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183章 孫子焰(第七更)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賠個不是,另外還會送上一份謝禮,還請凌兄將此事劃過。不要再做兩敗俱傷的事情。」 大皇子也點點頭,笑道:「既然子焰如此有誠意,凌兄不如賣個面子吧?」 劉雨桐有些擔心地看著,她知道凌寒的性...

凌寒笑了笑,道:「前幾****偶在酒樓中吃飯,意外撞見一對刺客,還死了三個黑雲軍。」

大皇子一愣,道:「寒少當日竟也在場?」

「嗯。」凌寒點頭,道,「那位女子似乎是皇室中人吧?看上去還沒到三十歲,竟已經邁進了靈海境,真是讓人驚嘆。」

大皇子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沉默一下才道:「這女子叫許可欣,前幾年才進宮,被父皇封為雲妃,極受寵愛。寒少既然知道一國之勢可以助人晉入生花境,當知這也能加速修為的提升,只是一國之勢有限,父皇竟然將大量的國之氣運花在了一個女人身上,哼1

這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已經是十分大逆不道,竟敢非議當今聖上。但也可以看出,他對於許可欣有多麼得不滿。

凌寒回想到許可欣那渾然天成的媚態,不由暗暗想道難怪連雨皇也要為之傾倒,確實是一個迷人心神的尤物。光看她可以帶著黑雲軍出宮就知道了,若沒有皇帝的寵愛,身為當朝貴妃又哪能輕易離宮。

「這位雲妃可有子嗣?」凌寒隨口問道。

「幸好沒有。」大皇子搖了搖頭,否則以雨皇以雲妃的恩寵,他和三皇子都別想爭皇位了。

兩人說話之間已是來到了靈寶閣,他們一一下了馬車,卻見一個青年迎了上來,道:「孫子焰見過大皇子1

孫子焰?

凌寒不由心中一動,向著這名青年看去,長相不錯,身材修長,應該是剛剛跨進湧泉境,氣息還不是非常穩固。

「子焰免禮。」大皇子微微抬手。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上位者的氣勢。

雨國自然以戚家為第一豪門,掌江山社稷,權傾天下。

不過,孫家也只是比戚家低了一線,孫子焰並不是很忌憚大皇子,行過一禮后便看向了凌寒。道:「凌兄,我們終於見面了。」

看來,對方是專門在這裡等他的。

「孫子焰,你想幹嘛?」劉雨桐冷冷說道,身為主人的女僕當然要擋在第一線的。

孫子焰露出一抹驚艷羨慕之色,劉雨桐與李思蟬並稱皇都雙姝,對她們有意思的男人可以繞著皇都排上幾圈,他也是其中一個愛慕者。

只是這兩朵嬌花現在居然被同一個男人採摘了,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

——凌寒若是知道他現在的想法。肯定會大聲喊冤,天地良心,他可是什麼也沒做,純潔得像是一朵小白花哩。

孫子焰笑了笑,道:「我只是想和凌兄化解一段恩怨而已。」

「哦,還有這樣的事情?」大皇子插口道。

「一點小誤會而已。」孫子焰輕描淡寫地回道。

「哦?」凌寒目光一冷,「你是說,你那老丈人覬覦我兩個妹妹。誘拐不成之後,又派人搶奪的事情嗎?這樣的誤會。嘖嘖1

孫子焰露出怒容,但強行克制了下來,道:「凌兄,你兩個妹妹不是好端端的?我代表家岳向你賠個不是,另外還會送上一份謝禮,還請凌兄將此事劃過。不要再做兩敗俱傷的事情。」

大皇子也點點頭,笑道:「既然子焰如此有誠意,凌兄不如賣個面子吧?」

劉雨桐有些擔心地看著,她知道凌寒的性格,怕凌寒直接和大皇子起衝突。

凌寒哈哈大笑。大皇子和孫子焰見狀也跟著笑了起來,自然以為「誤會」解決了。

「不行1就在這時,凌寒卻是突然說道。

咳!咳!

大皇子和孫子焰頓時一口氣沒順過來,齊齊咳嗽不斷,他們的臉都黑了,既然不同意和解你笑那麼開心幹嘛。

「凌兄,我可是很有誠意的1孫子焰的語聲也變得低沉了許多,帶上了一絲威脅。

凌寒淡淡一笑,道:「我也是很有誠意地告訴你,這件事情沒門!你那老丈人完全就是一個人渣,活在這世上太糟蹋糧食了。」

「凌兄,你這是要向孫家開戰嗎?」孫子焰森然道。

「呵呵,子焰說得太嚴重了吧?」大皇子出面調停,他可不想還沒得到凌寒帶來的助力,結果先和孫家結下了仇。

凌寒笑道:「孫子、焰,你真能代表孫家?」

「你敢罵我?」孫子焰拿眼睛一瞪,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把他的名字說成了孫子再加個焰。

「咦,孫子焰不是你的名字嗎,難道叫你名字就是在罵你?真是好奇葩的一個人。」凌寒搖了搖頭。

「哼,正常叫我的名字自然沒事,可你剛才肯定是故意的1孫子焰厲聲道。

凌寒做出無辜的樣子,道:「剛才我是怎麼叫你來著?」

「孫子、焰1孫子焰不疑,學著凌寒剛才的口氣說道,但話一出口他就反應過來,頓時勃然大怒,喝道,「凌寒,你敢耍我1

「你這智商,唉1凌寒搖了搖頭,「也就只配做個孫子了1

「找死1孫子焰大怒,一拳就轟了過來。

叮!

劉雨桐迎出,以劍鞘擋下了孫子焰的拳頭,冷然道:「孫子焰,不要逼我拔劍1

孫子焰退後一步,用警惕的目光盯著劉雨桐,對方的氣息他看不透,顯然境界在他之上,不得不慎重以對。

「哈哈,各位都是國之重臣,切莫發生衝突。」大皇子插口道,擋在了兩人中間。

兩人都是豪門子弟,切磋切磋沒事,可萬一出了人命,他這個大皇子也難辭其綹。在競爭皇位的關鍵時期,一丁點小失誤都可能讓他葬送了皇途之夢。

「回去讓陳運祥把脖子洗乾淨,我會親手送他上斷頭台。」凌寒淡淡說道,但語氣之中卻是帶著無比得堅決。

孫子焰反倒平靜了下來,道:「凌寒,你非要拼個兩敗俱傷嗎?」

「什麼叫兩敗俱傷?」凌寒笑道。

「哼,既然如此,那休怪我出招了1孫子焰冷然說道,「我提醒你一句,以後那些店鋪可得留神著點,皇都太大了,難免會有一些小混混會跑出來搞破壞1

凌寒嘆了口氣,道:「那我只好多滅一家了。」

他這句話很輕,但大皇子還是隱約聽到了,頓時色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