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192章 去地水派溜溜(第六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務?」負責紀錄的少女甜甜地問道。是個小美女。 凌寒微微一笑,道:「去地水派打架。」 少女頓時俏臉抽搐了一下,她當然知道地水派是什麼地方。她連忙搖頭,道:「少爺,您不要開玩笑了,地水派可...

這是因為凌寒樹著的招牌,上面寫的東西實在是有些驚人。

「招驀人員去地水派打架,報酬如下:湧泉境,一萬兩銀子一天,靈海境,十萬兩銀子一天,聚元境勿擾。」

去地水派打架?

地水派是什麼地方?有靈海境強者坐鎮的,可與中等家族持平,去那裡打架,就是要和靈海境強者對抗整個雨國才多少神台境,而神台之下自然是靈海稱尊,誰敢胡來?

可另一方面,凌寒給出的報酬也相當驚人,湧泉境便能日賺一萬,靈海境更能日入十萬。

日入十萬,那一個月就是三百萬,這是什麼概念?

哪怕是像八大豪門這樣的大家族,一個月的純收入也不會超過一千萬。現在一個人就能賺三百萬,可抵一個豪門三分之一的收入,這有多麼驚人?

而且,八大豪門是有神台境坐鎮才有這樣的收益,現在三個靈海境就能媲美

頓時,這引來了許多人的圍觀,但一個個都只是看,而沒有誰上來了解具體的情況。畢竟,凌寒太年輕了,誰能相信他可以掏得出這麼大一筆錢來,另外,地水派也不是好惹的。

因此,現在大家是以觀望為主。

「你在這裡擺攤不行,合作沒有得到天武殿的認同和保障,大家都不會相信你有這樣的財力。」劉雨桐提醒道。

「行。那咱們就去裡面。」凌寒邁步向著天武殿行去。

他來到一個窗口,道:「我要發布任務。」

「這位少爺,您想發布希么任務?」負責紀錄的少女甜甜地問道。是個小美女。

凌寒微微一笑,道:「去地水派打架。」

少女頓時俏臉抽搐了一下,她當然知道地水派是什麼地方。她連忙搖頭,道:「少爺,您不要開玩笑了,地水派可是皇都的勢力。別說少爺有沒有這樣的實力,就算有。禁衛軍也會禁止您去鬧事的。這樣的委託,天武殿是不會接受的。」

「這樣氨凌寒想了想。又道,「那改成去地水派溜溜,請人保護我的安全。」

溜溜?

少女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誰家的地方可以讓人進去溜溜的?

「這樣的委託沒問題吧?」凌寒笑道。

從字面上看。溜溜當然沒有問題,可誰都知道這一溜之下肯定要打架埃少女苦笑一下,道:「確實是沒問題,可是少爺」

「沒問題你就給我掛上去,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凌寒笑,一邊遞出銀票,道,「報酬如下」他把待遇說了一下,然後補充道。「靈海境十個就夠了,湧泉嘛,就一百個吧。」

少女立刻俏臉變色。這是何等龐大的開銷?她第一反應就是凌寒在開玩笑,可遞過來的銀票卻是半點不假,共計六百萬兩,足足可以雇傭這樣一支隊伍多達三天時間。

這位爺……超級金主埃

她連忙給凌寒的委託進行登記,反正只要沒有違反天武殿的規定,又支付了報酬。那麼無論是什麼稀奇古怪的委託都會向所有成員公開。

因為這件委託數額巨大,因為一下子成了熱點。

「什麼。請保鏢去地水派溜溜?這是在開玩笑嗎?」

「別管是不是開玩笑,這上了委託,說明在報酬方面絕沒有問題。」

「嘶,一天就是一萬氨

「你要是靈海境的話,一天還十萬哩。」

整個廣場都是變得熱鬧起來,有些人更是想到凌寒之前堅起的那塊招牌,紛紛轉身找了過去。

凌寒也已經在那站著了,那些人立刻向他問了起來。

「這位少爺,我是聚元九層,一隻腳已經跨進了湧泉境,怎麼樣,我只要五千兩。」

「我是聚元八層,我只要四千兩。」

詢問的人基本是聚元境,都是在湊熱鬧而已,而湧泉境高手則在觀望,畢竟地水派三個字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凌寒只是指了指他豎起來的牌子,聚元境要了幹嘛,他本身就是聚元九層,要這樣的小弟根本不夠拉風。

他目光掃過,突然露出一抹笑容,起步向著前方走去,只見一名中年大漢正坐在一頭石獅子上,手裡拿著一隻酒葫蘆,正給自己不斷地灌著。

「咦,這小子的眼力倒是不錯,居然盯上了廣元大人」

「什麼,號稱七拳碎山的廣元大人?」

「不正是他嘛,咱們天武殿的十大強者之一」

「嘶,他可是有著靈海五層的修為,當初也是一位武道奇才,不知怎麼回事,在靈海五層徘徊了那麼久。」

「你白痴啊,靈海境一步就是一登天,有些人困上一輩子都不稀奇。」

看到那中年大漢時,眾人都是紛紛驚呼。

凌寒當然不知道這大漢名叫廣元,他只是看出了對方的修為,這才走了過去。不過,隨著他的注意力集中過來,他發現了更多的東西,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酒入愁腸只會更愁。」他向著廣元說道。

「一個小屁孩,懂什麼愁不愁的。」廣元也不轉頭,淡淡說道。

「你修鍊了大日天心經吧?」凌寒將聲音壓成了一條線,只讓廣元一個人聽到。

廣元頓時色變,不由地停下了喝酒的動作,向著凌寒看去,同樣將聲音壓成線,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不但知道你修鍊了太日天心經,還知道你練岔了功法,現在是不是第三根脊骨會隱約生痛?」凌寒淡淡說道。

這下,廣元再也坐不住了,猛地從石獅上一躍而下,站在了凌寒身前,道:「你究竟是什麼人?」他也是最近一年才發現自己的修鍊出了問題,而癥狀正如凌寒所說,第三根脊骨隱約生疼。

「來來來,接受我的委託,我便送你一場造化,不但可以解決你的問題,甚至還能更進一步。」凌寒微笑道,猶如一個惡魔在蠱惑人心。

廣元這才看到了凌寒所立的那塊牌子,不由露出古怪的表情,道:「你膽子倒是不校」

「一般一般,所以才要找幾個保鏢」凌寒笑道。

廣元露出思索之色,對方可以一言道出他修鍊了天元心經,又看出他的修鍊出了問題,那麼能夠為他解決問題也有很大的把握。

他決定賭上一賭。

「好,這個委託,我接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