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142章 鄉巴佬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談偉其和孔文輝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放聲大笑起來,連眼淚都快要笑出來。這可真是個鄉巴佬啊,一定是在小地方橫行慣了,以為這也是他的一畝三分地。 哼。這可是皇都,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趴著! ...

「哈哈哈哈,算你們識趣1談偉其冷笑,「那跪下來道歉吧1

「道歉可以,但絕不跪下1李浩咬牙道,這是他最大的讓步,而若非因為朱雪儀的關係,他寧可死戰。

談偉其露出森然之色,他既然開了口,這小子竟敢拒絕?

殺人他確實不敢,沒有人敢在皇都公然殺人,可只是打打架,那就算將人打成重傷,以談家的實力也能輕鬆擺平——對方這種鄉巴佬,一看就沒有什麼背景,欺壓了又如何?

「你這是在自討苦吃1談偉其哼了一聲,聚元九層的氣息滾滾而動,向著李浩氣壓迫而去。

李浩咬牙硬撐,但額頭上有青筋不斷地跳動,這壓力太大了。

「嘿嘿,想不跪下也可以,讓你女友脫了衣服來跳一把,咱大人有大量,就放你們一路生路。」孔文輝嘿嘿笑道。

朱雪儀嬌軀顫抖,她有心幫李浩解圍,可要是她真得當眾脫衣,以後還有臉見李浩嗎?

「哦,你們這麼喜歡看脫衣舞?」凌寒開口,神情冷然,他已經動了怒火。

他交朋友,不在乎對方的實力高低、家世如此,反正都沒有他前世強。李浩、朱雪儀與他並肩戰鬥過幾回,也算是老朋友了。

他這個人……最是護短!

之前一直沒有插手,只是想這兩人究竟要作死到什麼地步。

「哈哈,本少只需要看女人跳脫衣舞,男人就免了。你就是想跳,本少也不會看的1孔文輝盯著朱雪儀。雖然這種級數的美女皇都多得是,可擁有聚元境修為的卻少得可憐。哪一個都不是他可以染指,現在自然心頭火熱,有一種強烈的征服感。

「你們就在這大街上,跳一個小時的脫衣舞,今天這事情就算了。」凌寒用平靜地語氣說道。

「哈、哈哈哈哈1談偉其和孔文輝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放聲大笑起來,連眼淚都快要笑出來。這可真是個鄉巴佬啊,一定是在小地方橫行慣了,以為這也是他的一畝三分地。

哼。這可是皇都,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趴著!

「小子,你還真是天真1談偉其搖了搖頭。

「我看是傻逼才差不多。」孔文輝則是開罵道。

「凌哥,算了,我們還是走吧1朱雪儀小聲說道,皇都的水太深,動輒就有湧泉、靈海境的背景,不是他們這些出身於小地方的人可以招惹的。

「還想走?」孔文輝仗著有談偉其在身邊。一掃剛才的畏縮,冷然道,「沒聽本少說了,要跳脫衣舞嗎?現在本少改變主意了。你們三個一起跳吧1

「走,不要理他們1朱雪儀和李浩都是拉凌寒的胳膊,他們生怕凌寒年輕氣盛。與對方發生衝突,人家畢竟是皇都的頑主。誰知道有什麼可怕的背景。

不過這裡畢竟是天子腳下,他們還真敢毆打虎陽學院的學生不成!

凌寒笑了笑。道:「走什麼,我和人約好了,要在裡面見面。」他指了指前面的惜花閣。

「吹,繼續吹1談偉其插口道,「鄉巴佬,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惜花閣!沒有足夠的身份,你有再多的錢也進不了這扇大門1

李浩和朱雪儀也是暗暗點頭,他們都聽說過惜花閣,確實是皇都第一塊招牌,只招待最有身份的一批人,普通人就算錢再多也無緣得入。

但他們當然不會「拆穿」凌寒,雖然他們已經認定凌寒是在嘴硬。

「就是,連本少都沒有資格進去呢1孔文輝說道,孔家確實錢多,可只是湧泉境級別,想要進這惜花閣,那麼至少也得有靈海境的背景。

「鄉巴佬,別嘴硬了,快點來跳脫衣舞,然後回鄉下種田去1他放肆大笑。

凌寒目光發寒,已是動了真怒。

「咦,寒少怎麼在外面站著?」就在這時,只聽一個柔美動聽的女子聲音響起,從惜花閣中走出來一個紅髮美女,身材火辣,妖艷迷人。

正是一直跟在三皇子身邊的美女,名叫紫嫣。

「喲1孔文輝一見,頓時色眼放光,他哪知道對方是三皇子身邊的人,還以為是惜花閣中的陪酒女,忍不住口花花,道,「美女,睡一晚多少錢?嘿嘿,雙龍一鳳如何,價值不是問題1

紅髮美女頓時媚眼一緊,散發出森然殺氣。

啪!

談偉其手起掌落,重重地抽了孔文輝一巴掌,罵道:「渾蛋,你想死可別拉上我1他連忙對著紅髮美女一揖,道,「見過紫嫣姑娘1

孔文輝被打得莫名其妙,但他並不蠢,只談偉其額頭上冷汗直冒的模樣就能猜出這紫嫣姑娘絕對大有來頭,至少要比談偉其牛逼。

紫嫣並沒有理會,只是看著凌寒,嫣然笑道:「寒少,你與這二人有什麼衝突嗎?」

嘶!

談偉其原本就嚇得膽顫,現在心臟又緊縮了幾分。紫嫣第一次叫「寒少」的時候,他可不以為是在叫凌寒,因為他並不知道凌寒的姓名,更不認為一個鄉巴佬值得三皇子汕鬃猿雒嬗接,還要叫聲寒少。

可這一次……紫嫣姑娘可是面對面朝凌寒說的。

完蛋了!完蛋了!

連紫嫣姑娘都要如此恭敬,這小子的來頭肯定大得離譜埃

談偉其只覺全身虛脫,雙腿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擺來,幾乎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相反,孔文輝反倒沒有這麼害怕,因為他並不知道紫嫣的身份,正是無知者無謂。

李浩和朱雪儀也是吃驚不已,這女子的身份他們不知道,可一出場就能壓得談偉其低頭,肯定來頭大得嚇人。但就是這樣,她還要口稱凌寒為「寒少」!

凌寒才來了皇都幾天,這就已經混到如此高的層次了?

凌寒淡淡一笑,道:「這兩個傢伙羞辱我朋友。」

紫嫣頓時俏臉一冷,向著談偉其與孔文輝掃過一眼,湧泉境的氣息揚動,讓兩人同時心跳如雷,差點從嗓子眼跳出來。

「還不向寒少和他的朋友道歉?」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