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玄幻魔法

神道丹尊 第170章 難道要付大師出面?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寒少原諒。」 凌寒微笑,坦然受之,他對吳家可沒有絲毫的好感,有個吳波可是他一定要轟殺的。 「元大師,那個沖陽丹……」吳千波向著元初說道,低眉順眼的。 「哼,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

姜家諸人都要暈倒了,先是元初大師對著凌寒獻媚,現在吳千波也是一副力挺凌寒的模樣,讓他們覺得世界觀都要崩壞了。

但他們也不笨啊,像大姑二姑的醉意也早被嚇醒了,此時都是渾身發抖,想到之前對凌寒不屑不敬,不知道他會不會秋後算賬。

她們也無比悔恨,要是能夠早點看清凌寒的牛逼,狂拍他的馬屁該多好?看看元初大師那諂媚的模樣,別說只是煉幾爐丹,就是親爹都肯叫埃

誰讓她們勢利眼呢?

元初則是憤憤道:「寒少,他們究竟做了什麼?」

「哦,這傢伙在我面前自稱老子。」凌寒指了指青衣男子。

噗,吳千波差點沒跳起來。像他們這些習武之人自然粗獷,開口閉口老子孫子的很正常呀,你就因為這個把人打了一頓,也太過份了吧?

元初卻是勃然色變,道:「好大的狗膽,居然敢在寒少面前自稱老子,該死1

凌寒是什麼身份,真正的丹道大師,不用多久就能掛上玄級上品丹師的徽章!而只要看過凌寒昨天煉丹的人都知道,凌寒可以煉出准地級丹藥,事實上已經有一隻腳跨進了地級丹師。

這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是誰可以在他面前自稱老子的?

哦,你做了地級丹師的老子,那他們這些玄級丹師不要成為孫子、重孫子、灰孫子了?

元初等人早已經被凌寒折服,視他為半師,師受辱。弟子又豈能不怒?

他目注青衣男子三人,冷冷道:「你們想怎麼死?」

我擦。自稱一下老子就要死,那雨國一天到晚得死多少人?

青衣男子三人都是臉黑。他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被打得滿嘴的牙都沒了,現在居然還要被問想要怎麼死,他們真是冤死了。

這回連吳千波都有些看不過去,道:「元初大師,這太過了吧?」

「過?」元初冷笑,「那可以去拜見付元勝付大人,看看付大人會怎麼說!不過,老夫可以保證。要是付大人出手的話,那可能吳家家主都要親自出面道歉了。」

這話說完,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吳家家主都要親自道歉,這是什麼概念?這小子便是付元勝的親兒子都沒可能這麼寵啊,簡直是當親爹一般供著了。

吳千波擦了一下冷汗,道:「元大師,你是在開玩笑吧?」怎麼看凌寒這小子也不像擁有那麼大的能量埃

「你可以試試。」元初冷冷說道。

吳千波不禁猶豫,如果元初沒有誇張的話,那真要鬧到付元勝出面。怎麼都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問題是,元初的話究竟可不可以相信。

一位玄級丹師應該是不會說謊的,可剛才那番話也太誇張了,吳千波也很難相信。

他不禁兩難。

「算了。讓他們道個歉,這事就算了。」凌寒扇了扇手。

「寒少真是大度1元初連忙拍馬屁道。

這還叫大度?將人打了一頓,還要讓人道歉。沒你這麼霸道的吧?

吳千波終是一嘆,他決定認慫。因為他還有事求元初,所以才會在這裡宴請對方。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其實他也很冤,明明是兩個潑婦鬧事,他讓族人幫元初出氣,卻沒料踢到凌寒這塊鐵板。

「子風,請寒少道歉1他壓下心中的怒火,向青衣男子道。

青衣男子只覺身體中有無法形容的怒火,雙手捏得緊緊的,直想揍凌寒一頓,但看到吳千波那充滿威脅的眼神時,不由地抵下頭來,咬著牙道:「我錯了,請寒少原諒。」

凌寒微笑,坦然受之,他對吳家可沒有絲毫的好感,有個吳波可是他一定要轟殺的。

「元大師,那個沖陽丹……」吳千波向著元初說道,低眉順眼的。

「哼,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想要老夫幫你煉製沖陽丹?」元初眼睛一突,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吳千波滿頭冷汗,道:「元大師,你可不能言而無信1

「老夫就是不想給你們吳家煉丹又如何?」元初很是無賴地說道。

「你1吳千波戟指,卻是說不出話來,別說元初與他一樣乃是靈海境,光沖著玄級中品丹師的名頭他就不敢說什麼威脅的話。

凌寒目光掃過,不由微微驚訝,道:「老吳,你要煉製沖陽丹又是為何?」

老、老吳?

吳千波差點一記耳光抽過去,他可是靈海境強者,年紀也足以做凌寒的爺爺,可居然被喊成是老吳,這讓他情何以堪?

可在凌寒眼中,區區靈海境、六十多歲的老頭,沒有叫一聲小吳已經是夠給面子了。

「寒少,他的一條腿疑似被一種劇毒之蛇咬了,需要衝陽丹來解毒。」元初立刻解釋道。

凌寒看得出來,吳千波的左腿明顯要比右腿粗了一圈,他十分好奇,道:「你把褲腳拉上,讓我看看。」

吳千波立刻露出不悅之色,你丫是在吩咐我嗎?

元初卻是悠悠說道:「寒少的丹道水準還在老夫之上,這沖陽丹由老夫煉製的話十分勉強,但寒少的話……小事一樁1

「寒少請看1吳千波二話不說,立刻將褲角拉了起來。

這變臉之快真是讓人咋舌,也讓其他人全部暈菜,原來靈海境強者、八大豪門的人也能這麼臉皮厚的。

一股古怪的味道傳出,好像是鐵鏽味,再仔細一看,只見吳千波的左腿不但奇腫,而且還漆黑如墨,怎麼看都像是中了奇毒。

凌寒伸指在吳千波的大腿上輕輕一按,道:「你還記得當初是怎麼被咬的?」

「老夫當日在一座古墓中探索,發現一件黑色的東西,剛想拿起來看,就見它竄了起來,在老夫的腿上咬了一口便不見了。」吳千波回答道。

凌寒露出一抹笑容,道:「你這問題,我可以給你解決。」

「真、真的?」吳千波立刻激動了。

「既然寒少這麼說了,難道還能騙你不成1元初則是不悅地哼道。

「嘿嘿,老夫這不是激動嘛,還請寒少海涵1吳千波陪笑道,現在他這樣子哪還有一絲傲氣。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