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丹尊 都市言情

神道丹尊 第108章 三皇子

作者:孤單地飛(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一位連付元勝都要恭送的人物,他這位三皇子自然要第一時間認識了。 要知道當今雨皇共有十七個兒子,有資格競爭皇位的至少有五人之多,對於有才能之士三皇子當然會傾心結交,為未來奪取皇位積蓄實力。...

凌寒抱著虎妞,與戚瞻台退出了屋子。

不過付元勝畢竟是神台境強者,當三人走出屋門的時候,他立刻便驚覺過來,連忙一個躍身出了門,道:「寒少,你要離開了?」

「嗯,任務完成,當然走了。」凌寒晃了晃已經裝進丹瓶中的七顆乙星丹,顯得十分滿意。

「容老夫送寒少1付元勝用虔誠的語氣說道,他已經完全被凌寒丹道水準所折服。

凌寒笑著點頭,他想送就讓他送吧。

他們下樓,剛走到樓梯口的時候,便見一名小廝迎了上來,道:「閣主大人,三皇子求見。」

「哦?」付元勝愣了一下,道,「老夫正要下去,你便不用管了。」

「是1那小廝連忙點頭。他這才看到凌寒和戚瞻台,不由地暗暗咋舌,因為居然是付元勝在前方引路,這讓他驚訝到爆。

付元勝啊,雨國地位最高的幾人之一!

三人來到底樓,只見正有一對年輕男女等在那裡,都是身形挺直,毫無不耐之色。

這對男女大概都是二十五六歲的模樣,男子身材高大,髮絲濃密,雙目炯炯有神,充滿了穿透力,彷彿誰被他看上一眼都會被洞晰內心深處的秘密。

女子身材豐滿誘人,********得讓人流口水,俏臉如花,膚若白玉,一頭秀髮竟是赤紅如火,有一種別樣的誘惑。

這男子自然便是三皇子戚風雲,但這女子又是誰呢?

凌寒有些驚訝,因為這女子赫然也是湧泉境。

——放在雨國這樣的小地方,三十歲以下的湧泉境確實有些驚人,絕對可以列入天才了。

「閣主大人1三皇子拱拳行晚輩之禮,別說他現在只是一個皇子,就是日後繼承了大寶也要對付元勝客客氣氣。

「瞻台見過三皇兄1戚瞻台也福了福身,向著三皇子行禮。

「嗯,你先在這裡等等,老夫先送這位貴客離開。」付元勝沖著三皇子點了點頭。

貴客?

三皇子的目光不由看向凌寒,因為在付元勝身後就只有三個人——戚瞻台是大元王家的,自然不可能值得付元勝如此對待,而虎妞也太小了。

這個少年……是什麼來頭,可以讓付元勝稱為貴客,親自送出門?

奇怪,他明明掌握了整個皇都所有的情報,怎麼可能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個牛逼的角色來?

「閣主大人請便1他連忙說道。

付元勝將凌寒送出門,殷殷相邀凌寒要經常過來做客后,這才轉身離去,顯得有些猴急猴急,因為他也急著去研究四象櫻

凌寒與戚瞻台並肩而行,虎妞則是興奮地揮著小手,道:「肉!肉!肉1

「這位兄台1隻見三皇子追了上來。

凌寒停下腳步,向對方看了過去,道:「有什麼事?」

這位皇子不是有事找付元勝嗎,怎麼突然跑出來了?答案很簡單,皇都突然出現一位連付元勝都要恭送的人物,他這位三皇子自然要第一時間認識了。

要知道當今雨皇共有十七個兒子,有資格競爭皇位的至少有五人之多,對於有才能之士三皇子當然會傾心結交,為未來奪取皇位積蓄實力。

「小王戚風雲,敢問兄台尊姓大名?」三皇子顯得異常客氣。

凌寒微微一笑,道:「凌,凌寒。」

「凌兄,小王還有要事,現在不方便詳談,這件東西還請凌兄收下,相信在這個皇都之內,大多數人都會看在這件東西上給凌兄一個面子。」三皇子遞過來一件東西,是一枚紫羅蘭狀的徽章。

「謝謝了。」凌寒也不客氣,將徽章收了下來。

「凌兄,待小王處理完瑣事後,必找凌兄一敘。」三皇子拱手道,又帶著那名美女匆匆離去。

凌寒笑著掂了掂手中的徽章,收進了兜里。

「凌寒,這可是三皇子的信物,據說拿著這東西在皇都吃飯住店都不用給錢的,所有費用都由三皇子包了。」戚瞻台滿是羨慕地道。

凌寒微微一怔之後,突然放聲大笑起來。

戚瞻台覺得奇怪,自然追問。

「我想,這位三皇子肯定會後悔的。」凌寒說道。

「為什麼?」

「因為這裡可是有一個真正的吃貨1凌寒揉了揉虎妞的腦袋。

戚瞻台依然不解,就一個小丫頭而已,就算一天到晚地吃,又能吃掉多少東西?

「這個世界真有好人呀1凌寒感慨地道。

三人去酒樓吃飯,見識到虎妞恐怖的胃口后,戚瞻台終是替那位族兄擔心起來,戚風雲還真有可能被虎妞給吃窮了。

……

虎陽學院,封落的住處。

「渾蛋!渾蛋!渾蛋1韋河樂如同瘋子似的在房間中來回走著,雙眼中布滿了血絲,顯得狂躁無比。他停了下來,對封落道:「你信不信?你信不信?吳院長居然把我從丹院開革了1

封落的嘴角抽搐了幾下,這已經不是韋河樂第一次對他抱怨了,他在心中數了下,應該有三十七還是三十八次了吧?之前他還跟著應和一下、安慰一下,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這樣的心情。

失去了吳松林的看重,區區一個黃級下品丹師自然不可能讓他怎麼重視。

「就因為那個渾蛋,那個天殺的小子1韋河樂雙眼中幾欲噴出火來。

他曾經風光無限,頂著丹道天才的光環,便算是貴族皇室之後見了他都很客氣,可現在他好像是從高空中直線跌落了下來,前途一片黯淡。

——吳松林趕走的人,哪個丹師敢收為徒弟?

而丹道又是最講究傳承的,靠個人的能力又怎麼可能學出名堂來?

也就是說,他徹底完蛋了。

封落看在眼裡,嘴角不由地勾起一抹冷笑,道:「韋少,我倒是有個主意,可以狠狠地整治凌寒那小子。」他滿嘴的牙齒被打落了不少,此時說話都是漏風的,需要細細分辯才能聽出他在說什麼。

「哦,什麼辦法?」韋河樂立刻轉過頭來,他現在幾乎失去了一切,也變得無比瘋狂,只要能夠報復到凌寒,他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喏,就是這個1封落取出一枚徽章,呈紫羅蘭的形狀。

「這是什麼?」韋河樂不由一怔。

「這是三皇子的信物。」封落笑得很陰,「這是三皇子送給我哥的,你說,如果我說這枚徽章丟了,卻在凌寒的住處找到,學院會怎麼處置他?三皇子又會是什麼反應?」

韋河樂眼睛一亮,明白過來:栽臟!/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