」凌寒抽劍在手,正好試試玄元劍法的威力。但願他還能收發自如,別一劍就把南宮行給廢了。

「拿劍來1南宮行將手向後一伸,立刻有人抽出了自己的劍,向他遞了過去。他挽了一個劍花,道:「便讓你看看我南宮家七妙劍法的威力。」

凌寒嘿嘿一笑,將長劍平舉,劍尖微微低垂,頓時,劍尖有一道道波紋盪開,好像將一粒石子丟進了湖水中,盪起了一層層漣漪。

波紋盪開,廣元原本漫不經心的表情立刻變得肅然起來,然後臉色劇變,變得駭然無比。

他還沒有見過這招劍法的真正威力,可光是展現出來的劍勢便讓他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一旦發出,必然如石破天驚,可怕無比。

這究竟是什麼劍法,而且居然會出現在一個聚元境的武者身上?

南宮行的臉上立刻現出了汗水,然後不斷地滾落下來,身體瑟瑟發顫,好像要崩潰了一般。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