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169章 諂媚的元初大師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青衣男子三人都是羞憤地低下頭去,敗在一個小丫頭的手裡,讓他們怎麼說得出口。 「哪位高人在此。既然出手教訓了我那幾個不肖後人,何不現身一見?」吳千風目光掃過,這裡幾個人最高也只是聚元九層,都不...

「千風長老1青衣男子三人同時叫道,聲音中充滿了悲憤。

不是嗎,向來只有他們欺負人的份,今天卻被踩在了地上暴打,簡直都要讓他們瘋了。

門口處,現出來兩個人,一個是六旬左右的老者,一身朱袍,頭髮根根烏黑,面部也十分得光滑,絲毫看不出老態來。另一人年齡相仿,胸口是掛著兩枚銀色的徽章,只要稍有常識的人便知道,這代表著玄級中品丹師的身份。

顯然,這兩人一個是吳家的長老吳千風,另一個便是元初元大師了。

「見過元大師,見過吳大人1姜家諸人連忙迎了上去,對於他們來說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平時想見上一面都難,現在卻是一下子看到了兩位,讓他們雙腿都是哆嗦了起來。

元初看到大姑和二姑時,不由地哼了一聲,露出強烈的不悅之色,這兩個潑婦居然敢罵他是老狗,對於向來眼高於頂的丹師來說,這真是奇恥大辱。

「老夫可受不起你們的大禮。」他冷冷說道。

其實以他的身份也不至於與兩個潑婦一般見識,可心中實在太恨,不嘲諷兩句實在是不解恨。從這點來說,大姑二姑的戰鬥力還是很強大,居然可以讓一名玄級中品丹師失態,這可沒有幾個人做得到。

「元大師,是我們瞎了狗眼,還請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們1大姑二姑都是跪在了地上,一邊哭個不停,一邊扇著自己的耳光。

元初卻是毫不動容。道:「你們不是說這裡有人壓得住老夫嗎,現在老夫來了。叫他出來吧1

姜父諸人都是驚呆,心道大姑二姑原來是這樣逃出來的!真是賤埃為了自己能夠暫時苟且,把他們都給拖了下水。

吳千風卻是看向青衣男子,臉色鐵青,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們連幾個人都抓不住嗎?」吳家子弟居然被人爆打,牙都被打脫落了,這完全是對吳家的挑釁。

青衣男子三人都是羞憤地低下頭去,敗在一個小丫頭的手裡,讓他們怎麼說得出口。

「哪位高人在此。既然出手教訓了我那幾個不肖後人,何不現身一見?」吳千風目光掃過,這裡幾個人最高也只是聚元九層,都不可能打敗吳子風。

「是他1青衣男子伸手,指向了凌寒。

「他?」吳千風滿臉的詫異之色,這只是一個聚元七層的小輩而已,吳千風是腦袋抽風了嗎?

「正是他1青衣男子咬牙道,額頭上青筋直跳,「他用了陰險手段才打敗了我。還請千風長老出手,將他嚴懲1

聽到這話,姜家諸人都是一陣不屑,你丫是輸給了一個小丫頭。居然還好意思說人家用了陰險手段。

「哦?」吳千風負手而立,目光看著凌寒,有殺氣隱動。不管是不是凌寒用了陰險手段。但既然敢對吳家的人出手,就已經宣布了他的死刑。

「小子。你是自裁,還是要老夫出手?」他淡淡說道。

感應到老頭的殺氣。虎妞立刻撲到了地上,微微昂頭,呲著牙齒,露出戒備之色。

「咦,虎妞?」元初的注意力之前一直被大姑二姑吸引——多扯一句,兩個潑婦確實很有「實力」,可以讓一位大丹師如此專註,而根本忽略了其他人。直到這時,他才突然發現了虎妞。

虎妞在這,難道!

他連忙用目光一掃,看到了凌寒,頓時,他就露出了笑容,一溜小跑向著凌寒迎去,老遠地就把上身給躬了起來,道:「不知寒少在這,元初失禮了1

噗!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是噴了出來。

喂喂喂,你可是玄級中品丹師啊,身份何等高貴,怎麼一副溜須拍馬的模樣?這笑得都要開花了,靠,太諂媚了,簡直丟死人埃

大姑二姑都是張大了嘴巴,吐出了舌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這不是鄉下土冒嗎?這不是跟著金無極來蹭飯蹭面子的嗎?怎麼連元初元大師都要尊稱他為寒少,這是怎麼回事?

吳千波也是嚇了一跳,他可是清楚地知道一位玄級中品丹師代表著什麼,可居然在凌寒面前表現得如此恭敬,簡直讓人無法相信。

便是吳家家主在這,元初也萬萬不可能如此得低眉順眼。

丹師是一個極其驕傲的群體,想讓他們低頭,那就只有在丹道上超過他們。可問題是,凌寒才多大點歲數,能夠讓人相信他可以在丹道上超過元初?

一時之間,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說得出話來。

「你交得都是些什麼人?」凌寒皺了皺眉,顯得很是不悅。

吳千波當即就要暴怒,這簡直是當著和尚的臉罵禿子嘛,如果凌寒是哪家豪門的老祖,那他也就認了,可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也敢當著面嘲諷他,讓他情何以堪?

「是是是,都怪元初沒有看清,還請寒少原諒。」誰能想到,元初居然只是一個勁地認錯,姿態放得是越來越低,就好像是凌寒的丹童一般。

吳千波到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給吞了下去。

元初是白痴嗎?當然不是。元初的身份高嗎?當然高了。

可連元初都要如此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凌寒的身份又是何等恐怖?

吳千波可不是意氣用事之人,他立刻重新衡量起了局勢來。

「算了1凌寒揮了揮手,然後笑眯眯地看著吳千波,道:「是我打了你們吳家的人,你想怎麼著?」

想怎麼著,當然是當眾處死,以儆效尤。

這是吳千波最初的想法,可現在他又哪裡敢動這樣的腦筋,因為元初已經用不善的目光瞄著他,顯然只要他敢說一句狠話,元初就敢跟他翻臉。

他在心中一嘆,知道這一仗沒打就已經輸了。

沒辦法,誰讓他有求於元初呢?再說了,就算他無欲無求,家族也絕對不會去得罪一個玄級中品丹師。

「嘿嘿,寒少說笑了,這幾個傢伙肯定是冒犯了寒少,就算寒少不出手,老夫也要好好地教訓他們。」吳千波哈哈笑道,神情自然,絲毫看不出有什麼委屈的地方。

老狐狸一隻。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