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神道丹尊 第116章 大把靈器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情。 靈器可分為兩種,一種很普通,便被強者鐫刻了本身的武道意志,好像打上了烙印,只要激活了,這就是一件強大的兵器。 但再怎麼樣,這也只是一件兵器,一件死物。這種靈器隨著時間的流逝,其中...

「什麼1劉雨桐立刻跳了起來,「竟然有這樣的事情?」

靈器,至少需要靈海境的強者以本身的力量進行溫養,日積月累之下,本身的武道會以特殊的形式鐫刻在兵器之中,擁有和本身差不多的威能。

看起來要形成一件靈器很簡單,但武者的壽元有限,要溫養出一件靈器至少也需要二三十年年,再加上靈器還對材料有很高的要求,因此,靈器的數量便不會多了。

當然,這是在雨國這樣的小地方。

——在凌寒前世,哪個強者沒有幾件靈器,有些專走「器」道的人甚至有幾十件、甚至上百件靈器,對敵時一起祭了出來,那確實有點猛。

但在雨國,最大的局限卻是靈器的材料,哪有那麼多的珍料。

現在居然有一條暗河流淌出了靈器,這是什麼概念?

凌寒倒是沒有多大的興趣,他的目標是重回天人境,有了強大的實力在身,有什麼靈器是得不到的?更何況,那尊賴在他丹田中的黑塔絕對也是一件靈器,而且品階高得無法形容。

因為當初他可是天人境,再怎麼水那也比化神境強大了無數倍,可黑塔只是一振就把他弄掛了!

現在,他只要專心突破了湧泉境,便能進入黑塔之中,也許可以知道黑塔的秘密、甚至可以操控黑塔。既然如此,他還去費什麼心思,為其他的靈器而奔波呢?

「咦,你怎麼還坐得住?」李思蟬奇怪地看著凌寒,要知道她剛知道這個消息時也和劉雨桐一樣地失態,可凌寒呢,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似的。

凌寒淡淡一笑,道:「不就是一些靈器嗎,有什麼好稀奇的?」

「一些靈器?」李思蟬嘶了一聲,這傢伙還真是口氣大啊,靈器啊,像他們這些小武者要是可以得到一件靈器的話,不說脫胎換骨,可戰力絕對能夠增加個三星甚至五星!

這還不夠牛逼的?

她歪著腦袋盯著凌寒,總覺得這傢伙是在裝,可凌寒一直雲淡風輕,讓她不由地失望。

「為什麼我沒有得到消息?」劉雨桐奇怪地道,這太不可思議了,她可是劉家新生代中最強的,照理連李思蟬都知道了,家族不可能不通知她呀。

李思蟬故意嘆了一聲,用可憐的目光掃了她一眼。

劉雨桐被她這一嘆、這一眼弄得心慌慌的,不由懷疑起自己的價值來。

凌寒卻是一笑,道:「雨桐你不用傷心,這丫頭會知道,是因為吳松林想賣我一個人情,所以才讓她來通知的。一個地下暗河突然有靈器漂出,這樣的消息絕對會被嚴格封鎖,只有高層人員才有資格前往。」

他頓了一下,復道:「暗河的盡頭可能是一個古,因為時光發生了變化,才會有靈器從暗河中漂出來。現在高層想的就是開發這個古,但古中極可能危險無比,自然不會帶你們這些小一輩去冒險了。」

李思蟬目瞪口呆,過了一會才道:「你真是十七歲的少年嗎?你說的話和我師父說得一模一樣1

凌寒哈哈大笑,道:「其實我已經活了兩百多年了。」

這話頓時遭到了兩女的齊翻白眼,誰信呢?

凌寒嘆了口氣,說真話的時候總被人當成是笑話,讓他十分受傷呢。

「既然如此,吳院長幹嘛要來通知我們呢?」劉雨桐很自覺地把自己和凌寒放到了一起。

李思蟬的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淡淡的不悅,強調道:「師父是讓我通知凌寒一個人1

這回劉雨桐倒是沒有生氣,只是綻開了一抹笑容,顯得頗有深意。

李思蟬心中的不悅更盛,撇過頭道:「師父說,那些靈器好像真有靈性一般,根本無法收取,出了暗河之後,若是沒有人驚動還好,一旦驚動之後,便會立刻破空而去。」

「咦?」凌寒猛地站了起來,臉上頭一次露出了慎重的表情。

靈器可分為兩種,一種很普通,便被強者鐫刻了本身的武道意志,好像打上了烙印,只要激活了,這就是一件強大的兵器。

但再怎麼樣,這也只是一件兵器,一件死物。這種靈器隨著時間的流逝,其中蘊含的武道意志會慢慢流逝,最終退化為一件凡器。

這很正常,武者都需要吸取靈氣來補充力量,靈器一但脫離強者之手,被一名弱者使用的話,入不敷出,其中的力量自然會慢慢消耗完。

可還有一種靈器,因為所用的材料太過特殊,在成「器」的過程中甚至會誕生靈智,這被稱為器靈。

擁有器靈的靈器會自主吸收天地之間的靈氣,補充消耗的力量,便如同武者一樣修鍊,無論過去多少歲月威力也不會褪色。

要鑄成這樣的靈器,其材料本身就珍貴得無法形容。

雨國?

也許可以產出這樣的材料,但根本沒有能力將之鑄成器——便是神台、靈嬰境強者全力轟擊也破壞不了這種材料的一絲一毫,又怎麼將之打造成器呢?

況且,要養出器靈,對於武者的要求更高,至少要化神境才能做到。

這麼一想,凌寒能不震驚嗎?

一個暗河,漂出了大量八階甚至九階的靈器——擦,他前世的時候,整個天下也只有七個天人境強者啊!

凌寒頓時來了興趣,道:「那條暗河在哪?」

「切,還以為你真得超然一切,還不是心動了?裝老成1李思蟬嘀咕道。

「少廢話,那地方在哪?」劉雨桐對她可沒有絲毫的好感,立刻喝問道。

「抱歉,師父讓我只告訴凌寒一個人1李思蟬針鋒相對,毫不示弱。

「哈,我可是凌寒的僕從,你想要跟我主人說什麼話,必須先通過我1劉雨桐有點傲嬌地道。

「什麼1李思蟬吃了一驚,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劉雨桐。

這可是劉家的貴女,追求她的人可以繞著皇都排上好幾圈,可居然做了凌寒的僕從?可再想想,連吳松林都要稱凌寒為寒少,劉家的貴女似乎也不怎麼值錢了。

而且,你看看這妮子的表情,分明是在炫耀嘛!

氣死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