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161章 邪惡的靈魂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挑著燈籠,燈光幽幽,有一種別樣的風情。 他們分賓主坐下,嚴夫人自然坐了主位,左邊是她的兒子,再下首則是雲霜霜,而凌寒則坐在了嚴夫人的右邊,邊上是虎妞,然後才是劉雨桐。 「劉姐姐,你可真...

「敢問公子如何稱呼」馬天聲滿臉笑容,之前對於凌寒的惡劣印像自然是一掃而空,這可是一個能夠拿得出准地級丹藥的豪客,放眼整個雨國還有第二個人嗎

絕對沒有

「凌寒,你便叫我寒少好了。」凌寒說道。

馬天聲不由擦了一下汗,他可半點也不想叫一個小年輕為「少」,可人家確實是貴客,他要是得罪了凌寒,讓對方打消了在這裡進行拍賣的念頭,那他可要吃不了兜著走。

「寒少」他只好叫了一聲,道,「請跟我來,為寒少登記下手續。」

「好。」凌寒點頭答應。

九枚准地級丹藥出現在靈寶閣的消息很快就傳遞到了高層之中,一位花甲錦衣老者出現,招待了凌寒,道:「老夫是此間的三長老,姓賈,賈伯雲。」

「賈前輩。」凌寒抱拳為禮,對方赫然是一個神台境強者,當得起他這一禮。

「小友,你是打算將這些築基丹拍賣,還是直接出售給本閣」賈伯雲問道。

凌寒微微一笑,道:「拍賣。」這種沖關的丹藥自然是用來拍賣的,才能將價值最大化。

賈伯雲微顯失望,若是直接賣給靈寶閣的話,那他們就能每隔幾年才拍出一枚築基丹,一來提振靈寶閣的聲名,二來物以稀為貴,將九枚築基丹榨取出最高的價值來。

可惜,這小子沒有那麼傻。

不過九枚築基丹必能拍出天文數字,光是這手續費就足夠他們賺得飛起了。

「小友,委託本閣進行拍賣的話,一向是抽十五點,不過築基丹價值太高,老夫可以做主,壓到十四點,如何」賈伯雲笑道。

真是黑,要抽那麼多。

劉雨桐在一邊直撇嘴,九顆築基丹的價值就上億了,這十四點便是高達一千多萬,都超過劉家一個月的純收益了。不過,賈伯雲這張張嘴便讓掉了至少一百萬的利潤也是夠大方。

當然,這還是築基丹的價值太高了。

「可以。」凌寒點頭,金錢本來就非他看重的。

賈伯雲笑了笑,復道:「要將這九顆築基丹拍出好價錢,最好是分幾次進行拍賣,要是小友不急著用錢的話,不如徐徐圖之」

因為築基丹拍得越高,靈寶閣的收入也越高,是以賈伯雲自然也希望用最好的方案進行。

凌寒搖搖頭,道:「一次全部拍出。」

賈伯雲一愣,只有嘆氣的份,誰讓這是別人的家東西呢,他縱使強如神台境也只有建議的份。

於凌寒而言,築基丹隨手便能煉製,自然不會在意拍得高點還是更高點,反正肯定是個天價。大不了,過幾天他再煉些別的准地級丹藥來,照樣可以撈錢。

「好吧,這是憑信,到時候小友就用這來收取款項,也可以委託別人,但注意,若是丟失的話務必第一時間來報失,否則要是被人誤領走款項的話,老夫也無能為力。」賈伯雲提醒道。

這信物分成兩截,雙方各持一截,合在一起時天衣無縫。雙方又各一截信物上烙下自己的手印,這樣一來就避免了假冒的可能。

「小友,以後若是還有這種丹藥的話,不妨都給我靈寶閣來拍賣,在手續費方面還可以再商量。」賈伯雲說道。

「好」凌寒答應得乾脆。

凌寒三人離開靈寶閣,至於那范東平自然不會有好下場,這就不用凌寒去就操心,哪怕對方是一名黃級中品丹師,可涉及到上億的數目也難逃一死。

誰讓他這麼貪心呢

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凌寒便帶著劉雨桐和虎妞前往惜花閣。

三人慢慢逛街,虎妞到處亂跑,棒棒糖、棉花糖,什麼新鮮玩意都要嘗試一下。

這麼一來,到惜花閣的時候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凌公子,這邊請。」雲霜霜早就在裡面等著,看到凌寒的身影時立刻迎了出來。

他們來到了一座別院,當雲霜霜推門而入的時候便見嚴夫人扶著一名少年迎了出來,道:「凌公子大駕光臨,妾身有失遠迎,還請見諒。」

凌寒看了一眼,道:「無妨,夫人也不方便,在下明白。這位應該是令郎吧,昏睡了好幾年,身體還很虛弱。」

「多謝凌公子體諒。」嚴夫人笑道,對身邊的少年道,「天兒,這位就是你的救命恩人,還不快叫凌哥」

「凌哥」少年立刻叫道,臉色十分蒼白,說話的聲音也中氣不足。

「凌公子,這是犬子,叫嚴天照。」嚴夫人給凌寒做著介紹,然後看了眼劉雨桐,不由笑道,「凌公子真是好福氣,竟得到了劉家貴女的青睞。」

劉雨桐頓時俏臉泛紅,卻是對嚴夫人好感激增,這話她愛聽。

「來來來,先到裡邊坐。」嚴夫人引眾人進門,庭院中已經擺了一桌美食,四周則有八名美貌侍女挑著燈籠,燈光幽幽,有一種別樣的風情。

他們分賓主坐下,嚴夫人自然坐了主位,左邊是她的兒子,再下首則是雲霜霜,而凌寒則坐在了嚴夫人的右邊,邊上是虎妞,然後才是劉雨桐。

「劉姐姐,你可真漂亮。」嚴天照誇道,蒼白的臉上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紅暈,好像在害羞一般。

要是一個成年男子說這樣的話,劉雨桐必然不喜,可一來嚴天照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二來更是當著凌寒的面,讓她心花怒放,對這少年也是好感激增。

當然,這是一種姐姐對弟弟的好感。

凌寒只是微笑,他的目光掃過嚴天照,心頭竟是泛起了一股寒意。

這不是害怕,而是厭惡,極端得厭惡,好像這少年的體內藏著一個無比邪惡的靈魂,讓他不自禁地討厭。他轉頭看了眼虎妞,只見小丫頭的目光掃過嚴天照的時候,小臉會不自禁地板起來,將牙齒微呲。

顯然,虎妞也查覺到了他的邪惡。

凌寒不由陷入了沉思,恆吾丹的作用是將沉睡的人喚醒,現在的關鍵是,嚴天照當初又為什麼會陷入沉睡之中聽嚴夫人和雲霜霜流露出來的意思,嚴天照應該已經沉睡了十年之久。

當初,他是發了什麼病才沉睡的,還是做了什麼大惡,才被某個高手將靈魂束縛,被迫一直沉睡

這是個問題。~好搜搜籃色,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